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束镇是禾州邻京最近的一座城镇,地方不大,但往来商旅多,很有几分热闹。

江绪与明檀夜行至此时,主街两旁还灯火通明,街边支有各色小摊,煮馄饨的、烫面摊饼的,路人坐在摊边矮凳上大口进食,吃得有滋有味。

江绪从前在这儿落过脚,径直带着明檀去了镇上最好的客栈。

“二位客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肩上搭了条抹桌布的店小二殷勤领着两人往里。

江绪跨过门槛:“住店。”

“那二位这边请,”店小二又忙引着他俩往柜上走,“掌柜的,这二位客官要住店!”

“一间上房,一晚。”

没等掌柜开口,江绪便付了锭银子。

“诶,好嘞。小店亥时之前都能点酒点菜,二位若要吃些什么喝些什么,和小二说便是了,回头让人给您送屋里去。”掌柜的见两人容貌不俗,气度不凡,知道是花得起钱的主儿,态度十分热络。

江绪略略点头,与明檀一道,随着店小二上了楼。

这间客栈虽说是镇上最好的客栈,但与京中酒楼还是无从比拟,上房也布置得难入明檀之眼。

这些倒没什么,只不过明檀从未外歇,即便是去灵渺寺,厢房中的一应物什也全都换了自己带的。

她起先以为能够适应,可用膳梳洗过后,躺在榻上怎么也睡不着。

不是自己所备的床褥,她的身体似乎充满了抗拒,精神紧绷,浑身都不自在。

且一路疾行,坐在马上只觉得颠簸,从马上下来,却觉得腿间被马鞍磨得火辣辣的,也不知是破了皮还是青肿得不堪入目,疼中带痒,弄得她方才都没好意思沐浴,只用温水简单擦拭了一下身体其他部位。

“怎么,睡不着?”江绪问。

明檀本想说实话,然想到夫君特意骑马夜行带她来此,断没有再多加挑剔之理,于是又将欲说之辞咽了下去:“有些认床,很快就睡了,夫君你也快睡吧。”

见她乖巧闭了眼,江绪没再多问什么。

明檀就这么保持着绵长均匀的呼吸,生生忍着不适,熬了一夜。后半夜她有些熬不住了,意识模糊间,仿佛感觉身侧之人起了会儿身。

-

而另一边,舒景然眼睁睁看着江绪要夫人不要兄弟,不打招呼便单骑夜行而走,委实是有些大开眼界。

江启之到底怎么回事?每回提起自家王妃都一副不甚放在心上的敷衍之态,可他每每撞见的,为何都如此令人迷惑?

随行护卫去找木头干草生火,云旖也不知去哪儿了,不见了好一会儿。

舒景然回过神,正问随从云姑娘在哪,就见她用树枝叉了几条鱼回来。

“云姑娘,你这是?”他语气略带犹疑。

云旖却坦然望着他:“烤鱼啊。”

舒景然怔了怔,本想说他的马车中有干粮糕点,倒也不必这般风餐露宿,然云旖已经一屁股盘坐在生起的火堆前,将处理干净的河鱼放在火上,反复翻烤。

他干站一会儿,还是捡了块干净地方,坐到了云旖对面。

“听说,云姑娘现在是王府的姨娘?”他斟酌着,挑起话头道。

云旖眼睛盯着烤鱼,点了点头。

“那云姑娘平日在府中都做些什么?”

云旖抬头看了他一眼:“保护王妃。”

“……”

他当然知道是保护王妃,此事他也旁敲侧击问过江绪,只不过没好意思多问。

所以他并不清楚,云旖是在府中顶着姨娘名头履行护卫之职,还是既要履行护卫之职,也要履行姨娘之职。

云旖专心给鱼翻着面,又道:“不过府中守卫森严,王妃不出门的时候,也用不上我,我一般都在练武,偶尔出任务。”

“那,你家王爷与王妃待你好么。”

云旖自然点头:“王妃待我很好,做了什么好吃的都会特意分出一份送到我的院子,还给我涨月例,让我自己出府买吃的,嗯……还经常给我送衣裳和珠宝,不过那些衣裳我穿不习惯,穿起来没有娘娘千万分之一好看……”

听她滔滔不绝讲着王妃,却丝毫不提王爷,舒景然似乎明白了什么,顺着她的话头,又不动声色问了几句,确认心中所想。

云旖也是个老实的,问什么就答什么,只不过答到一半,她忽地收声,奇怪地望了眼听得认真的舒景然:“舒二公子,你为何一直向我打听王妃之事?”

“……?”

