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的每一秒

作者:鹿灵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第二天乔亦溪起来的时候腰酸背痛,差点以为自己骨头散了架。

被铐在床头的感受太过新奇,她觉得自己可能到死都不会忘……

她打开手机,里面是舒然发的消息,很多条。

【乔乔~起来吃早饭了!郑语和周明叙都走了!】

【十点了,你为什么还没醒。】

【你是故意不回我消息吗?】

【十二点了,老子午餐都吃完了,你还在睡吧?】

【ojbk,我问了郑语,我们的房间在你们隔壁,原来昨晚那阵天崩地裂的响声是你们发出来的!你昨晚还给我装纯情?!呵,女人。】

【我误打误撞给你买的手铐是不是还挺好?刺激吧?】

【下午一点半,乔亦溪还是没醒。】

【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儿。】

挨个看下来的乔亦溪:“………………”

不由想到昨日后来被人蒙住眼睛,一片漆黑里只剩他的低喘尤为清晰,随着他撞击,她的手肘一下下后擂,声音支离破碎,整个大脑皮层都在发颤。

他最原始的某种东西被激发,她其实真的无意暗示什么,但已经催生他骨子里的疯狂失控,可就在那种情况下――

他还记得把手放在她手肘后头,免得她手臂被撞青。

乔亦溪转了转手臂,发现上面果然没有任何痕迹。

……这人啊,有时候无意间透出的温柔,是真的致命。

乔亦溪刚顺手给舒然回了个“你是话痨吗”,舒然很快就发消息过来了:【下午两点零三分五十五秒,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乔亦溪终于他奶奶的醒了。】

“……”

乔亦溪问她:【你是不是特别闲?】

舒然说:【那可不咋滴,我哪有您生活这么滋润。】

摸摸有些空的肚子,乔亦溪向她发出邀请:【我好饿,陪我出去觅食吧然然。】

舒然呸:【你做梦!你在我面前这么炫耀我还陪你觅食!我在你眼里是什么人呢!!】

十分钟之后,两个人一起坐在了某家饭店里。

舒然非常义正言辞:“我告诉你,要不是你请客,今天这顿我是绝对不会出来的你知道吧。”

乔亦溪憋笑:“是,行,我知道。”

两个人吃完了披萨和h饭,末了临走时,舒然看着乔亦溪面前的空碗,露出一个神秘微笑。

“我们乔乔昨晚看起来是真的很累呢。”

乔亦溪觑她:“少说点话吧你。”

舒然哼着歌冲她疯狂眨眼。

二人走出去,发现沿路上不少人都在接吻。

乔亦溪问舒然:“这边的气氛是这样吗?”

“今天国际接吻日,”舒然给她科普,“所以你才看到这么多活动。”

“怪不得。”

她就记得昨天来似乎不是这样的。

舒然去一个店里给郑语挑生日礼物,乔亦溪还是逛累了,就坐在门口的石像旁边等她。

等着等着,等来了一个周明叙的视频电话。

她插好耳机接起来:“怎么了?”

“休息了,”周明叙捏捏眉心,看到她的背景,“你在哪?”

“跟舒然出来逛街。”

他笑了笑:“看来你还挺有精力。”

“怎么?”

“怕你今天累到起不来。”

“……”

乔亦溪身后有许多情侣在阳光正好时接吻,周明叙又偏头问了句:“你怎么在那种地方?”

“哪种地方?”乔亦溪回头看了眼,“今天国际接吻日好不好。”

少年沉吟,顿悟似的点了点头:“……这样啊。”

“对呀,”不远处还放着歌,乔亦溪揉了揉被晒得金灿灿的长发,迎着簌簌暖风粲然一笑,朝他发出邀请,“所以叙神……接吻吗?”

气氛正好,她也被感染了。

少年难以自抑地捏捏眉心:“我在训练,乔乔。”

乔亦溪本来也只是想说说而已,此刻自然是预料到一般耸肩道:“那算咯。”

而另一边,训练房内。

周明叙挂着一半的耳机,听到马期成也在旁边说。

“我靠,今天是国际接吻日哦,好浪漫。”

傅秋在一边损他,“得了吧,你就别关注这些了,也没人跟你接吻。”

周明叙忽而摘了耳机,“我们有一小时的休息时间?”

