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因着脚伤,这庄子里头的账正经会了一日就没了下文,次日一早,明檀坐着宽敞马车回了王府,江绪单骑随行,时时照看着绕开颠簸的石子路。

一行回到王府时,福叔很有几分称奇。

王妃可真好哄,就王爷这把式,还真将人给哄回来了!

看着江绪将明檀打横抱起往启安堂走,福叔一张脸都笑出了褶子,眼睛更是眯成了缝。

绿萼提醒道:“福叔,后头那些菜还得劳烦您安排人,给送到安济坊去。”

福叔回神,往后望了眼:“哟,这会个账,怎么,怎么带这么多菜回了?”

“还不是那庄子里头的庄户们,好端端地铺什么陷阱捕野豕,害得王妃遭了殃,这不,心里过意不去,非得给咱们送菜不是?”

福叔了然,点了点头:“成,我这就安排人给送到安济坊去。”

安济坊乃官府设立,用以施贫救苦,济养孤寡病弱的地儿,大显开朝便有,只是往朝官府自个儿都维持得艰辛,多是形同虚设。

如今成康年间还算得太平富足,是以灵州海溢引发疫病时,在明檀为首的一干上京女眷提议下,章皇后重启安济坊安置了灾民。

疫病过后,这安济坊也未闲置,如今京中东西南北各设一坊,且其他州府也在逐步兴修。明檀时不时会去看看,里头的老人们大多都识得她了。

……

在府中养了几日,明檀的脚伤明显好转,许是知晓江绪在府,这几日都没人敢来王府打扰。就连素心与绿萼都少在屋中出现,前前后后都是江绪在照顾着喝药敷药。

待到脚上伤口愈合,确然留有两道淡淡的疤痕,只是并不如庄中大夫说的那般严重,瞧着过些时日也能自然消褪。

夜里沐浴过后,江绪宽衣坐在榻边,看了眼明檀白嫩的小脚,问了声:“要用霜华膏么。”

“当然,”明檀不知想起什么,又道,“你转过去一下。”

江绪依言背对着她。

她撩起江绪的中衣瞧了瞧,眼睛倏然睁大:“竟是真的这般有效!”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些疤痕真消失了,只有几条深的还略略可见,想来再用两次就能好全。

江绪默了默:“霜华膏难得,你自己留着用便好,不用浪费在我身上。”

明檀一顿,放下衣摆,又自顾自拿起霜华膏给自个儿抹起了伤处,心虚道:“你少自作多情了,我这是,这是拿你背上的伤做下试验,封太医虽是看过,可这毕竟是上身的东西,怎好随便往我自个儿身上抹,我当然得确认它是真有用处。那,那如今既已确认,你也就不必再妄想还能用上了。”

江绪也不拆穿她,只“嗯”了声,接过霜华膏,耐心给她涂抹。

伤痕脚背脚底各有一处,涂抹到脚底时,明檀辛苦憋了会儿,可仍是憋不住,笑了起来,还不由自主地蜷缩起了脚趾。

“你快点……好痒!”

江绪闻言,心念一动,故意放缓了动作,且又捏着不让她躲,明檀笑得在床上打滚,眼泪花儿都冒了出来,两只脚胡乱踢着,可怎么也挣不开江绪的手。

不一会儿,明檀就衣带半松,露出了大半香肩,她身上沐浴后的青梨香与霜华膏的淡淡药香牵动着江绪的神经,不知怎么闹的,待到痒意消减,江绪已然单手撑在她耳侧,伏在了她的身上。

他喉结上下滚动着,眸色幽深,眼底欲意明显。

明檀唇边的笑凝了一瞬,心底莫名有些紧张,还有些奇怪的,挥之不去的……渴望。

她避开江绪的眼神,艰难吞咽了下。

随即,清冷的吻就落在了她的颈上,还缓缓往上,覆上了她的脸颊,眉眼,樱唇……

他的吻依旧熟悉,似乎一瞬便能调动起久违的记忆,明檀有些意乱情迷,不自觉地回应着他。

衣裳渐落,两人越贴越近,明檀攀附着他,心底隐秘期望着更深的亲密,可江绪却在紧要关头停了下来,附在她耳边低哑问了声:“阿檀,可以么。”

明檀清醒了三分,可身体难受得紧,仍是诚实地需要他的靠近。

只不过如今她还在与他置气,要她没羞没臊地应声,又委实拉不下这个面子,她只能忍着不让自己破碎的声音泄出,没什么威慑力地气瞪着他,小拳头在他肩上锤了下。

江绪也没再为难她,吻着她的耳垂,声音沙挲:“那我便当你同意了。”

明檀紧紧环绕住他的脖颈,忽地重重闷哼了声。

……

一夜无歇,次日醒来,明檀虽死不认账,可待江绪又不自觉亲昵了些。

秋去冬来,又至开春,今年上京冬日的雪下得格外大,待到绿树抽新芽,冰雪消融,定北王府也终于有了春日万物复生的景象。

江绪自西北回京的这小半年来,明檀一早便显出软化原谅的迹象,可作作磨磨着始终没松口,时不时拿捏些娇娇姿态,见江绪耐心纵容,她也不由放肆了些。

直到除夕大雪,常年和铁人似的江绪受了场时疾风寒,一病小半月不起,高烧呓语,昏昏沉沉,明檀再装不下去,眼泪汪汪守在他病榻前,衣不解带地照料,这才松了口说原谅。

“我现在怎么就觉着……我被诓了呢。”明檀越想越不对劲,邀白敏敏与周静婉来府赏花时碎碎念道,“封太医明明说,再吃一瓶药,寒毒就可尽数消解,我不放心,后来还问封太医多要了一瓶,那他都吃完两瓶药了,怎会还因寒毒受了风寒?”

