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这定北王殿下的脸变得太过突然,喻伯忠愣在原地一时回不过神。

倒是那清羽姑娘先一步反应过来,喊了声“殿下”,忍不住跟了出去。

清羽是徽楼里头最出色的姑娘,教习妈妈自幼精心教养,下月出阁,便是要将她送往宿家。

宿家虽是灵州这地界的土皇帝,然为人玩物,往后出路也不过在那一方院落。

且那宿家二老爷的年岁,做她爹都绰绰有余了,家中姬妾十余房,无名无分的更是难以计数。

最为要紧的是,二老爷府上的四公子亦垂涎于她,若真入了宿府,往后等着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日子。

所以,她绝不能错过这位定北王殿下。

暗卫见她追了出来,迟疑一瞬,也不知该不该拦,毕竟方才她陪侍主上,主上确实没有拒绝。

就这一瞬迟疑,清羽已然追了上去。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胆子,上前张开双臂,径直挡住了江绪的去路。

江绪略略顿步。

清羽直视着他,鼓起勇气问道:“定北王殿下,奴婢能跟您走吗?”

这位殿下年轻俊朗,位高权重,别说是妾室了,就算无名无分,只要能跟在他身边,她便算是飞上枝头,往后自有大好前程可挣。

她看了眼江绪腰间绣有鸳鸯戏水纹样的香囊,又道:“奴婢什么都不求,只求能长伴殿下左右。”

此情此景,美人如诉,舒景然都不由恻动,望了眼江绪。

显然,这位清羽姑娘是极聪明的,知道江绪这样的男人身边不缺绝色,见先前的柔顺并未打动于他,便做出这般大胆姿态,以搏三分另眼相待。

而江绪――

依他的了解,也确实会对行事大胆之人另眼相看几分。

一时,舒景然也有些拿不准,江绪到底会不会带走这位清羽姑娘,毕竟方才席间,他的态度稍稍有些不同寻常。

可舒景然方想到此处,江绪便给出了不留情面的回应。

“长伴本王左右,你还不配。”

他神色寡淡,声音也没什么情绪,轻飘飘的,半分被挑起兴趣的意思都没有。

清羽怔住了,面上一阵红白交错。

怎么会呢,她行此举,心中起码有七成把握,这位定北王殿下怎会没有丝毫迟疑?她不配,那谁才配?

可没待她想明白,江绪就已绕过她,径直离开了徽楼。

-

徽楼外,灵雨河一百八十舫被火烧毁大半,所有舫船都被勒令休整停歇,河面黑灯瞎火,一片静谧,离河不远的知府府衙也静悄悄的。

回到府衙后,江绪吩咐暗卫几声,径直回了暂住的小院。

院内正屋灯火通明,想来某人还没入睡。江绪推门,不成想吓得里头正在铺床的丫头回头,噗通一跪。

“王妃呢?”他环顾一圈,忽问。

小丫头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答道:“回王爷,王妃在后院乘凉,说是……心火旺,想吹吹风,还让奴婢铺床时在枕下放个薄荷香包,熏上些清凉之气。”

