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明檀自出生起,便未离过上京,出门最远,也不过是去京郊佛寺烧香祈福。倏然提起同去灵州,她有些回不过神。

她去?她去做什么?她也可以去吗?

明檀望向江绪,先是愣怔,后慢慢回神,有些犹疑,又有些抑制不住的小雀跃。

她小心翼翼拉了下江绪的衣袖,问:“夫君,你说真的吗?阿檀也能去?会不会打扰夫君办事呀?”

“无碍,只不过路途遥远,舟车劳顿——”

“没关系,阿檀不怕受累!”

明檀答得毫不犹豫,眼里也亮晶晶的。

江绪:“……”

并不是很相信。

不过很快,江绪就明白一向娇气的小王妃,为何能这般斩钉截铁地说自己不怕受累了。

灵州之行,他原本打算直接从永春园出发,可明檀想先回一趟王府,他正好也打算临行前去趟大理寺狱,便依了。

只不过他没想到,待他从大理寺狱回府,便见到府中二门处整整齐齐停了一排马车。

他眉心突突起跳,后知后觉想起了,她去灵渺寺祈福时的那五辆马车。

“这些都是王妃要带的行李?”他问。

“回王爷,是。王妃说——”

“夫君!”

下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不远处过来检查行李的明檀打断,明檀雀跃地招呼了一声,提着裙摆快步上前。

走至近前,明檀邀功似的拉住江绪手腕,眼睛亮亮的:“夫君,快来看看阿檀准备的行李。”

她回头,素心立马恭谨地递上一本厚厚的行李簿册。

“我按马车顺序着人写了一份行李簿册,路上需拿些什么,便可一一核对,是不是极为方便?”她边翻边道,“这第一辆自然是咱们要乘的马车,灵州路远,又正值酷暑,自是要用冰的,所以里头备了冰鉴,车幔处加了三扇木窗,若遇雨天,雨水也不会进到车里头来了。”

江绪:“……”

明檀说着,还拉着他往第一辆马车走,素心也跟着上前打帘。

这辆马车极为宽敞,里头软榻能睡下两个人,中间置有能放下一局棋的桌案,旁边有多宝格,榻上也铺了多层软垫,最上面一层软垫还是用的冰丝面料,凉凉的,坐在上头不至于太热,其余还有花瓶字画点缀,总之处处可见精细雅奢。

除这一辆出行所乘马车外,后头那些多是放了两人衣物,还有器皿干粮。

明檀想一一拉着他介绍,可他看了两辆便打断道:“此下灵州,有公务要办,这十几辆马车,你觉得合适么?”不知道的见了这阵仗,怕是以为她要去接管灵州了。

“哪有十几辆,只有十辆。”明檀严谨纠正道。

“……”

只有,她是觉得挺少么。

江绪一时都不知从何驳起,望着最后那辆空车问:“先不提其他,带辆空车是做什么。”

“灵州繁华,自然有许多稀奇物件,且我还需要带不少手信回来,不带空车,到时如何运回?”

“若装不下,回京时再置办车马不就行了?”

“可当下置办的与咱们府中的定然不一样,如此一来,回程队伍就没那么整齐好看了。”

“……”

他是真的服了。

明檀还动之以理道:“夫君,阿檀也知出行不易,这些马车已然精简,剩下的物件都少不得的。”

此话江绪相信,毕竟她去个灵渺寺都需五车,灵州路远,她费尽心思简至十车,想来还很是伤了番神。

只不过这么多行李,不可能真依了她全都带上,他懒得纠缠,径直决断道:“若要跟本王一道去,最多只能带两辆马车。”

“两辆?这也太少了!”

明檀难以置信又可怜巴巴地抬眼望他。

他不为所动:“你自己决定。”

说完,他便拉开明檀软软的小手,迈步往里。

明檀忍不住绞着帕子跺了下脚,灵州肯定是要去的,她活了这么久还没出过京呢。可望着一排马车,她秀眉紧蹙,又委实难以做出取舍。

两人要乘的那辆是无论如何不能减的,马车里头的多宝格勉强可以塞些她的头面,其他东西却塞不下了,那换用的软垫锦被、衣裳绣鞋,还有器皿干粮等物什,一辆马车又如何装得下!

她翻着那本厚厚的行李册子,头疼得紧。

而另一边,江绪撂下话头后,便去了书房处理公务。

待亥时回屋休息,他才发现,明檀似乎因着这事有些置气,听到他入了内室,原本平躺的小身板忽然往里侧了侧,还故意发出响动。

明檀等了好一会儿,等人入了内室,又等人宽衣上了床榻,沉沉躺在她的身侧。

可左等右等,她也没等来只言片语的宽慰,瞧这意思,是要睡了,她一时气不过,又故意翻了两回身,存心不让他轻易安枕。

这招虽是刻意,但十分有效。

江绪原本打算晾着不管,可到底是叹了口气,长臂一揽,将她捞入了怀中。

“使什么性子?”他低低问。

“谁使性子了,妾身可是规规矩矩按王爷所言,将马车减至两辆了!”

妾身都自称上了,还敢说没使性子。

“王爷以为妾身准备的那些东西都是为自个儿准备的吗?总之到时候王爷要什么缺什么,可别赖妾身没有捎带便好!”

“不会。”

“……!”

