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平日除了欢好,江绪都正经得很,忽然做起不正经的事儿,也无怪乎明檀臊得独自往前走,径直走出了大半条街。

江绪看了眼手中糖人,不疾不徐地跟在身后。

天色渐暗,走至街口,明檀倏然想起正事,四下望了望,这才发现自个儿走反了方向。她停步,想回身,可又不自觉被不远处的热闹吸引。

两街交汇之处,也不知在做什么,路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时不时还交头接耳,窸窣低语。

江绪跟了上来,手中的糖人不知是被他吃了还是被他扔了,明檀也没注意,只探头探脑望向人群,好奇喃喃了句:“是在演杂耍么。”

“这也太难了!”

“依我看啊,那小雀儿根本就拿不出来,就是骗人的东西。”

“对,头能出来翅膀就出不来,翅膀出来身子出不来,哪有这样的理!”

……

两人上前,围观百姓正讨论得热烈。

明檀瞧见也有几位女子在看,便打听了句:“姑娘,请问这是在做什么?”

“摆摊解机关呢。”那姑娘眼不离,只热心解释道,“这人说,有个做机关的高人在他家中借宿了一晚,送给他一个机关物件当谢礼,喏,就是那玩意儿。”

明檀顺着视线望过去,只见小摊上摆了只小小的木笼,笼子里头还有只木作的小雀儿,旁边歪歪斜斜写着“五十文一次,一次半炷香”。

“别说,这东西做得还挺精巧,这人拿它出来摆摊,说是谁能将那小雀儿从笼子里弄出来,还不弄坏这玩意儿,便将这玩意儿给谁。解一次五十文,一次只能解半炷香,还得提前押上五两银子,若是把东西弄坏了,这五两银子就不还了!”

那碗里头约莫有几百文,也就是说有几个人试过了,都没成功。

“为何大家只看不试呢,这其中还有什么讲究不成?”明檀忍不住问。

那姑娘这才转头看了她一眼,以为她是没听清先前说的话,特意比了个“五”的手势:“要押五两银子,这哪是随便能试得起的。就算拿得出五两银子,那木头玩意儿谁知道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就碰坏了,五两银子白白打了水漂,换谁不心疼!”

五两银子很多?明檀迟疑了一瞬,又看了眼江绪。

江绪低头问她:“喜欢?”

“……瞧着很是精巧,应不是随便能做出的东西。”

江绪点点头,缓步上前,直接放下锭银子。

见他放的是锭十两的银子,摆摊那人都没让他先付五十文的账,忙堆出笑脸,双手捧起那木作的笼中雀机关,往前递了递:“公子,您请,您请。”

江绪拿到那笼中雀机关,目光微凝了一瞬,站在旁边的明檀心下也不由讶然。

江绪察觉到她的反应,问了声:“知道?”

明檀点头,迟疑轻声道:“这应是云偃大师所做的机关?以前在闺中看过云偃大师写的《机关术论》,虽从未见过实物,但听闻他所做机关均会在上头刻流云纹。”

眼前这笼中雀机关,木笼底座便刻有极精致的流云纹,与《机关术论》上头印着的一模一样。

这拿出来摆摊解机关的约莫是不识云偃,竟只让人押上五两,这意思不就是在他眼里这机关只值五两么,若拿到上京城里去卖,遇上懂行的,五百两想来也不成问题。

云偃是高宗时期的机关大师,听闻高宗在世时,便让他为自己设计了陵寝中的机关,以保后世不被宵小扰其清净。高宗离世后,他也避世消失,再未听其音讯,出自他手的机括作品如今留存得极少。

江绪打量了会儿,便开始解。

这木笼上下只两个不大的圆洞,都打不开,周身由五根木栏围立,小雀儿的翅膀是可以上下活动的,其他部位都无法动。

显而易见的是,这小雀儿只可从木栏缝隙里拿出来,然这小雀儿的头圆圆的,只能恰好卡在木栏缝隙里。若是换个方向,脚可以先出来,可翅膀便会被木栏卡住。若挪动翅膀,让翅膀侧出,身子又会被卡住……