说着,她恭谨地双手呈上香包。

心火旺。

江绪从那薄荷香包上略瞥一眼,眸色暗了暗。

静立片刻,他回身离开正屋,去了后院。

知府给他们安排的这座小院后头带了个小花圃,这时节,姹紫嫣红开遍,白日还有蝴蝶穿梭期间,翩翩流连,夏日香气亦是沁人心脾。

花圃间有架藤蔓缠绕的秋千,装点得甚是惹眼,可明檀大约是先前在永春园的秋千架上出足了糗,来府数日,从未往上头坐过,现下乘凉也是着人搬了张软榻,侧身斜倚。

半个时辰前,她让知府夫人临时寻了个住处暂且安顿那数位徽楼美人,自个儿回了院子,气着委屈着,不知不觉竟气到睡着。旁边婢女倒不敢懈怠,仍是动作轻柔地为她打扇。

见江绪来,婢女要跪。

江绪抬手,示意不必,继续打扇即可。

先前知府夫人相邀,明檀特地换了身衣裳。雪色襦裙在夜色下飘逸若仙,胸前朱红诃子绣着精致的海棠缠枝花纹,正若她的肌肤白得欺霜赛雪,不点而红的朱唇又似在引人采撷。

他走近,用指腹刮了刮她柔软的小脸,帮她拨开颊边睡得散乱的青丝。

睡梦中明檀感觉有什么粗糙的东西在她脸上磨蹭,眼睫颤了颤,不由得轻蹙秀眉,樱唇紧抿,嘴角不高兴地向下撇着,小脸也略鼓起来。

江绪凝视着她,挥退了打扇的丫头。

哪晓得明檀半点都受不住热,扇停不过几息,她就热得砸吧着小嘴,翻身侧向另一边,还无意识扯了扯胸前的朱色诃子。

四下无人,隐有清浅暗香浮动。江绪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喉间莫名发紧,他撑着软榻边缘,缓缓俯身,停在她唇上,也不知在犹豫什么,最后,还是如蜻蜓点水般,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明檀没醒,但热得难受,三两下都快将遮胸的诃子给扯掉了。

江绪见状,拿起丫头搁在一旁的罗扇,给她扇了几下。可他从前没干过这活计,手上没轻没重的,先头两扇还只是扇得有些用力,第三扇却是直接拍到了她胸上,像是重重地在她胸上扇了一巴掌。

明檀惊醒,下意识捂住胸口打了个激灵,睡眼惺忪,迷茫过后又惊讶地瞪直了眼:“夫,夫君?你在干什么?”

“……”

江绪没什么表情地扔下了扇子。

明檀看向扇子,恍然明白了什么,从榻上缓缓坐起,一蹭一蹭坐到软榻边缘,四下环顾了圈,又忙整理散乱的衣襟。

方才醒来,脑子有些混沌,她还没来得及续上睡前的情绪,可现下整理着衣襟,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是怎么就睡到了外头来着?哦,对了,徽楼美人,被美人给气的。

她手上一顿,整个人的气场都倏然变了,嘴上不以为意道:“夫君怎么就回来了?还以为夫君与诸位大人把酒言欢,又有美人相伴,今夜是不会回了呢。”

江绪:“……”

果然,该来的总是会来。

吃醋的人总以为自己掩饰得好,却不知道醋味儿已经大到快能熏死花圃里头的娇花。

明檀便是如此,还若无其事继续道:“喻大人送来的那些美人,我已经让知府夫人寻了住处安顿好了,只不过人多,又来得匆忙,怕是会有些挤,还请夫君勿怪。当初我要多带马车,夫君不让,不日回京,也只能多买些车马了。”

“……”

“本王不知他会先斩后奏,将那些女子送入府中。”

明檀无动于衷。

江绪倒也没多做解释,只道:“算算时辰,暗卫应该已经将人送回去了。”

明檀这才看他一眼,半晌,她又强行压下想要质问的欲望,边低头整理衣袖边云淡风轻道:“也是,想来清羽姑娘一人便能抵过万紫千红争春。”

“……”

这又是谁和她说的。

见江绪不出声,明檀动作一顿,心下凉了半截。

她调整了下呼吸,问:“清羽姑娘人呢,夫君没带回来么?还是要寻个良辰吉日再去徽楼接人?”

“王妃希望我带她回来?”

……?

自己想要为何要推说她希望?

她希不希望他心里没数的吗!

明檀气到模糊,嘴硬道:“府中寂寞,多个姐妹作伴也是好的。妾身粗手笨脚,不会伺候王爷,不够贴心,倒是让王爷受累了。”

江绪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既如此,本王这便命人去将她接过来。”

说着,他转身。

明檀瞬间炸了,扒拉住他的衣摆,不经思考地往他身上打了下。

四下忽然寂静。

明檀也忽然清醒了。

她这是在干什么?打夫君?这不就是犯了七出里头的善妒?她还无所出,夫君该不会要休了她吧?或是以此相胁让她同意那个徽楼里头的女人入门?

明檀脑袋空白了瞬。

半晌,她神色清明了些许,忽然又往江绪身上打了下。

“……?”

江绪见她打完人的神情,差不多明白她脑子里在想什么,可停顿半晌又打,他倒是有些不明白了。

“为何又打本王?”他问。

明檀梗着脖子红着眼望他,理直气壮道:“打都打了,七出也犯了,不多打几下岂不是很吃亏!”

江绪闻言,凝了一瞬,眼底染上些许不易察觉的笑意:“王妃所言,甚为有理。”

说着,他忽而将人打横抱起,往屋内走。

“你干什么,不是要去接人吗?”

“接什么人?”

“你不是说――”明檀一顿,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他戏弄了,“你怎么这样!”

“本王哪样?”

明檀气得说不出话。

倒是江绪将她放至榻上后,忽然捏了下她的脸颊:“王妃吃醋的样子,甚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