信不信我吃掉你!

作者:花里寻欢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雷声响起的那个瞬间,所有人的脸色都白了。

他们都知道这道天雷对烟罗来说意味着什么。

“判官笔!快,老大,快把判官笔拿出来!”雷声眨眼间变近,粗如树桩的紫色闪电在窗外闪过,带着某种毁天灭地的气势。胡黎冷汗都出来了,一边大叫一边挥手在房间四周扯出结界。

旁边的相柳、二丫、重明、蓝凫、阿玉以及南渊帝君纷纷出手相助——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所有人的力量加在一起也扛不住这道凝结着天道所有力量的天雷,但至少可以为烟罗多争取一点时间。

烟罗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做,见此整个人都震了一下,随即就咬牙低吼一声,死死地压制住了体内重霄的力量,然后趁机从乾坤袋里掏出了判官笔扔给沈清辞。

沈清辞在听到雷声的第一时间就飞扑到了烟罗身边,这会儿也没多问,拿起那判官笔就以最快的速度替她重写了一个人类的命格。

和上次一样,判官笔写出的金色小字飞舞着进入了烟罗的手腕。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那行金色小字只在她手腕上呆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化为烟尘消失了。

沈清辞瞳孔猛然一缩,烟罗也是震惊不已,怎么会这样?!

沈清辞往判官笔里注入神力,而后再次抬笔,但结果却是一样——人类的命格显然已经无法再替烟罗遮掩气息了。

轰隆!

这时,一声惊天巨响从天上劈了下来。原本结实的房间瞬间在那恐怖的力量下化为烟尘,只剩下了一个半透明的彩色结界还顽强地撑在一群人的头顶上。只是,那原本结实的结界,也已经出现了几道裂痕。

天上,乌云翻滚,电闪雷鸣,第二道天雷,即将落下。

沈清辞额角突突直跳,脸色是从未有过的难看。但他没有耽搁时间,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后,转头对烟罗和众人说了一句:“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我马上回来。”

烟罗不知道他要去干嘛,心里有一瞬惊慌,但她这会儿没有力气,开不了口,只能咬着牙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一分钟没问题,不过你这是要干嘛去?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说话的是南渊帝君。沈清辞没时间回答他,只冲他摆了一下手,然后身子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地府。

“帝君?哎哟,今儿吹的这是什么风,竟把帝君您给吹来了……”阎王正在阎王殿里处理公务,看见沈清辞,先是惊讶一愣,然后就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

沈清辞没有跟他废话,直入主题地打断了他客气的寒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人类的命格只能护烟罗一时,不能护她一世?”

阎王呆了一下:“是。”

他没有否认,回神后解释说,“烟罗大人的力量太过强悍,凡人命格脆弱,只能在短时间内遮掩住她的气息。不过这个命格消散后,她可以再用判官笔重写一个命格,我们这边……咳,我已经吩咐过老秦了,他会当没看见的。”

说到最后,阎王笑呵呵地给了沈清辞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沈清辞却没有心思与他开玩笑,沉着脸说:“重写不了。”

他把情况简要地说了一遍,然后问,“可还有什么其他的法子能救她?”

阎王没想到自己一个没注意,上头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一时惊呆了,下意识就说:“有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

“不、不过具体要怎么做,我也不是很清楚……”阎王回过神,心下一惊后眼神闪烁地避开了沈清辞的视线。

沈清辞眉眼一沉,直接动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说。”

阎王:“……!!!”

阎王看着他杀意骇然的眼神和不容置疑的脸色,心里纠结极了。但最终,他还是认命地叹了口气,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凡人的命格没法永远护住烟罗大人,但……但神的命格,应该是可以的。”

***

沈清辞带着阎王回来的时候,南渊帝君和胡黎等人联手弄出的结界已经四分五裂,摇摇欲坠了。一群人吐血的吐血,昏迷的昏迷,看起来十分狼狈。不过好在目前看来都没有性命之忧。

而烟罗的眼睛也已经变成猩红色——重霄的力量太强,又本就与她同出一宗,她虽然还能免力抗争,却免不得有了被他影响乃至同化的迹象。

第三道天雷已经逼至眼前,紫色的光电不停地撕碎黑夜,一点点将结界压碎。

阎王见此悚然,下意识看向沈清辞。沈清辞却没有看他,他正站在烟罗面前,笑看着她说:“别怕,我找到救你的办法了。”

烟罗隐隐有些丧失的理智回笼了一些:“什……什么办法?”