总之,无论如何挪腾,出了一个部位,总会有其他部位被木栏卡住。

江绪原本以为简单,可摆弄了好一会儿,竟也没将其解出来,他神情专注,尽量控制着力道,省得一个不小心就直接将这机关给毁了。

半炷香的时辰将至,明檀看了眼周身都莫名降温的某人,心底不由生出些许淡淡的尴尬。

方才围观的小姑娘可都窃窃私语说着,这位公子俊朗不凡,且瞧着极有底气,定能解开这机括。她亦是如此认为,还满心期待着夫君大展神通,赢下云偃大师的机括送给她呢。

“公子,半炷香到了。”摆摊之人小心翼翼地提醒了声。

江绪眼都未抬:“再买半炷香的时间。”

“G,好嘞,好嘞。”

……

眼看半炷香又要燃尽,周围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这玩意儿就是坑人的,根本就不可能解开。

明檀站在一边看江绪解了许久,倒是看出了些门道,她拉了拉江绪的衣袖,忍不住小声道:“夫君,不如让我试试?”

江绪稍顿,将机关递给了她:“有些难。”

她拿在手中也没急着动,先是仔细观察了会儿,确认心中所想后,她尝试着换了个方向拿着木笼,动作极快地左拨了拨,右拨了拨,最后从里往外按了下脑袋――

出来了。

这么快?真出来了?

明檀自个儿都怔了怔。

其余人自不必提,都不由静了一瞬。先前好几个人都没能解出来,可她动手开始,不过几息,就将小雀儿从木笼里头拿了出来,这委实是太不可思议了些。

“姑娘,你是不是玩过这机关?”

“是啊,怎的如此之快!”

“这竟真能解开,是怎么弄的来着,你们看清楚了吗?方才我都看眼花了。”

其他人也许没看清,但站在身侧的江绪看清了。

事实上从她换了方向拿木笼开始,他便注意到了先前忽略的细节,也想通了这一机括的解法。

木笼上头的五根木栏一眼望过去呈均匀围立之态,实际间隙却有细微差别,能拿出木雀的那一处间隙比旁处略宽一些,当然,拨出木雀部位的顺序和角度也十分关键,错一步都会无法顺利将其拿出。

周围都在议论,连老板都好奇她是不是从前玩过这机关。明檀说没有,众人还不信。

可江绪知道,她不可能玩过,云偃大师所有的作品都是仅此一件,且此件作品《机关术论》中并未记载,应是避世后所做,她不可能在此之前便知晓解法。

明檀欣喜地从老板手中赢了笼中雀机关,押下的十两银子没让退,还与这老板说了这机括的来历,想再给他补上些银子。

然这老板也实诚,说是一早便定了规则,这十两银子不让退他都觉得过意不去,哪能再收,十分坚决地拒绝了明檀。

明檀告谢,赢得机关太过开心,走出好一段,明檀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缓下步子,轻轻拉了拉江绪的衣摆,故意做出小心翼翼的模样问了句:“夫君生气了吗?”

出嫁前宫中嬷嬷来府教导,女子出嫁,事事需以夫为先,尤其在皇家,万不可在夫君面前强出风头。她从前倒也学得认真,然夫君惯着她,嫁到定北王府后,她逾矩的事儿好像也不止做了一件两件。

“生什么气,气王妃比本王聪明么。”

明檀紧张又真诚地解释道:“我没有比夫君聪明的,是因为我从小就爱解九连环、孔明锁、鲁班锁……方才也是见夫君摆弄许久,已然观察出门道才想要试上一试,我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其实再多给夫君一些时间,夫君也一定可以的。”

江绪正想说些什么,告诉她不必如此小心翼翼,他并不是这种小气之人。

然明檀又提着机关在他面前晃了晃,还眨着眼:“那夫君生气的话,这个送给你好不好,阿檀以后一定努力藏拙,不让自己比夫君聪明?”

说到“努力藏拙”,明檀终于演不下去了,“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提着赢来的机括步子轻快地往前走,嘴里还念叨着“我怎么这么聪明”、“我简直就是个小天才”、“智慧这种东西果然是掩盖不住的”……

江绪望着明檀的背影,顿了顿,他也许是失心疯了,才会相信他的王妃会胆小到因为抢了他的风头惴惴不安。

天色已暗,街上渐上华灯。

江绪上前,揉了把某位嘚瑟的小王妃脑袋,又牵住她的手,带她躲开了身后疾驶而来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