他哪有打听王妃之事?难道不是她说什么都能歪到王妃身上么。

云旖自己已经脑补完了一套完整的逻辑,忽然认真劝道:“舒二公子,听说您与主上是好友,还是饱读诗书之人,那您理应知晓,朋友妻不可欺。

“虽然我不清楚当初王妃为何让我救您,还夸您是京城第一美男子,但王爷与王妃十分恩爱,您还是不要有非分之想为好,主上的脾气您应该清楚,您这一路若一直这样,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王妃的。”

“不,不是,舒某并未有非分之想,云姑娘误会了――”

“若是误会那最好。”

云旖起身,本来鱼都已经烤好,打算分一条给舒景然,可她觉得这人打着王爷好友的名号,暗暗觊觎自家王妃,根本就不配吃鱼,于是一边说着又一边将鱼收了回去。

舒景然跟着起身想要解释,可第一次有种明明长了嘴,却不知该从何开始解释的哭笑不得之感。

-

次日一早,露宿石亭的一行人起身出发。江绪与明檀用了早膳,也打算往前赶路。

昨日夜行之前,江绪就交代过云旖,今日直接在禾州彭城会面。

彭城乃禾州中心,乃禾州最为繁盛之地,因毗邻上京,也有不少不在京中为官的富贵人家定居于此。

明檀戴着买来的帷帽坐在马上,一夜没怎么睡,精神头不大好,只软软靠着江绪的胸膛。

路上,她有些出神地想起件事――明楚不就嫁到了禾州么,宣威将军府,似乎就是在禾州彭城。

明楚出嫁以后,明檀未再与她谋面,只听裴氏说起过,她的夫君似乎经常给父亲来信,今年还在禾州军营中升了官职。至于明楚,倒没怎么听过消息。

他们傍晚到彭城之时,舒景然一行人抄近路,比他们先到了半个时辰。

彭城有王府名下的酒楼,到酒楼后,明檀艰难下了马。

昨日她腿间就被磨得生疼,今日又乘了大半天的马,虽不像昨日疾行,但她感觉这两条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她勉强维持着端庄矜持的姿态,跟在江绪身后往里走,只不过这一切落在二楼窗边正在吃菜的舒景然与云旖眼里,就有些变了意思。

“你家王妃怎么了,走路似乎有些奇怪。”

云旖面无表情:“舒二公子可能不懂,这是王爷与王妃恩爱。”

其实她原也不懂,但在方姨娘的谆谆教诲与府中仆妇们的暧昧议论下,她如今懂了不少。

舒景然一时语凝,本想问她如何懂这么多,然后发现更可怕的事情是,他自个儿也倏然意会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些日子他被调进工部,不得已与同僚出门应酬了几场。

工部同僚不比他从前交往的那些风雅才子,且大多年纪比他大,不会想要在他面前保持什么高洁君子的形象,说起话来荤素不忌,不知不觉间,他竟也被迫对男女之事有了几分心领神会的了然。

两人大眼瞪小眼。

云旖是那种别人不尴尬,她就决计不会尴尬的人,对视一会儿,到底是舒景然败下阵来,不自在地搁下竹箸,找了个借口起身。

-

用过晚膳,江绪去了舒景然房中议事。明檀趁此机会沐浴上药,又着人铺了马车上带着的床褥软被,倒头昏睡。

舒景然房中。

“周保平之事可有眉目?”舒景然边倒酒边问。

“昨夜追影传回消息,宿家也在找周保平留的东西。”

“宿家也在找…那想来应是市舶司暗扣抽解的证据。”舒景然思忖片刻,又看了江绪一眼,“我还以为,你真是为了王妃才非要夜行至束镇,原来是与追影约好了。”

他知道,此番出行不甚低调,也没有一味赶路,是因为这本就是个幌子。

数日之前,江绪便遣了津云卫出发前往灵州,暗探周保平暴毙一事。

至于他们一行,想要低调也不能够,自出发起,便有人一路暗随了。

不知想起什么,他还恍然大悟般推测道:“所以你故意与王妃……是为了让暗中盯梢之人以为你饥色急色,才连夜行至束镇?”

“什么?”江绪忽地抬眼。

“不过你对王妃也太不怜香惜玉了些,路都走不了了。”舒景然颇觉有辱斯文,尴尬又委婉地提醒道,“依我看,以后还是别拿王妃遮掩为好,传出去,于王妃名声有损。”

路都走不了。

江绪稍顿。

舒景然又不自在地规劝了几句。

江绪隐约明白了什么,不耐地点了他的哑穴,起身望了他眼,冷淡吐出了四个字:“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