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明檀刚拿出来,立时便想放回,可她还没来得及动作,手腕竟突地一麻,那颗夜明珠就那么滴溜溜滚落在地。

众人轻声惊呼,下意识低头去寻,然人都围聚在一块儿,冬装裙摆俱是厚重繁复,还没见着夜明珠的影子,人群忽又一阵骚动,伴随着一前一后两道尖叫惊呼,婢女们的声音也满是恐慌惊惧――

“娘娘!”

“贵人!”

明檀也被推搡得差点儿没站稳,幸好豫郡王妃从旁扶了一把。

待她站定,不远处便是两道不约而同的惨叫,惨叫过后,又是一阵痛呼:“好痛,我的孩子!”

明檀脑袋空白了瞬,这是怎么回事?淑妃和佳贵人竟双双倒在了地上!

恰好这时,成康帝一行也已游至前方不远处,听到声音,一行人很快便赶了过来。

见到摔倒在地的是两位有孕宫妃,成康帝的面色霎时难看起来:“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请太医!”

“已经请了,来人,快将淑妃与佳贵人扶至如烟阁!”

面对突如其来的意外,章皇后还算镇定,行事有条不紊,只声音略显紧张急促。

淑妃和佳贵人的贴身侍婢都忙上前,与附近内侍一道扶着自家娘娘去往最近的如烟阁。

佳贵人原本还只是有些隐隐作痛,可一起身,她就痛得头晕眼花了,脸色也倏然便得毫无血色:“好……好疼!”

淑妃那边更是惨烈,侍女吓得断续叫出声:“流……流血了!娘娘流血了!”

侍女手上一片红,淑妃的衣摆也浸出了深色。

明檀的心往下坠着。

成康帝脸色铁青,怒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柔嫔慌忙下跪认错:“都是嫔妾的不是,嫔妾非要请定北王妃来解这机括灯,王妃解是解开了,可许是太过高兴,那夜明珠没拿稳,滚落在地,佳妹妹踩着了,脚下打滑便摔了下去,淑妃姐姐就站在佳妹妹旁边,也被佳妹妹撞倒在地。”

皇后与兰妃倒是想为明檀分辩,可方才局面太过混乱,她们并未看清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倒是几位低位宫嫔佐证了柔嫔这一说辞。

成康帝闻言,径直望向明檀,目光锐利。

明檀下意识便要下跪,可江绪忽然站到她身前,伸手挡了挡,眸光不避不让,静静地望着成康帝。

成康帝与他对视了会儿,眼神复杂。

周遭很静,气氛因两人的对视倏然冷凝成一片大气都不敢出的死寂。

然最终还是成康帝先收回视线,他什么都没说,只甩袖往如烟阁走。

很快,众人也都跟着往如烟阁去了,灯下只剩明檀与江绪二人。

江绪握住她已然冰凉的手,半晌,她指头动了动,轻声道:“对不起夫君,阿檀好像连累你了。”

“与你无关。”

“不,是我大意中计了。”

“无妨,我来处置。”

他的声音如沉金冷玉,低低的,却让人莫名心安。

明檀紧紧回握住他,这才想起解释:“方才那颗夜明珠,拿在手上竟是烫的。我察觉不对,没敢扔开,只想着要放回去,可手腕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麻了下,等我反应过来,那夜明珠就已经掉在地上了,之后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

明檀所言,江绪自是全然相信,他安抚道:“无需担忧,有我在。”

他牵着明檀,走到方才淑妃摔倒的地方。

地上还有新鲜血迹,他伸手:“手帕给我。”

明檀乖巧地交出手帕。

他拿着手帕沾了沾地上血迹,仔细观察。

明檀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是人血吗?”她紧张问。

“是。”

明檀还没来得及失望,江绪又道:“她心思缜密,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留下破绽。”

明檀怔了瞬:“夫君你的意思是,淑妃她……?”

他是有什么证据吗?竟这般直接地认定了淑妃有问题。

江绪没答,目光巡视一圈,在角落处找到了滚落的夜明珠。

夜明珠已经没有先前那般烫了,可握在掌心,仍有温热触感。

江绪打量了会儿,径直道:“是月光粉。”

“月光粉?”明檀不解。

“北地一种矿石研磨配置出的粉末,呈银色,微微泛光,密闭后,遇气会快速升温。”

明檀垂眸望向夜明珠:“所以这夜明珠上涂了月光粉?”

江绪不置可否:“走。”

-

而此刻如烟阁内,两间屋子俱是一片慌乱。

佳贵人那边叫得撕心裂肺,已是有早产迹象,章皇后忙吩咐人去找产婆,做好接生的种种准备。

淑妃屋子里只有压抑的啜泣声,太医与成康帝小声回禀了番,而后轻摇着头,缓缓退出。

淑妃倚在床头发怔,眼泪无声滚落。

成康帝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一时也颇觉沉痛。

淑妃的孩子没了,且太医说,淑妃体质本就不易有孕,此番怀上极为不易,这回没了,以后应也不会再有了。

外头佳贵人的哭喊一声接着一声,撕心裂肺地不住喊着:“皇上!皇上!”