按理说她听到这消息应该感到高兴,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只感觉到了一阵心惊肉跳,还有某种巨大的,无法言说的恐慌。烟罗瞪大血红的眼睛看着他,想问个清楚,可身体却不受控制,怎么都无法再开口。

沈清辞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动作温柔小心,像是在触摸什么珍宝。

“有件事我好像一直都没有正式告诉过你,”他笑了一下,黑润的目光里浮现点点星光,“小烟罗,我不想做你的徒弟,我想做你的夫君,几千年前在昆仑之巅上的时候,就想了。”

“可惜当年我也是头一回喜欢上姑娘,反应有些迟钝,竟是生生错过了那许多年。”

“不过幸好,你把我找回来了。”

“你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看着我,我会忍不住想欺负你的……”他兀自说了一会儿,轻笑了起来,好半晌才垂下深深的目光,低头逼近她说,“你把眼睛闭上,好不好?”

烟罗:“……”

烟罗就觉得这人是不是疯了,这是谈恋爱的时候吗!

她心跳加快的同时感觉到了某种让她十分抗拒的古怪,然而沈清辞没给她回答的机会,直接抬手蒙住她的眼睛,然后低头吻住了她柔软的唇。

烟罗:“……”

烟罗脑袋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这这这这,色中饿鬼吗这人!!!

还有,谁说她要跟他谈恋爱了?他可是她的死对头,是她的仇人!她发过誓要把他扒皮抽筋连骨头一起吃掉的!

不过,唔,他嘴巴好软……

乱七八糟的念头充斥在烟罗脑海中,无法动弹的她看不见沈清辞脸上痛苦的表情,也看不见他眼底深沉如海的爱意。

“帝君……”

阎王在一旁看得不忍极了,但他张了张嘴巴,终究是咽下了到口的劝阻。只是深吸口气,接过沈清辞硬生生从自己身体里抽出来的那根完整的神骨,然后拿起一旁的判官笔,在上面飞快地写了一行字。

失去神骨的沈清辞身子瞬间变成了半透明,他挥手将周围所有的声音挡在外面,眷恋而专注地吻着他爱了近万年的小姑娘。

这是他第一次吻她。

她的唇果然如他想象中一样香甜柔软。

可惜……这第一次,也或许是最后一次了。

“昆仑你疯了?!没有了神骨你会死的!”

“帝君?!帝君你这是要干什么?这是你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神骨啊——”

耳边是南渊帝君和重明惊慌失措的尖叫声,沈清辞却只做听不见。他抱着烟罗,心里说不出是遗憾更多,还是不舍更多。

不过,总归是没有后悔的。

沈清辞笑了一下,等阎王将烟罗的命格刻在自己的神骨上之后,才微微松开烟罗说:“小烟罗,别难过,我会回来的。”

被他亲得整个人都晕里晕乎的烟罗听见这话,猛然一个激灵。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心头的甜蜜与羞涩一下被先前那股不好的预感冲散,烟罗下意识就要睁眼,谁想就在这时,有什么滚烫的东西突然没入了她的脊骨。同一时间,第三道天雷也终于“轰隆”一声迎头砸了下来。

结界彻底碎裂,天地间飞沙走石,狂风大作。烟罗脸色大变,顾不得去探究刚才那滚烫的东西是什么,抬手就重重地把沈清辞推了出去:“小心——!”

话音落下的那个瞬间,惊雷也在她耳边炸了开来。

烟罗下意识闭紧双眼,等待着疼痛的降临,可预想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到来。

烟罗:“……?”

