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怕什么来什么,沈玉最怕这位六公主提及昨日救人时不慎搂抱一事,先前这位六公主似乎不觉得有什么,一直未提,如今竟是反应过来了。

他涨红了脸,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憋出来。

六公主善解人意道:“我没有逼你的意思,你若不愿答,那待会上场,我与你一道比试,我赢了你再告诉我可好?”

沈玉脸红脖子粗,吞吐道:“与,与女子比试,胜之不武。”

“沈小将军可不要瞧不起女子,”六公主骄傲地扬了扬小包子脸,“我的骑射可好了,我就要同你比!”

“既如此,那,那末将让你三箭。”

六公主倒也没再同他多辩,只拉弓试了试弦,背手轻快道:“成交!”

-

不多时,比试开始。

明檀与江绪坐在一块,摆足了端庄娴静的王妃姿态。她其实觉得这些骑射比试甚是无聊,人长得不够英俊,便是百发百中也没什么好看。

静坐半晌,见到六公主与沈玉一道上场,明檀总算打起些精神。

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沈玉做出“请”的姿态,六公主便握着她的弓箭上前,挺直小腰板,瞄准靶心,开始射箭了。

之前只听这小公主自个儿胡吹,林中射兔也是兔子被钉死了她才发觉有人,是以并未见过小公主射箭到底是如何风姿,今日一见,小公主自吹自擂得倒也不算过分。

她那张小包子脸紧绷,集中精神拉弓,从背后箭袋不停取箭,十箭连发,竟是箭箭直中靶心。

反是随后上场的沈玉,虽然也箭箭命中靶心,可他只射了七箭便停下了。

明檀凑近江绪,小声道:“夫君,你觉得这南律六公主与沈家表哥站在一起,是不是还挺相配的呀?”

江绪罕见地点了点头。

昨夜从沈玉营帐离开,他寻了暗卫细查,才知是他想得太多,小王妃问及沈玉,应是为了这位南律六公主。

很快,眼前这场比试结束,明檀瞧着六公主那张小包子脸笑容灿烂,骄傲地挺着小胸脯,也心情大好地抿了一小口果酒。

今日骑射比试过后,便要拔营回城了,南律使团来京数日,也早已定下后日返程。

可回城途中,六公主突然惆怅地钻上明檀的马车。

明檀见她心情骤然低落,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了?”

“比试之前我与沈小将军说好,如若我赢了,他便要回答我,如今可有喜欢的女子。”她托腮,满面愁容,“我方才问了,他说没有。”

明檀松了口气:“那不是很好吗?”

“我又问他可愿做我驸马,他说他乃大显将士,至死也要保家卫国,岂可为他国驸马。我说他误会了,我没有要他离开大显的意思,我嫁过来不就好了嘛!那他又说,昨日方识,如何谈婚论嫁,嫁娶需得互相了解才能决断,可我后日就要回南律了,哪有时间与他互相了解。”

说到这,六公主整张小包子脸都垮了下来。

“你说他是不是讨厌我才多番推拒,你们大显嫁娶都如此麻烦的吗?我虽能禀于你们大显皇帝强行争取,可他若是不愿,我这样做岂非更讨人嫌?”

明檀想了想,斟酌道:“想来他并非故意找借口推拒,你们委实也相识得太短了些,婚嫁之事,他需慎重,你更应慎重。”

“真的吗?”六公主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明檀点点头,又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过来些。

她犹疑凑近。

明檀轻声道:“方才你们比试时,我问过夫君,夫君说沈小将军的骑射之术,定北军中无人能出其右,他若是想,方才便能在命中靶心的同时,将你的箭射下来。”

六公主呆怔片刻,迟缓道:“那他是故意让着我?”

明檀默认。

六公主忙握住她的手:“那他既非讨厌我,我们要如何互相了解呢,只有两日了,而且,而且我父王已在南律为我相看好了驸马……”说到最后,她有些心虚。

明檀念头一转,便有了法子,只不过她忽然想起被小公主抱回去的白狐,到了嘴边的主意,又咽了下去。

她故作张致地咳了两声,又缓声道:“这法子,自然是有的,就看公主是不是诚心想知道了。”

六公主有点懵:“我很诚心的。”

明檀也不看她,只慢条斯理地抚平衣上褶皱,自顾自碎碎念道:“眼看就要入冬了,今年冬衣还没做呢,去岁便没做新衣裳,哎,堂堂王妃,委实也过得太节俭了些。”

六公主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白狐皮送给你!”