明檀气得又要转回去。

江绪难得耐下性子解释:“此次南下灵州,行经之地不会太偏,缺了什么,再买便是。”

明檀没吭声。

江绪又道:“你要什么,本王都给你买。”

听到这句,明檀才用一种“这还差不多”的语气“哼”了声,没再置气。

-

次日一早,日头未升,江绪便带着明檀与她精简下来的两辆马车出发了。

此去灵州多行陆路,考虑到明檀不怎么能吃苦,江绪在原本的路线上绕了些弯,尽量保证能在热闹之处寻到好的客栈休歇。

出门连行李都已这般从简,丫鬟自是不好多带,素心与绿萼,明檀也不知带谁才好,便索性带了云旖。

出门在外,多个会武的,便是多上几分安全。

舒景然在城外与他们汇合之时,见到云旖,颇有几分意外:“云姑娘。”

云旖疑惑看向他:“你是?”

舒景然稍怔,倏而失笑。

倒也不是他自恋自夸,但女子见他第三面还无法将他认出,这的确是头一回。

正在这时,明檀撩帘,笑盈盈和他打了声招呼:“舒二公子。”

舒景然忙拱手笑道:“给王妃请安。”

“舒二公子不必多礼。”

云旖终于想起来了,这便是王妃非要她救的那位男子,后来她在府中还遇见了回,客套了几句,差点客套走一只烧鸡。

她去给王妃请安时说起过此事,王妃当时没好气地说,人家是京城第一美男子,哪会做出要烧鸡这般有辱斯文的事儿。

她忙垂首,跟着明檀喊了声:“舒二公子。”

“云姑娘想起舒某了?”

云旖老实点头:“王妃说您是京城第一美男子。”

舒景然再度失笑。

明檀稍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京里都这般说,她也不算说错。

倒是江绪忽然搁下兵书,出声淡道:“天黑之前要赶到禾州,还想留在这叙话,今晚便只能睡马车。”

明檀犹疑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莫不是因着她说舒二是京城第一美男子,吃醋了吧?应是不会,他与舒二公子不是私交甚笃?瞧他神色……也瞧不出什么来。

一路无话,不想江绪一语成谶。

临近酉时,原本晴好的天气竟突然生变,疾风骤雨扑面而来,马儿嘶鸣着,不愿再往前行。

“王爷,不能再往前赶路了。”暗卫握住缰绳,冷静通禀道。

“先找个地方避避雨。”江绪声音也很淡然。

因着明檀的精心布置,他们乘坐的这辆马车实际上是感受不到什么的,合上窗,里头依旧舒适,只是外头雨声有些吓人罢了。

明檀担忧问道:“夫君,那我们是不是赶不到禾州了?”

江绪“嗯”了声:“如你所愿,睡马车。”

明檀:“……?”

怎么就如她所愿了?

其实禾州与上京相邻,出城之后,只需翻两座矮山便能进入禾州地界,平日单骑而行,半日足矣。

可赶着两辆马车,速度到底不敌,原本预计在日落前赶至禾州束镇,遇上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是赶不到了。

半山有供人歇脚的石亭,除江绪与明檀呆在车中,其余人、包括窗不遮雨的舒景然也都入了石亭躲雨。

待到雨停,天也已经黑了。

明檀有些懵,她都不敢相信,出门第一日,便面临着要在荒郊野外露宿一夜的境况。

“那我今夜不能用膳,不能沐浴,也不能有宽敞床榻好生安置了是吗?”

明檀燃了盏灯,还维持端坐软榻之上优雅翻书的姿态,只是神情已然有些绷不住了。

江绪也不知为何,扫她一眼,短短“嗯”了声,便下了车。

明檀本想追问他要去哪,可他动作太快,还没等她出声人就已经下去了。

明檀心里莫名一阵委屈,也不作什么矜持姿态了,忽地踢下绣鞋,两只脚缩上软榻,双手抱膝,心里想着:头一日便如此待她,谁晓得到了灵州两人这夫妻情分还能剩下几分?倒不如明儿便自请回府,也懒得给他添麻烦的好。

约是过了一刻,江绪撩帘,见她这般,顿了顿:“你这是做什么?”

明檀偏头,不理他,眼眶还忽地红了。

江绪:“……”

他一时竟不知自己是带了个女儿出门还是带了位祖宗出门。

他上车,半跪在明檀身前,边将她的脚塞回绣鞋,边沉静道:“不是要用膳,要沐浴,要睡宽敞床榻好生安置么?”

明檀忽怔。

江绪起身:“下车,本王带你去。”

“去哪?不是赶不到了吗?”明檀起身,怔声问。

江绪未答,只径直走到一匹马前。

那马身上挂了盏气风灯,江绪回身,抱着她一道上马,勒了勒缰绳,那马长鸣一声,微抬前蹄,抖擞着甩开了鬃毛上的雨滴。

“此去束镇,疾行需半个时辰,免不了颠簸,忍忍。”说着,江绪便忽地甩了下马鞭,“啪——!”

马儿迅速飞奔起来,明檀还未回神,却因身下飞驰的动静忍不住轻呼出声。

耳边有倏忽风声呼啸而过,气风灯映照着依稀可见的前路,雨后夜空如水洗般明净,星子明亮,月色皎洁。

飞奔了好一段,明檀终于反应过来,忍不住问道:“夫君是要带我先行一步去束镇落脚吗?”

“不然呢,本王若不带你先行落脚,明日是不是就想打道回府了?”

“夫君怎么知道?”明檀脱口而出。

“……”

他带的还真是位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