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云旖的心空落落的,昨日没有照料好王妃,是她与绿萼失职,受罚也是应当,可绿萼姑娘陪伴王妃多年,都直接被砍了,那她……

想到这,她放下桂花糖糕,悄然离开了正屋。

“云姨娘。”

在回廊,忽然有人喊她。

云旖转头:“素心姑娘。”

素心温和笑着,上前递了递手中点心:“姨娘可要用些,方从膳房拿回来的酥酪,正热腾呢。”

“不用,多谢。”

都要死了,没胃口。

素心也只是见她平日来启安堂时爱吃这个,倒没勉强:“那姨娘慢走,我给绿萼送去了。”

“等等,绿萼?”

“嗯,怎么了?她那一棍敲得比娘娘狠些,昨儿娘娘让太医也给她瞧了瞧,说是要静养几日,还在屋里歇着。”

没砍死?

云旖顿了顿,忽问:“素心姑娘,绿萼姑娘的名字是有什么来历吗?”

素心虽不知她为何会有此问,但还是耐心答道:“倒也说不上什么来历,娘娘幼时喜欢梅花,所以我与绿萼被分到娘娘身边时,都用了梅花赐名,娘娘从前在侯府的院子叫‘照水院’,也是梅花名。”

云旖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便往前走。不过走了没几步,她忽然又退回来,拿了一小叠酥酪,正经道:“绿萼姑娘一个人也吃不完,我帮她分担一些。”

“……?”

素心略有些迷惑地看了看云旖的背影。

-

今日江绪要入宫,用完早膳后,明檀一路将他送至二门,心里头不免有些担忧。

虽说她家夫君深受圣上信重,不合规矩的事儿也不止干一回两回了,但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个侯爵,到底也不算小事。

只不过她不通朝政,她家夫君看起来又没多在意,她稍稍问了两句,也不好再多问。

成康帝下了早朝,便一直在御书房等江绪。一直到隅中时分,他所等之人才姗姗而至。

成康帝气笑了:“你倒是好兴致,昨儿不来,怎么,是在府里头睡了个饱觉,今儿一早还练了练武,用了顿早膳才想起出门?”

“陛下怎么知道?”

成康帝:“……”

他若是突然崩逝,想来多半是被江绪这厮给气的。

他半个字都不想多说,只点了点桌上那两大摞折子:“自个儿好好看看。”

在平国公府当场杀了江阳侯,无论缘由如何,言官势必要上奏弹劾。今儿早朝,满朝文武都在议论昨日平国公府所生之事。下了朝,折子也如雪片般飞上了成康帝的案头。

当然,被参的不止江绪,平国公府也被参了不少本,甚至还累及章皇后,已死的江阳侯与宜王府被参得更为惨烈。

其实令成康帝烦忧的并不是江阳侯之死,而是如何处置奉昭。

奉昭此番行事,本就有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之意,做得明目张胆,压根没指望全身而出。至于给宜王府带来的灭顶之灾,在她看来也不过是父王母妃偏心长兄应得的下场。

押入大宗正司后,奉昭供认不讳,甚至主动将她的谋划交代得清清楚楚,这里头,还牵扯出了些平国公府的私事儿。

她之所以能在平国公府横行无忌,也少不了平国公府里头内应的助力。

公卿世家盘根错节,姻亲关系原也复杂,平国公府三房老爷就娶有一位平妻,是宜王妃的娘家庶妹,也就是奉昭的姨母。

奉昭从前便知晓些这位姨母的要紧把柄,这位姨母又素来与三太太不睦,惯爱给三太太添堵,加之以利相诱,奉昭这才能在雅集之上便宜行事。

她认罪认得彻底,宿太后那边为着翟念慈也难得地递了话,所有人都等着个交代,此番不严肃处置奉昭,是不行了。

可处置了奉昭,南律的和亲该如何是好?

南律是南夷小国,紧邻云城,地势高,易守难攻。大显因与北地不睦,马匹交易已断多年,好在南律国也盛产良马,两国之间一直保持着友好的茶马互市之交。

此次南律新王登基,希望能与大显继续保持友好互通的关系,所以意欲派使臣前往大显,求娶一位公主。

这一消息,月前易政之时,便有暗探传回。

抬位宗室女和亲这种小事,成康帝没理由不答应。

他早先与江绪略略商量过一回,心下觉得,宜王府的奉昭郡主是和亲的上上人选。

一则奉昭正值适婚之龄,二则宜王府两头不沾,无甚顾忌,三则宜王一家本就是从云城回京,对南律也不算陌生,于情于理都比其他宗室王女合适。

可他太不在意宜王府了,这事儿一直没和人打招呼,宜王夫妇浑然不知,竟暗地里盘算着要将奉昭嫁给江阳侯,以至于奉昭绝望不满,惹出这诸般事端。

现如今,就算是朝臣及各家能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同意让奉昭和亲,那南律也不是个傻子,塞给他们这么个德行败坏名声臭到不行的女子,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他们南律么,到底是结亲还是结仇?

眼瞧着使臣还有几日就要进京,这人选,一时竟找不到更为合适的了。

适龄的宗室女子本就不多,南律又是边陲小国,还已立王后,相比于和亲为妃,有些底子的宗室自然都更愿意在大显择一门乘龙快婿。

“现下你说,该怎么办?”成康帝问。

“奉昭品行不宜和亲,另择便是。”

“你说得轻巧,你给朕择一个试试?”