“对啊。”

他点头,朝门外走去。

马期成在后头大喊:“诶叙神,你干嘛去啊!!”

周明叙言简意赅:“去接吻。”

郑语:?

傅秋:??

马期成:?????

直到人光速消失在门口,马期成这才回过了味来。

小马竭力挤出一个还算是优雅的微笑:“没事啊,我一点都不嫉妒。”

过了一会,房间内爆发出一阵怒吼,是傅秋奋力拉着他,马期成才没有冲出座位。

歇斯底里的声音从马期成喉咙口里炸出:“周明叙我操.你妈!!!!”

周明叙自然是对自己引发众怒浑然不觉的,又或者,他知道的话应该也会挺满意。

他到乔亦溪所在的位置时,正是二十分钟过后。

少年刚站到乔亦溪面前,舒然也买完东西出来了。

舒然看到周明叙,还很有些震惊:“我靠,你怎么在这。”

“……”

周明叙看向乔亦溪,蹙着的眉头似乎在问:不是你喊我来的?怎么还有人?

乔亦溪有点好笑,无辜道:“我一直是和舒然一起的啊,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嘛。”

少年眯了眯眼。

那她还引诱他?

舒然继续问周明叙:“你到底来这干嘛的啊,等会不是还有训练吗?”

周明叙想了半天:“来这买水。”

然后走进一旁的便利店里。

舒然不解,看着周明叙背影问乔亦溪:“他为啥要来这买水?”

乔亦溪笑着耸肩:“不知道呀。”

///

要比赛的前一天上午,教练给他们放了个可以睡懒觉的假,周明叙可以十点再起床,十二点再走。

他提前半小时就醒了,洗漱的时候,声音把乔亦溪也给弄醒了。

二人去酒店一楼吃了早餐后,他就一直窝在椅子里。

乔亦溪撑在他椅子后头:“你们训练是不是也经常久坐?”

“当然。”

“你昨天坐了多久?”

“快十个小时吧,”他偏头,“怎么了?”

“久坐对身体不好,运动也是很必要的,”乔亦溪回忆,“我昨天看马期成是不是好像穿了一件写着运动的衣服?这个觉悟就很好。”

“你看漏了两个字,”周明叙为她解释,“运动后面还有两个字。”

“合起来是什么?运动加油?运动达人?运动健儿?”

少年摇了摇头:“运动个鸟。”

“……”

“那你也是要运动的,”乔亦溪不抛弃不放弃,“你要养成热爱运动的习惯。”

少年眯了眯眸子,似有所指:“昨晚运动得还不够?”

乔亦溪:????

她在这儿说正儿八经运动呢,他说床上运动不是混淆重点吗?

乔亦溪撇了撇嘴:“我说的是阳光,阳光下的运动!”

“我知道了。”

少年缓缓颔首,顿悟道:“我等会就把床搬到阳台上去。”

乔亦溪:……???

她纠正:“我是说……”

“我知道,”少年唇角似勾非勾,“你是说现在阳光正好 ,咱们运动一下。”

乔亦溪浑然不知自己上套,甚至还愚蠢地忙不迭点头,以为自己教化了这位魔王:“对对对。”

这下,某人便有理由悠闲地解开扣子,状似配合道:“那来吧。”??????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绕进去,赶紧在胸前比出一个拒绝的姿势:“我不同意!你好好出去运动――”

当然,不同意也是没什么用的:)

更何况她念在他要比赛,难得主动迎合了那么一小下,把本该结束的战斗又延长了俩小时。

几小时后,乔亦溪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看着某人悠闲地哼着曲儿,意气风发地出门训练了。

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明明她也没干什么,偏偏酸软到累瘫。

他应该是累的那个,可每次偏又都容光焕发。

这合理吗?!