“你想得也太多了吧,这场时疾受了风寒的可多,你家殿下受个风寒怎么了,他又不是神仙。”白敏敏百无聊赖接道。

“可我从未见他受过风寒。”

“这不就见着了?”

明檀哽了哽,还是觉得不对:“可这回时疾风寒,旁的人至多五六日就能痊愈,他身体强健,绝非常人可比,怎会拖上小半个月?”

周静婉这小半年得了不少江绪明面赠予陆停实际赠予她的珍稀字画,自是不动声色地为他说话道:“你是觉得殿下装病或是拖病诓你?若是真的,你想想,殿下不惜己身也要这般行事,为的是什么?为的不过就是你心软原谅,那这便足以可见,殿下对你,是真心的。”

“……”

虽然好像有哪不大对劲,可听着也有几分道理。

江绪特地给章怀玉寻了个下江南巡查的闲差,最是适合带着白敏敏一道去游山玩水,白敏敏出京游玩之愿得以实现,自然也闭眼帮腔:“静婉说得没错,你这小半年也没少折腾,今儿想泡雾隐山的温泉,明儿想看昙花一现,你家王爷哪样不是依你?再说了,太医都说了只吃一瓶能好,你非让人吃两瓶,没准适得其反了呢。”

“……”

好像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明檀思忖半晌,缓缓点了点头,也没再多想,只咳了两声,忍不住晃了晃自己雪白皓腕显摆。

白敏敏与周静婉对视一眼,极为捧场地夸赞道――

“这手串怎的如此好看?这玉颜色特别,还如此纯净通透!”

“方才我便注意到了,这可是云城的青莲玉?听闻十分难寻,你这手中上的还磨成了大小一致的玉珠,可更稀罕了。”

“上月你家王爷去云城办差,又是你家王爷给你寻的,对吧?”

明檀弯唇,在小姐妹面前也做作地半是无奈半是炫耀道:“上月他和李家姐夫一道去云城办差就寻回来了,也没告诉我,错金阁赶工半月才制出来的。前几日画表姐来府上看见这手串还顺口提起,他去云城寻这青莲玉可是颇费了一番功夫,好几宿没合眼。”

白敏敏与周静婉默契地喝了口茶,心底默道:沈画这人何时有顺口提起过什么事儿?你也不想想李家二郎是如何入的户部。

见她俩饮茶,明檀也端起府中新进的西北厨子做的酥油茶,略啜了口。

只是这酥油茶刚一下咽,明檀就莫名恶心得紧。

素心见状,忙上前给她掩了唇吐出来,又端起清茶,让她润了润嗓子。

明檀一脸嫌弃:“这酥油茶可真是腻得慌,快撤下去。”

白敏敏与周静婉看了眼自个儿的茶碗,心底莫名,腻是腻了点,但也不至于刚喝半口就这么大反应吧。

白敏敏不知想到些什么,忽然福至心灵,又状似不经意地随口说了句:“今儿你家王爷不回来用晚膳是吧?那我就留在王府用膳得了。对了素心,我喜欢吃你们府上厨子做的清蒸鱼,你快吩咐厨房备上一条。”

“是,奴婢这就去。”

……

夕食时分,启安堂偏厅摆上丰盛晚膳,白敏敏要了清蒸鱼,可又指挥人摆了一堆其他菜在自个儿面前,一来二去,清蒸鱼就只能放在明檀面前了。

明檀不知怎的,总觉得今儿的鱼腥得很,闻着就想吐。

可白敏敏吃得欢,自个儿吃还不够,还夹了一筷子非要往明檀嘴里塞。

明檀不得已接过,刚入口,她就受不住了,吐出鱼肉,伏在素心及时送上的盆盂里大吐特吐。

白敏敏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惊慌的同时心底也不由生出丝丝喜意,她忙吩咐:“快去寻太医,常给王妃请平安脉的那位太医叫什么来着,封太医,对,没错,就是封太医!”

明檀呕得脸色苍白,心中也隐隐有了猜测,她漱了漱口,还不忘虚弱地睇了眼白敏敏:“你是不是存了心想折腾死我?”

不多时,封太医背着药箱匆匆赶来。

他熟练地为明檀搭了搭脉,搭完,似是不确定般收了手,又重新搭了一回。

脉象如旧。

他很快起身,恭谨道喜道:“脉象流利,如珠滚玉盘,此乃滑脉,微臣恭喜王妃,您有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