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小石头怔了怔,一时间,他脑子里转过很多念头:拔腿就跑?装没听懂?还是继续卖可怜?

可他与江绪对视了好半晌,最后还是选择卸下伪装,平静道:“你都知道了?你想怎么样。”

江绪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缓步上前,在离他不足半丈的地方,忽然停了下来。

小石头抿着唇,强装镇定,不让自己后退半步,只不过他背脊早已不受控制地生出了一层薄汗。

他心里不由懊悔,白日就看出这男人不简单,早知道就不和他们那群蠢货一起去了,平白惹上一身麻烦。

想来,今晚是很难全身而退了,只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甘:“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们太听你的话了。”江绪轻描淡写道。

当然,也不止这一条,或许可以说是一种本能的直觉,在看到这小孩的第一瞬,他便知道麻烦来了,所以夜里才找了个破庙歇脚,破庙荒郊,解决起来干净利索,无需惊动他人。

小石头稍顿,后知后觉明白了什么,他只顾着博取那女子的同情与信任,倒忘了去管身后同伴的表现,他们都傻傻的,可没他那么能装。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事到如今,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都随你便吧。但其他人是无辜的,他们什么都不懂,希望你能放过他们。”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江绪看着眼前如临大敌,装出副大义凛然大人模样的小孩,忽问,“你念过书么?”

闻言,小石头扭头,不想说话。

这男人看着聪明,也是个蠢的,有本事念上书的人家,怎么会出来做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说到底,还是桐港这地方太穷了,穷到父母都不惜把自家孩子送去陈五他们那儿,学当乞儿坑蒙拐骗,好歹能混口饭吃不至于饿死,机灵的还能给家里也挣上几口吃食。

当然,他不一样,他自幼无父无母,在泥坑里打滚长大,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其实先前在破庙,小石头也不是全然说谎,他们的确是要去荷花镇了,荷花镇上的确有人接头,也的确有被拐来当乞儿的孩童,不机灵就会被砍断手脚,靠卖惨行乞。

只不过他们与那些孩童不同,他们都是自愿的,家里都知道,和陈五李四还有王三麻子可以说是合作的关系。

白天他也是看到明檀的包袱鼓鼓囊囊,主动上前找明檀行乞。

他讨到一包糕点和一块碎银其实已然满足,奈何陈五他们见钱眼开,见只有两个人一匹马,兴奋地商量着,非要在去荷花镇前先干上一票。

还说客栈里头的娘们儿又松又老,去一回要五个铜板,可不值那个价。这外乡来的小姑娘水灵得很,细皮嫩肉的,他们哥们几个还可以爽上一回,回头顺道带去荷花镇卖了,还能卖上个好价钱。

他原本不想去的,可他们拿不干完这票就不去荷花镇说事儿,其他小孩为难得很,不知道该听谁的,如果不去荷花镇了,回家爹娘还指不定要怎么打骂他们呢。

他不想同伴出事,想了想,还是跟着一道去了,不过半路他找机会悄悄告诉了同伴,如果情况不对,出了事儿,就把责任都推到陈五他们几个身上,说是陈五把他们给拐来的,他们是小孩子,大人会信他们的。

果不其然,那男人不好对付,还没进破庙就出了事儿。

后来事情的发展如他所料,他们也顺利逃脱,可没想到,最后还是棋差一招。

“要杀就杀,你少嗦!”

做错了事,认栽便是。

小石头没念过书,但从前镇上有人说书,他混进去听过几回,记得那些故事里头的英雄赴死时都是要闭上眼,昂着脖子的,于是他也闭上眼,往前昂着脖子,摆出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

江绪顿了顿。

半晌,小石头没等到架在脖子上冰冷的利刃,也没等到射穿胸腔的冷箭,只等到了一句问话。

“你觉得,方才送你们回来的人如何?”

小石头的眼皮不安颤动,底气不足地反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问话,你答便是。”他的语气不容置喙。

小石头犹豫,脑海中不由自主回想起方才送他们回来的那个男人,先前闯入破庙时,也是那男人,一个闪身两个动作,便将李四和王三麻子打得晕死在地。

“他,他武功很高强,很厉害。”

“那你想不想变得和他一样厉害?”

小石头倏然睁眼。

“你说什么!”

“我给你一个机会。”江绪望着他,“只不过能不能变得和他一样,全都在你。”

小石头怔住了。

他,他也可以变得那么厉害吗?他有些犹疑不安,这……该不会是什么更吓人的骗子吧?

