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一大清早,屋外还扑簌落着雪,明檀被压在榻上又胡来了番。

起身时,她发髻凌乱,小脸红扑扑的,进来伺候的丫头们眼观鼻鼻观心,可不知是做贼心虚还是怎的,明檀总觉得她们面上都带着心照不宣的了然笑意,弄得她怪不自在的。

除夕除夕,除旧迎新。

今儿府中,从上到下都穿得喜气,婢女们身着鲜妍新袄,明檀也特意披了件火狐斗篷,只江绪是个异类,仍是穿一身玄色的单薄锦衣。

明檀想让他换,他却推说还要去演武场,穿厚重了不方便,明檀一想也是:“那夫君先披个鹤氅,等到了演武场阿檀帮你拿。”

说着,她便拎起鹤氅,踮着脚往江绪身上披。

雪下一夜,屋顶树枝皆是满目素白,演武场上倒早有下人清扫出了一片干净地方,供自家王爷练剑。

明檀坐在一旁,拢抱住他的氅衣,手中还揣了个小小的暖手炉。

江绪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怎么,不好好在清扫出来的地方练,几招几式便落至雪地,他一身玄衣,剑光映雪,招招凌厉凛然。

就……还怪好看的。

明檀不知不觉看入了迷,满心满眼都想着:夫君可真好看!夫君可真厉害!

她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江绪,利刃挑起雪花在半空乱舞,收剑之时,她仍意犹未尽,捧脸看着。

待江绪负手朝她走来,她才后知后觉发现,他身后的雪地里竟已挑剑堆起了只小雪狮!

明檀瞪直了眼,忙起身上前,打量那只蹲在雪地里,已然勾勒出大致轮廓的雪狮。

半晌,她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夫君,你也太厉害了吧,光凭剑就差不多堆好了,好可爱!”

江绪随意折了根枯树枝递给她:“剩下的你来。”

明檀点头,凑近半蹲下身,用树枝在雪狮身上描绘毛发。只不过手倏然离开暖炉,冷得紧,用一会儿左手,就不得不将其拢进衣袖换上右手。

好在剩下不多,不一会儿,她就弄完了,起身打量了会儿,还挺像模像样,她满意地笑眯了眼。

江绪瞥了眼她微红的手,不着痕迹地将暖手炉重新塞回了她的手中。

……

白敏敏与明檀也算得上是心有灵犀,起床时见外头下雪,便也找了府中孩童一道堆雪狮。

可与孩童一道,自是不比与定北王殿下一道,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帮不上忙就算了,还净给她捣乱。

白敏敏忙活了一早上,差点被小屁孩气晕不说,手还冻得通红通红的,半晌都没知觉。回屋泡了温水,手心又痒又痛,婢女在一旁心疼数落着,着急忙慌地给她上冻疮膏。

几日后各府拜年,白敏敏见着明檀,说起堆雪狮一事,谁想不等她诉苦,明檀就兴冲冲说起自个儿与夫君堆的雪狮可爱又威武,还说堆雪狮可好玩了,改明儿下雪她俩再一道堆一次。

白敏敏有些犹疑地问道:“你手不冷?”

“为什么会冷?”

白敏敏就奇了怪了,细问之下才知,喔,她所谓的堆雪狮,就是夫君给她堆得七七八八了,自个儿拿树枝在上面胡乱划拉两下,马上抱住暖手炉,就算是两人一道堆的了。

很好,有夫君了不起。不知怎的,她婚事坎坷近两年,头回有了股恨嫁的冲动。

后头的事儿暂且不提,除夕当下,堆完雪狮,明檀拉着江绪一道,给府中的下人们分发了三个月月例的赏银,还感激鼓舞了番,下人们心中皆是欢欣感慨。

其实从前王府也未薄待他们,可府中惯常冷清肃穆,年节里总是少了些人气,如今有了王妃,这节是节年是年的,都有原本该有的模样。

明檀并不知道,这是江绪成年开府之后,头回在自己府中过年。

从前有时在边地,有时在宫中。

在边地还好,虽条件艰苦,但军中伙夫也会做上一顿丰盛好食,并着堆起的篝火烤羊,大家围坐一团,很是热闹。在宫中却没什么意思,他一个人,连盛大的烟花落在眼里,也是冷冷清清,无甚好看。