“昨日你诚心送,便是如此价码,可你收了回去,今日就不是这个价码了。”

“那,那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走之前来王府给我烤一只羊腿。”

“好!”

明檀满意了,这才笑眯眯地示意她将耳朵靠过来,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六公主听了,包子脸立马灿烂起来:“两只羊腿,本公主给你烤两只!”

-

两日后,南律使团预备返程。成康帝备了十数车礼,并慰问国书一封,算是聊表大显友邦心意。

明檀一早起床梳妆,乘着王府马车,特意赶至城门相送。

见是明檀,六公主忙从马上下来,展笑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说好要来送你,自然会来。”

绿萼适时送上一只锦盒,明檀接过锦盒,递了过去。

“送给我的?”六公主接了,好奇道,“我现在能看吗?”

明檀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她迫不及待打开,里头躺着一只极为精致的香囊,她目不转睛感叹道:“好漂亮!这是你绣的吗?”

那日下马车前,六公主随口问了问明檀,定北王殿下腰间那只香囊是何处所得,绣得可太好看了。明檀便将这事儿记在了心上,回府便给这位小公主也绣了一只。

六公主爱不释手,仔细翻看了好一会儿,指着里侧暗绣的“淳”字惊喜道:“你还绣了我的闺名。”

明檀弯唇颔首。

“不过这是什么?这是包子吗?”六公主看着香囊上的绣样,有些迷惑,这怎么看怎么像包子,可为何要在香囊上绣包子呢。

明檀忍不住捏了把她的脸蛋:“就是包子!”

……!

“好了,反正此事若成,你迟早也要再来上京,我便不多送了。”

六公主本还有些不舍,可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她点点头,看了眼骑在马上背脊挺拔如小松的沈玉,欢喜地与明檀拥抱了下,还小小声附在明檀耳边说了声:“你就等着我来给你做小表嫂吧!”

明檀:“……”这六公主年纪不大,怎么一心惦着给自己提辈分呢。

沈玉莫名打了个喷嚏,下意识回头看了眼正在与檀表妹嘀嘀咕咕的六公主,心中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无端被派了个护送回礼至南律的差事,想来这一路不会太安生。

果不其然,出城上路没多久,六公主就故意放缓了行进速度,待到与沈玉并行,她笑眯眯道:“沈小将军,回程路远,如今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了解了!”

沈玉:“……”

原来是她要求的。

-

送走六公主后,明檀好几日都懒在家中休歇,未再出门。

如今灵州事毕,收复荣州一事似乎又重新提上了日程,这几日,江绪总在万卷斋会客,明檀也没去打扰。将要入冬,便是又近一年年尾,她亦有许多事需要忙活。

倒是裴氏,竟难得登了回定北王府的门。

她是明檀母亲,来王府本也寻常,可她想着自个儿不是明檀生母,到底也不好将王府当自家后花园似的,来去随意,平日多是明檀回靖安侯府。

“母亲,今儿怎么有空过来?”明檀忙扶了裴氏落座花厅主位,又吩咐素心去上了裴氏喜食的茶和点心。

裴氏拨了拨茶盖,温和笑道:“无事,今儿去昌国公府看了会儿福春班的新戏,顺路过来看看你。”

昌国公府与定北王府,这路顺得都能回两趟靖安侯府了。明檀会意,示意裴氏不识的王府丫头们暂且退下。

待得左右屏退,明檀才问:“母亲,到底是有何事?”

裴氏倒也没多绕弯子,想了想便斟酌问道:“近日……王爷可有与你说过些什么朝政之事?”

“未曾。”

裴氏沉吟片刻,又道:“倒也没什么,只不过这几日我瞧着你父亲心事重重,我问他,他也不说。”

裴氏叹了口气:“我与你父亲,你也是知道的,从前便也罢了,只是如今……”她有些难为情,半晌,她在明檀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

明檀一听,瞪直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