可转念一想,再坏也不过一死,连他的命都不要,那又有什么好怕的。

他攥着的小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半晌,他下定决心道:“好,我听你的!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江绪想都没想就堵了回去,转身往回走。

小石头不死心,小步往前追:“那其他人,我们能不能……”

“不能。”

资质太差。

津云卫不是收容所。

不过走了一段,江绪忽然停下来:“无知的仗义无用且廉价,你帮不了他们,能帮他们的要么是自己,要么是假以时日,不再贫苦的桐港。”

假以时日,不再贫苦的桐港。

小石头呆了会儿,一时很难去相信,会有那个“假以时日”。

江绪继续往前走着,小石头忽然追上来,伸出小手,拦在他的身前,抬头认真道:“我不想变得和他一样厉害。”

江绪垂眸望他。

“我想变得和你一样厉害。”

不远处的暗卫:“……”

真敢想。

江绪倒没嘲他,只看着他轻描淡写道:“你可以期待有那么一天。”

“我一定会的!”

暗卫:“……”

不,你不会。

你对王爷一无所知。

暗卫正难得走神,身后的人忽然拿簪子戳了戳他,压着气儿低声道:“走。”

暗卫回神,垂首领命。

明檀跟在暗卫身后,猫着腰穿过小巷,又抄近路往破庙回走,一路还不忘低声警告:“等会回去之后你们不许和王爷说我出来过,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必要告诉王爷,而且你们违抗命令带我来这儿,告诉王爷你们也落不着好,所以什么都别说,无事发生,记住了吗?”

暗卫:“……”

不,我们没有违抗命令,您想多了。

如果不是主上说,如果王妃醒了非要出来便带她来,他们就是直接将人敲晕也不会轻易受她威胁的。

王妃娘娘低估了津云卫的训练有素,又不是所有人都会和云旖一样吃王妃那套,三两句便感情用事还敢顶撞主上的。

“阿嚏!”

远在回京路上的云旖睡不安稳,半夜打了个喷嚏。

-

回到破庙后,明檀千头万绪,怎么都没法平静下来。

她本来是靠在江绪怀里才勉强入睡的,倏然离了他的怀抱,草席无甚温度,她很快就惊醒了。

醒来看到江绪不在,她先是心下一跳,脑中又不由转过很多念头,也想起了先前的不对劲之处。

当下她受小石头所挑起的情绪影响,思绪完全被同情牵动,可睡了一觉醒来细想,总觉得很多地方都不大对。

小石头作为一个被拐来的孩童,为何会知道被转移至镇上之后有可能被砍断手脚?

陈五那几人带着他们这些被拐来的孩童打劫,就不怕人临阵反水,求助于他们,与他们一道反制于自己吗?

还有,他虽然浑身脏兮兮的,面黄肌瘦,可身上并无半处肉眼可见的伤痕,其他小孩也是。

想到这儿,明檀整个人都坐不住了。

因是抄的近路,暗卫领着明檀回到破庙之后,过了约有半刻,江绪才姗姗归来。

明檀觉得自己装睡可能装不好,且这会儿心跳也未平复,一摸便摸得出来。

她索性睡眼惺忪地翻了个身,作出悠悠转醒之态,打着呵欠慵懒道:“夫君?你去哪儿了?你出去了吗?”

“……”

平心而论,小王妃演技还不错,头发都弄出了熟睡的凌乱感,声音也和睡哑了似的,不知道的一眼望去还真能被她蒙住。

江绪本想配合她,可走到她面前,他发现自己还是无法配合。

“别装了。”

“……”

明檀的呵欠打到一半,硬生生停住了,懵懵地看着他,眼角都被逼出了泪花。

她下意识便以为是外头暗卫打的小报告,可江绪坐下,拿火折子点了把干草,放至燃尽的火堆里,又道:“不关他们的事,如果本王连附近来了什么人都不知道,任由旁人偷听对话,那本王至少死了一百回了。”

他看了眼明檀:“你以为本王是你么。”

……?

为何无故内涵到了她的身上?

她难道在什么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偷听过对话?

不对,“我明明和暗卫确认过,隔那么远不会被发现的。”明檀疑惑道。

“那是他们的距离,不是本王的距离。”

明檀被噎了噎,半晌,才环抱住膝盖,干巴巴地夸了句:“噢,那夫君可真厉害,难怪小石头想变得和你一样厉害。”

“哄孩童的话,不必当真。”

明檀看他熟练地燃着火堆,浑然没放在心上的表情,明白了他的意思――

想和本王一样厉害?在做梦,别想了,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