淑妃似乎是听得难受,眼泪模糊了视线,可她仍是半支起身子,哽咽道:“臣妾在这里,对佳妹妹不吉利,臣妾……还请陛下准许臣妾,先行回宫。”

成康帝不知该说什么,只紧握住她的手,拍了拍,沉声保证道:“今日之事,朕必定给你一个交代,朕先让人送你回宫,佳贵人在这儿吵闹,你也没法好生休养。”

淑妃含泪点了点头。

可正当轿辇到达如烟阁外,婢女正要将淑妃从床榻上扶起来的时候,江绪牵着明檀进来了。

见江绪将人牢牢护在身后,成康帝心里压着浓浓不快,阁中气氛也陡然变得压抑起来。

江绪没管他情绪如何,开门见山道:“陛下,夜明珠上涂了月光粉。”

成康帝闻言皱眉。

明檀从江绪身后出来,行了礼,不慌不忙将方才拿夜明珠时所感受到的异样和盘托出。

成康帝听完,眉头皱得越发深了:“照你这么说,是有人在夜明珠上做了手脚,又故意不让你拿稳夜明珠?”

“回陛下,正是。”

内侍将夜明珠呈上前,成康帝拿起来打量半晌,表面微微泛着银光,的确是月光粉。

这东西京中少见,保存亦有门道,江启之没可能随身带着,就为了给他那小王妃开脱。

他抬头,目光从兰妃与柔嫔身上扫过,不怒自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兰妃与柔嫔齐齐跪下。

兰妃还没吭声,柔嫔就先喊起冤来:“陛下,嫔妾不知,嫔妾根本就没听过什么月光粉,且这灯谜与宫灯都是兰妃姐姐准备的,嫔妾冤枉!”

兰妃不由看了她一眼:“柔嫔妹妹这是何意,这机括灯不是你提议的么。”

“嫔妾也是听陛下说过一回机括之事才有此提议,可嫔妾也仅是提议,余下的难道不都是兰妃姐姐在办吗?”

兰妃还想再驳,然淑妃却不可置信道:“兰妃妹妹,你?你为何要这样做?”

“不是我。”

“是与不是,姐姐嘴上也说不清楚,毕竟今夜的花灯与灯谜都是由姐姐预备的。”柔嫔跪在地上又道,“请陛下下旨彻查兰芜殿,想来若是兰妃姐姐所为,殿中定能寻到蛛丝马迹,若寻不到,也可还姐姐一个清白!”

听到这,明檀不动声色地勾了勾江绪的小指,两人虽未对视,但也已明白对方心中所想。

原来今夜这出戏,还在这等着。一箭四雕,淑妃可真是好计策。

想来此刻兰妃的兰芜殿内,已然有一瓶月光粉在角落等着。

不出所料,半刻后,内侍便来回禀,并呈上了一瓶密闭封存的月光粉。

成康帝扫了眼,又看向兰妃,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兰妃,你作何解释?”

兰妃还未开口,淑妃便忽地扑上前,豆大泪珠不要钱似的往下落:“兰妃妹妹,你为何如此害我?你心悦定北王殿下,嫉恨定北王妃,就要借她之手除掉我的孩子吗!”

此言一出,兰妃倏然抬眸。

淑妃直直望向她:“你敢说你不是心悦定北王殿下?!”

四下倏然寂静,成康帝神色难辨。

明檀的心慢慢往下坠,她错了,淑妃这不是一箭四雕,而是想来个一箭五雕――

害佳贵人的胎;掩盖自己未有身孕的真相;让她担上不慎害人落胎的过失;嫁祸于兰妃;还有,离间圣上与夫君之间的信任。

且最为棘手的是,夫君能揭穿淑妃的真面目,却无法左右兰妃的选择,偏偏最为重要的,就是兰妃的选择。

明明不过几息,明檀却觉得,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好半晌,兰妃终于有了动作。

她忽然放下自己的头发,郑重地磕了三个头,眼眶发红:“臣妾幼时为公主伴读,曾与陛下一道读书,那时陛下躲懒,坐在臣妾身后,先生教书时,陛下贪玩剪下一缕臣妾的头发,惹得臣妾大哭,那时陛下为哄臣妾,曾许诺及笄之时便登门下聘。

“陛下许是幼时不懂事,并未将承诺当真,然臣妾一直当真。臣妾深知后宫多艰,可得知自己能够入宫时,仍义无反顾,这些年在宫中,臣妾从来都无意去争抢什么,也不敢多打扰陛下,只静静在宫中等着陛下闲时来寻。

“那些污蔑罪责,都推到臣妾身上也不要紧,可若要疑臣妾对陛下存有二心,臣妾愿落发为尼,自请长伴青灯,从此不再过问宫中之事,以余生以证此身分明。”

成康帝心头一震:“兰儿,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兰妃倔强地跪着,似乎不还她一个清白她便要在这长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