她有些茫然,原地呆了好半天之后,脑子里那些诸如“如果这回没有被雷劈死就抓着他亲回去”,“要不换种方式报仇吧”,“狗屎天雷来得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回应他呢”之类的念头,才渐渐散去。

她试探一般睁开了眼睛。

然后就发现,她的身边有一个被天雷劈出来的大坑。还有她自己,不仅能动了,身体里还多出了一股暖洋洋的,让她十分舒服的强大力量。

最重要的是,刚才一直在拼命吞噬她魂魄的魔尊重霄,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反噬吸收,彻底死翘翘了。而他那身强大可怕的魔气,也半点没有影响到她。

烟罗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这怎么可能呢?

她下意识就爬起身去找沈清辞,想问问他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可她在烟尘四起的废墟中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他。

她只找到了身受重伤趴在地上,哭得眼睛都肿了的重明,红着眼睛抿着嘴巴,像是失了魂的南渊帝君,还有一对上她的视线就飞快地移开了脑袋,脸上满是心虚和叹息的阎王。

至于其他人,他们都伤重昏迷了。

烟罗呆呆地杵在那,看看这个,又看看,许久,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抖着唇几近无声地问:“沈清辞他……他人呢?”

***

沈清辞再一次失去神骨,再一次灰飞烟灭了。

烟罗起先无法接受,把自己关在他最后消失的地方呆了半个月,才终于擦干眼泪走出来说:“我要去找他。”

她能找回他一次,就能找回他第二次。

这一次,她找他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回应他的表白。

——是的,她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对他的心意了。她无法再否认,自己也像人世间的女人喜欢男人一样喜欢着他这个事实。

没有人阻止烟罗,大家只是合力将被天雷劈成灰的胡记黄焖鸡重新建好,然后对她说:“我们等你回来。”

烟罗闻言,露出了这半个月来的第一个笑容:“好,等我找到他我就回来。到时候,请你们吃喜糖。”

她说完转身离开,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上天入地,半刻不曾停歇。

因为做好了再找他两千多年甚至是更久的准备,她并不慌张,只是思念泛滥,有时候忍不住会鼻酸。

不过这点难过算什么呢?

烟罗总会安慰自己,他两次为她自抽神骨,两次为她灰飞烟灭,那么疼,那么难,都熬过来了,她自然也该无所畏惧,才能对得起他的满腔爱意。

这么想着,她就又有了无限勇气。

这日,她偶然间路过了两人这一世第一次见面的那家医院。

烟罗想着或许他会有元神碎片散落在这里,就抬步走了进去。没想到刚走进医院的急诊大楼,身后就“滴呜滴呜”地开来了一辆救护车。

然后,一个浑身是血躺在担架上的青年就被医生从车里抬了出来。

“快!快把他抬进去!动作轻一点不要晃动!”

“哎哟这一身血的!这是出车祸了?”

“不是车祸,是被人认错当成仇人给捅了……”

“什么?!这点儿也太背了吧!”

这点儿确实不是一般的背,这场景也不是一般的熟悉……烟罗原地呆了片刻后,猛然转过了头。

担架上的青年有着一张清俊无双,宛如玉琢的脸。

那张脸的主人,这会儿正神色苍白而惊异地看着她。

这一次的他没有昏迷,盯着她怔了半晌后,挣扎着冲她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位姑娘,冒昧地问一句,咱们……咱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围观群众:“……”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命都快没了还不忘搭讪漂亮姑娘!

烟罗脑中轰轰作响,四肢僵硬不能动,直到青年被医护人员抬进急诊室,她才颤抖着迈开腿冲了进去。

“沈清辞!”