乔亦溪翻了个身,说服自己,算了,念在明天要比赛,她不和他计较好了――

次日,pgi全球邀请赛第三人称的第一场准时开始。

第三人称的比赛为期两天,一天四局,最后靠总积分定名次。

第三人称之后是第一人称的比赛,也是为期两天,靠总积分定名次,两个模式是分开的。

周明叙花了大价钱买了两张票,给了乔亦溪和舒然。

场地是圆形的,外圈可以坐观众,内圈是比赛的选手。

乔亦溪跟着观众入场,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一百个选手,紧张得都要吐了,心也怦怦乱跳个不停,手心渗出汗来。

不过相比她的不冷静,心态一贯很好的周明叙从容镇定许多。

他找位置坐下之后,甚至还笑着看她,让她放轻松。

一大段冗长的开场过后,比赛开始。

第一把大家都还在适应期,处于互相试探的保守打法,但周明叙仍是打得很凶,拿到全场第一个击杀。

当然,四场下来,他也是击杀王。

那天他们的成绩不错,四局里面吃了两把鸡,一场第二,一场第四,总排名第一。

吃鸡第一把特别惊险,只有周明叙和郑语还活着,对面有一个满边队,还有两个独狼。

他们没有急着冲,在草丛里凭借地形位置让那边三队先打,满边队被打掉了一个,两个独狼也被铲除。

最后变成他们二人对决三人的局面,周明叙杀了俩,郑语解决一个,吃鸡了。

底下中国观众的欢呼都沸腾了,好多男生高举着中国国旗,在那边大喊:“第一把鸡!!我们吃的!!!我们是首鸡!!!!”

“中国队牛逼!!!”

而满座欢呼里,无数摄像机聚拢的情形下,周明叙摘了耳机,第一个看的依然是乔亦溪。

乔亦溪在底下兴奋地跟他挥手,露出一口小白牙,给他比了两个大拇指。

少年垂眸笑。

乔亦溪本来觉得,第一天成绩这么好,第二天要是能维持就已经很不错了。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的前三局,他们状态比前一天更好,连吃两把鸡,第三把第六。

后面第二名的积分穷追不舍,第四局……是定胜负的一局了。

可惜的是第四局快结束时,整个队伍只剩周明叙一个人了。

而他的对面,还有很多人。

要知道这都是国际上顶尖的战队,没有那么容易解决的。

他占了个圈边的高点,看到有两个人丢了三个烟准备进圈,直接预判了对方的走位,在烟里就把两个人灭了。

乔亦溪旁边的男生很是热血澎湃:“我靠,混烟还打得这么准!!不知道的还以为周明叙是挂吧!!!”

很快刷了圈,周明叙得往前走,但是前面也还有两个人。

乔亦溪还来不及思索要怎么打,就看到他快速地扔了两个雷过去,一个被炸倒,她不过是眨个眼的功夫,他便光速换了枪,把另一个给打掉。

这两个人又没了。

短短一分钟,他解决了四个。

“我日啊!!北美z神被我们中国z神秒杀,我好爽!!”

“我们这把搞不好也能吃鸡。”

“这枪法太他妈精准了吧?!”

“雷也好准,周明叙牛逼!!”

这时候,周明叙旁边还有一个战队剩下一个人,就趴在周明叙身后的草丛里躲着。

“这很容易被偷啊,”舒然紧张地抓住衣摆,“万一周明叙没发现他,他又想不开要开枪,周明叙很可能就――”

话音没落,舒然尖叫了:“死了!!周明叙发现他了!!!!”

就这样,周明叙杀进了前三。

雷炸掉一个,正面突围拼枪法打死一个,屏幕定格一下,然后闪出最关键的一句――

【winner winner chiken dinner】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伴随着胜利提示的,还有pl的战队图标,浮现在百万观众眼前。

赢了――

真的赢了。

中国队夺冠了。

最不被看好的中国队,接受过最多争议的中国队,被最多人嘲讽的pl,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冠军,世界第一,此刻,再无人敢质疑。

旗帜被高举过头顶,乔亦溪启了启唇,以为自己会放声尖叫,可她居然没有。

来不及说出一个音节,她眼底骤然一热,面前的场景开始模糊,手指微微颤抖。

她想到了很多很多。

想到他眼下淡青色的黑眼圈;想到他最艰难时刻熬过的、像是不会再亮起的夜;想到他蹙着眉把空酒瓶扔满酒箱,每一声撞瓶都像梦分崩离析;想到质疑声中也从未想过后退的,骄傲的少年。