其实从定北王府朝南的方位,也能看到禁宫中盛放的烟火,只不过今夜定北王府,似乎无人特意观这一瞬绚烂。

启安堂内,明檀与下头的婢女们笑闹成一团,追着赶着放烟花爆竹。

庭院里头架着火,厨子腌好的烤羊放在上头来回翻面,油花儿偶尔在火中迸溅,外皮金黄油亮,滋滋冒着响。

旁边挪了张桌椅出来,高汤煮出的锅子泛着奶白色,嘟嘟往外冒着泡,旁边有各色薄切的牛羊肉,水灵的鲜蔬,佐着厨子调出的各味蘸料,鲜美自不需提。

江绪坐在桌边自斟自饮,目光始终追随着那道披着火狐斗篷的娇小身影。

婢女们原本是怕他怕得不行半点不敢放肆的,可今夜殿下似乎格外好说话,一时忘了尊卑与王妃笑闹,他也没有要动怒追究的迹象。

不过有王爷在这儿,婢女们和明檀笑闹自然也知讲究分寸,没一会儿,明檀累了,坐下缓歇,她们便也知趣地福礼退下了。

明檀额上都冒出了细密汗珠,就着江绪斟好的果酒抿了口,满足得笑眯了眼。

见四下无人,她也确认屋中绝对没有密室,于是借着还未消散的兴奋劲儿,起身挪坐到了江绪身上。

“夫君,今日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个除夕了。”她认真看着他,“和夫君在一起过除夕,好像有一种家的感觉,总之,我特别特别开心。”

江绪凝望着她,刚想回应些什么,明檀又想起件事:“噢对了,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夫君。”

她一直贴身带着,低头翻找了会儿,便献宝似的捧了出来。

是他从前就收到过的鸳鸯戏水纹样香囊,只不过这回的香囊配色与之前有些不大一样,底部还缀有同心结流苏。

他接过香囊打开,里头有一束用红绳绑在一起的头发。这束头发有长有短,参差不齐。

明檀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的头发养护得可好了,有些不舍得剪,那夫君的头发我也不敢剪,所以这都是在床上和妆台前捡的。”说着说着,她还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反正……总之,不是你的就是我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便也算是‘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了!”

江绪审量着,没出声。

明檀觉得自个儿稍稍有些不知羞,哪有结发还不舍得剪发的,夫君该不会是嫌弃了吧?

她犹疑着,正想问问现在剪上一束还来不来得及,江绪便将香囊拢紧,又收入怀中:“王妃的礼物,本王很喜欢。”

说完他发现不对,又很自觉地改口道:“阿檀的礼物,我很喜欢。”

明檀舒了口气:“夫君喜欢就好!”

“可是,我没有准备礼物。”江绪想了想,“这样,你有何愿望?若是我能帮你实现这愿望,便当是送你的礼物了。”

明檀压根就没想过还要骗上份回礼,一时得了许诺,竟有些不知该许什么愿好。

“嗯……让我想想。”明檀为难道。

“无事,你想。只不过新年礼物,过了今晚就不算数了。”江绪一本正经沉静道。

哪有这样的!

明檀控诉地看了他一眼,可还是绞尽脑汁想了起来。

明檀边想边用了些吃食果酒。

很快便近子时,江绪应晕乎的某人请求,抱着她上了屋顶。

定北王府乃亲王规制,屋顶都比旁处可高上一些,今夜京中万家灯火,一片明亮,子时夜空倏然升空起簇簇烟火,不仅有禁宫的,也有京中富贵人家的,夜空霎时被映照得宛若白日。

明檀靠在江绪怀里看着夜空的绚烂,还不忘小声唤起自家夫君的记忆:“好看是好看,可并不独特。”

江绪“嗯”了声。

在理县的映雪湖上,他已经见过此生最好的烟火。

喧嚣过后,夜空总要归于沉寂,明檀晕乎地看着寂静的夜空,冷不丁说了声:“下雪了。”

江绪抬眸,晶莹雪花在夜色中又纷纷扬扬飘落。

两人静坐了会儿,待雪花飘散得密集,江绪才抱着她下了屋顶。

见江绪要抱她进屋,明檀提醒道:“今夜要守岁的。”

“初一有许多事要忙,不必守了,睡一会儿吧。”

说的也是,除夕松快,往后几天事情可多。想到这儿,明檀也不坚持了,反正府中只有两人,守不守的,两人在一起便也没差。

上榻安置时,明檀还巴在江绪身上不撒手。

迷迷糊糊入睡前,她终于想好了自己愿望。

她附在江绪耳边,略带困意地小声絮叨道:“夫君,我的愿望便是,新的一年里,你能再多喜欢我一点,比之前多一点,好不好,这样我每年许一次愿,你就会越来越喜欢我了……”

江绪静静地看着她。

这个愿望,他好像并没有把握能为她实现。因为现在,他好像就已经,很喜欢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