她跑进急诊室,像上次一样暂停了时间。

青年惊讶地看着她,半晌才说:“沈清辞,这是我的名字吗?还……咳咳,还挺好听的。”

烟罗没有说话,走过去盯着他看了片刻,一个手刀打昏了他。

猝不及防的青年:“……”

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烟罗才深吸口气在病床边坐下,治好他的皮外伤,然后挥出一道黑雾探进了他的识海。

然而,他的识海里空空荡荡,只有被送来医院之前,莫名被捅的记忆和莫名被捅之前,在路边醒来的记忆。

烟罗:“……”

烟罗起先无法理解,直到她在他的魂体里看到了一团指甲盖大小的黑雾。

那黑雾她十分熟悉,正是曾经缠绕在沈清辞魂体上的那些晦气。

烟罗以前不明白这些晦气是从哪里来的,又为什么会缠绕在沈清辞的魂体上,直到这一刻,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当年在昆仑之巅上的时候,她曾在某次跟他拌嘴的时候,特别生气地抽了一部分自己身体里自带的晦气扔给他,诅咒他做什么事都会很倒霉。

当时还是昆仑帝君的他笑眯眯地收下了那团晦气,还开玩笑说这是她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他一定会好好保存。可当时的她压根没把这话放在心上,也压根没想到他会真的将这团晦气保存在自己的身体里……

烟罗怔怔地看着那团颜色比以前深了很多,最重要的是,明显已经魔化了的晦气,想哭又想笑。

她终于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了——应该是灰飞烟灭之前,他将自己经过投胎后,算是人的一缕魂魄藏在了那团不会消散的晦气中,而那点晦气因为他心里的执念,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渐渐成了魔,所以,他就以魔的形态回来了。只是因为刚刚回来不久,所以他的记忆还没有回复,身体也像人一样脆弱……

烟罗想着眼泪就刷的一下涌了出来。

他回来了。

真的回来了!

只是……他把神骨给了她,他不再是神了。而魔界早在一年前,就被她用从重霄身上吸收而来的那部分力量,彻彻底底封印在了地底,再也没法重现人间。

这样一来,身为魔的他就没办法修炼了。而不修炼的结果是,他会渐渐丧失神智,沦为最低等的,只会本能作恶的魔……

烟罗想到这,心头的喜悦像是被一盆冷水狠狠浇灭了。

只是不管怎么说,人回来了都是好事,她抿唇呆坐半晌后,弯腰将他扶了起来,准备回胡记黄焖鸡找南渊帝君他们一起想办法——事在人为,她就不信救不了他!

谁想就在这时,天上突然有惊雷炸响,紧接着天地震动,似乎有亘古遥远的哭声隐隐从天际传来。

烟罗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她怀里的青年身上就迸射出一阵极为耀眼的金光。

金光所到之处,魔气尽数消散,就连那团晦气,也在一瞬挣扎后背金光吞噬了。

不过烟罗这会儿没注意到,因为青年睁眼醒了过来。

“你刚才说,我叫沈清辞,那么,你是谁?”

青年声音温润,目光温柔,笑起来的样子好看极了。烟罗回神,也顾不得他身上的金光是怎么回事了,美目一眨说:“我叫烟罗,是你……还没过门的媳妇儿。”

青年一怔,竟也不觉得惊讶,只是撑起身子握住她的手,眼底笑意涌现地说:“难怪我一看见你,就想亲亲你。”

烟罗:“……”

烟罗一听到“亲亲”两个字,就想起了他一边捂着她的眼睛吻她,一边自抽神骨为她塑造神格的事情。她心头一时间酸得厉害,又生气得厉害,捧住他的嘴巴就用力地亲了上去:“以后只能我亲你,不许你亲我!”

青年:“……”

青年就有点茫然,不过你亲我和我亲你什么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轻笑了起来,紧紧搂住她的腰,顺从地应道:“好,都听你的。”

与此同时,阎王殿里,阎王一边啜着小酒一边醉醺醺地笑了起来:“天道勉力支撑了那么久,终是彻底崩塌了,不过它选定的新天道也随之出现了……万物更迭,有因有果,挺好,挺好啊。就是这位凭着一己之力,同时解决了魔界与那位老祖宗两个问题,因此被选中的新的天道大人,只怕是做不到之前那位那么无情咯。不过,有情无情的,又有什么关系呢?苍生安好,三界太平就好,就好啊哈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