他们的选择被否定过。

他们走的每一步都曾是沼泽之地。

他们的梦想被人不屑和嘲讽过。

就连他们的存在都被人冠以深深的质疑和蔑视。

但他们此刻站的顶点,只能被人仰望。

苦难的尽头,是荣光。

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眼眶跌坠,她好想大喊啊,告诉这个世界他真的做到了,仅仅是因为优秀,他背负着太多不该属于自己的关注和压力,承受不该拥有的苛刻和斥责――

可热泪封喉的当下,她居然只想抱抱他。

所有人都只想做吹他飞更高的那阵风,可她只想做他可能会跌坠时,捧他免于摔碎的手。

她抹了一把脸,抬眼,看到四位少年已经站上了颁奖台。

他们牵着红色国旗,捧着沉甸甸的奖杯,所有的聚光灯和摄像机都对准他们,此刻他们是英雄。

郑语是最先说话的。

“我们队里经常开玩笑,说如果能拿冠军,拿着的国旗,肯定是用我们的血染红的。”

“现在真的做到了,我觉得,流血也没关系,谁让它的颜色这么漂亮。”

傅秋接过话筒:“很多人说我们不行,因为我们经验这么少,战队这么新,主力队员不久之前甚至还都在上学――”

“但我们做到了!”他红着眼眶,自胸腔爆发出一声,“我们没有让支持我们的人失望!”

舒然吸了吸鼻子:“搞什么啊,讲这些让我哭啊……”

以往话最多的马期成,此刻红着眼眶说不出话来,最后酝酿了许久,只有一句:

“大吉大利!叙神牛逼!”

最后,话筒给周明叙。

大家都以为他也会有一个官方发言,或者是情感陈述,可没人想到他在这样万众瞩目的时刻,看的不是镜头也不是主持人,而是台下的某处。

这个台上猎豹般凶猛的击杀王,此刻居然难得泻出温柔,温和声线回荡在场地中央。

他说,“别哭了。”

乔亦溪捂住眼睛。

搞什么啊,这种时候他跟她说什么话啊……

“其实这段时间忙训练,陪你的时间非常少,你从来不跟我发脾气,不抱怨,总是做最支持我的那一个,尽管有时候你也不想一个人。”

“我经常在想,你为我付出这么多,我要怎么去弥补你比较好,但我后来又发现,原来真正的爱是不用去计较这些的。”

大家开始明白他在用这个最重要的时刻,和最重要的人表白。

于是摄像机转向乔亦溪。

周明叙仍在不疾不徐,这是他一贯作风。

“键盘是你送我的,拿到之后我就没换过了,很多人都说它除了好看一无是处,”少年低笑,“谁说的,它还有个优点,是你送我的。”

只这一个,抵过无数理由了。

这阵子太忙太忙,他有好多话没有同她讲,现在是个难得的机会。

“来比赛之前你问我:可爱的你、成熟的你、话多的你、听话的你,我更喜欢哪一个?”

“当时没回答,因为我不知道怎么选,但是现在我想到答案了。”

“答案是每一个――”

“我喜欢每个你,好的坏的,任性的桀骜的偶尔耍小脾气的,每一个我都喜欢。”

“只要是你,我全部都喜欢。”

“好像还没有说过,你也知道,我不习惯说这种话,但是……”

他看着她,轻声道,“我爱你,乔乔。”

“在有限的时光里,我会倾我所能地、无期限地爱你。”

“回去就结婚吧,地点你定,早或晚没关系,新娘是你就行。”

乔亦溪抬头看去,她的少年站在荣耀的殿堂,周遭形形色色那样多东西值得他去关注,可他没有。

他只看着她。

她擦掉眼角余泪,终是笑开,漾出浅浅梨涡,点头说好。

场上涌起欢呼,撰写着传奇诞生的篇章,也预示着某个舞台的帷幕,已被完全拉开。

这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属于他们的,全新的时代。

漫长而美好的未来,还有很多值得期待。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