江绪淡声道:“永乐县主。”

“永乐不行,永乐怎么……”成康帝下意识便要驳回,可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又顿了顿。

永乐在众目睽睽之下衣衫不整与江阳侯同处一室,已然失了清白,可她是被陷害,品行并无过失。

且大显所在意的女子贞洁,在南律根本就不值一提,南律民风开放,王后都是二嫁之身,必然不会介意此事。

再加上永乐又是当朝太后疼爱的外孙女,将她嫁过去,更能显出大显和亲的诚意。至于太后,从前必不会答应,可现下永乐在大显也很难再觅如意夫郎,她惯会权衡利弊,想来不会有什么异议。

如此说来……永乐还真是上上之选!

成康帝龙颜大悦,连声喊了三个“好”,当即摆驾,去了趟寿康宫。

成康帝本以为,就宿太后那磨死人的性子,就算答应也得故意拖着想上两日,却不想她沉吟片刻,就直接应下了。这似乎是这么多年来,两人第一次如此迅速地达成一致。

当天夜里,翟念慈在府中得此消息,如遭雷劈!

她与那江阳侯并未发生什么,她是清白之身,未来夫婿自然知晓,上京不行,她回北边,如何就不能寻上一门好亲事了?

可上至太后,下至父母,竟都认为南律那等蛮夷小国的妃妾便是她如今的最好归宿,无人在意她如何作想!

她要入宫见太后,太后却对外称,身体抱恙,暂不见客。她在府中闹腾,一开始母亲还顾念她的情绪,温声相劝,后来却径直将她关在屋中,让她好好反思冷静。

所以她和奉昭有何区别?

想当初在大相国寺,她还拿婚事嘲讽奉昭,如今那些个嘲讽之言,竟是作孽般,回转到了她自个儿身上。太后予她所谓的疼宠,就这般不值一提!

翟念慈一时只觉齿冷。

-

两日后,平国公府之事终有所决。

成康帝下旨,奉昭郡主谋害定北王妃、永乐县主,品行恶劣至极,罪无可赦,即褫夺郡主之衔,贬为庶人,圈禁大宗正司,终生不得出。

宜王教女无方,德行有亏,夺亲王衔,降为宜郡王,回迁云城。

江阳侯虽已身死,然玷辱县主,德行败坏,死有余辜,即夺爵抄家,贬为庶人,子孙三代不得入仕。

在洋洋洒洒数百余文的最末,成康帝才轻描淡写了一句,定北王行事莽撞,平国公治家不严,着二人罚俸半年,以示惩戒。

其他旨意明檀听来都觉得颇为合理,可最后责她夫君那句,就这……?

然满朝文武都不觉为奇,甚至还认为这次圣上责令了“行事莽撞”四个字,还罚俸半年,已是极不容易。

此番下旨,平国公府一事也算有了圆满了结,总的来说,明檀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翟念慈明明也是陷害她的其中一环,如今却成了完完全全的受害者,在上京虽寻不着好亲,可她有太后回护,回到北边还是能如鱼得水,想想竟有些小生气。

不过她很快就气不起来了。

三日后,南律国使臣进京,意欲求娶大显公主。圣上欣然应允,即令永乐公主出降南律,结两国之好。

而这永乐公主,便是曾经的永乐县主翟念慈。

大国公主出降,于公主本人而言,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事。背井离乡,为人妃妾,历朝以来,没有几位和亲公主能得以善终。且只改了皇室江姓,连封号都懒得改,真是极其敷衍了。

明檀虽不生气,但也没有幸灾乐祸,女子命运如浮萍,多半身不由己,只能说,这许是她自行不义的苦果。

-

南律此番入京,除求娶公主外,还向大显进贡了许多奇珍异宝,千里良驹。

良驹入宫,成康帝特地邀了江绪一道去马场挑选,江绪已豢有不少名马,兴致缺缺,可看到一匹通体雪白的小马时,他目光稍顿,脚步也停了停:“照夜玉狮子。”

训马司的马师忙恭谨回道:“王爷好眼力,照夜玉狮子产自西域,可此次南律竟也进献了一匹,不过是幼马,要长成还需一定时日。”

江绪看了会儿,忽道:“幼马不错。”

成康帝莫名地望了他一眼:“你要幼马做什么。”

江绪没答,只要了这匹。

恰在这时,有在成康帝身边伺候的内侍前来回话,说是南律进贡的奇珍异宝也已造册入库。

“嗯,合适的都交予皇后,分赏后宫,对了,”他想起什么,“朕记得这回进贡的物件里头有一对雕兰如意,直接送去兰妃宫中。”

“是。”

他又随口问了问江绪:“你也挑些回去?”

成康帝真就那么客套着顺口一问,定北王府家大业大,从来不缺这些个玩意儿,且江启之这人素来简朴,两套衣服能换着穿上三个月,若不是他直接封赏,平日有些什么,多是一声“不必”便打发了。

可不知定北王府今儿是遭了劫还是如何,难得主动地要了回马不说,竟还顺着他的话茬点了点头,指定起了物件:“绫罗绸缎,珠宝簪钗各要一箱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