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豆蔻

作者:不止是颗菜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因着赐婚一事,接连几日,明檀都没什么胃口。偏无人察觉她心情不佳,府中上下不说张灯结彩这般高调,也都是与有荣焉喜气洋洋的。

赐婚当日,阖府下人这月的月钱便翻了三番。小丫头们出府买个胭脂水粉,一听是靖安侯府的人,掌柜的还连卖带送,非要塞上两盒桂花头油。

上门送礼恭贺的更是络绎不绝,各种名目挡都挡不住,邀裴氏、邀明家几位小姐出门的帖子也如雪花一般的堆得满满当当。

若说平日明檀是靖安侯府的小祖宗,这会儿可是大祖宗了,阖府的眼睛都巴巴儿望着照水院,就怕她要求不多,展现不出自个儿办事有多尽心。

“……对了,院外洒扫的小丫头都美得不行,这几日出门腰板挺得可直了,十一二岁的丫头片子,谁见了都叫一声姐姐呢,小姐您说好笑不好笑。”

绿萼边给明檀梳头边喋喋不休道:“奴婢和素心也沾了小姐的光,锦绣坊和错金阁那边都给奴婢和素心送衣裳首饰了呢。

“小姐您都不知道,外头听说定北王妃对锦绣坊和错金阁的衣什头面青睐有加,都一窝蜂地跑去锦绣坊和错金阁订东西,错金阁定头面的单子都排到后年年初了!

“当然,生意再好,给小姐做东西自然是最要紧的,错金阁的掌柜都说了,这回要给小姐打磨一套新鲜头面,小姐定然喜欢!”

素心也难得和着绿萼的话头凑回趣儿:“这有什么稀奇,小姐可是错金阁的大恩人,他们哪回不是紧着小姐尽心了。”

素心这话倒也没错,锦绣坊错金阁与明檀的确是渊源颇深。

前两年明檀自个儿琢磨了新鲜式样,托当时极为红火的望珠阁做一支累丝金玉拥福簪,预备给将要出嫁的堂姐添妆。

因着不想让人提前知晓自己的添妆礼,她打发婢女去望珠阁时特特隐了名头。

谁知望珠阁惯是个看碟下菜的,平素给侯府做首饰自然是毕恭毕敬,可见来定簪子的婢女衣着朴素瞧着眼生,便以为是普通富户,随意将活儿排给了工匠学徒。

那学徒技艺不精还爱使巧儿躲懒,偷工减料。等簪子做好,送回明檀手中,明檀一眼就瞧出了不对。

当下她按着没发作,只另寻了好东西添妆,又托当时刚开、生意冷清的错金阁按原先样式做了支簪。

没过几日,一众贵女在赏花宴上闲聊近日新得的衣裳首饰,她便将两支簪拿出来让人品评,多余的话倒也没说,只轻描淡写夸了几句错金阁的手艺。

其实有些东西,常人看来也没什么差别,然这些贵女眼毒,用料好次、精细与否,皆是只扫一眼便一览无余。

不过一夕,平日颇受青睐的望珠阁在名门闺秀里就悄然冷淡下来。

一些官家小姐富户小姐也慢慢发现,望珠阁的首饰不时兴了,大家都转头去追捧城北新开的错金阁,望珠阁的生意更是肉眼可见地一落千丈。

错金阁与锦绣坊背后是同一位东家。当初明檀寥寥几言让错金阁在上京林立的首饰铺子里站稳了脚跟,东家和掌柜都十分感念,每每为靖安侯府办事都是一百二十分的尽心。

如今明檀成了准定北王妃,两家铺子又因明檀青睐跟着水涨船高,正如素心所言,排在其他人前头为她精心打磨头面,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儿。

只不过素心绿萼、包括明檀也不知,今次这番尽心,倒与往日缘由不尽相同——

“什…什么?陛下给王爷赐婚了?王妃是那个,那个靖安侯府小小姐?”定北王府的大管事福叔听到赐婚消息时,惊讶得眼睛都瞪直了。

可回话的小厮总觉着,福叔这惊讶中似乎还有种莫名欣喜,他恭敬弯腰,回禀道:“福叔,千真万确,圣旨都宣了,这会儿满京城估计都知道了。”

福叔闻言,起身背着手转悠了几圈,自顾自碎碎念道:“圣旨赐婚,那王爷是自己愿意娶了?王爷若不愿意,陛下不会赐婚啊……”

这么一想,福叔点了点头,觉得此事甚为靠谱。

傍晚江绪回府之时,福叔寻着送账册的由头观察了会儿江绪的神色。

他们家王爷好像也未不虞,于是他又大着胆子问了句:“王爷,听说圣上给您和靖安侯府四小姐赐婚了?”

江绪没翻账册,只径直抬眼道:“福叔,想说什么便说吧。”

“那老奴便说了?”福叔试探了声,见江绪默许,他直起腰来绘声绘色道,“老奴觉得圣上赐的这桩婚事甚好!王爷,您平日忙打仗忙军务,不关注这些个世家小姐,但老奴清楚啊,这明家小小姐在京城闺秀里可是一等一的出挑!最要紧的是,这明家小小姐极为和善!”

和善?

江绪看了眼福叔。

“王爷可知道前两年咱们府上新开的错金阁?”

王府产业极多,平素都交由福叔和一些个信得过的管事打理,江绪哪有闲工夫记什么铺面。

福叔倒也没指望他知晓,只继续道:“前两年这错金阁刚开,北地便起了战事,户部那狗贼贪墨军饷欺上瞒下,您八百里加急派人传信,让咱们府上先行筹措军饷,前前后后三笔,数百万两白银啊!

“咱们府上拿是拿出来了,可这般火急火燎地筹,关了不少铺子。又不是什么好时节,好些铺子周转不过来,多亏了那会儿新开的错金阁有进项,能拿来填补其他铺面。说起这错金阁,就和这靖安侯府的小小姐脱不开干系了……”

江绪耐着性子,听福叔将错金阁和他那位准王妃之间的渊源说了遍。

说着说着,福叔的称呼也不知不觉从“靖安侯府小小姐”过渡到了“王妃”。

“……咱们王妃对错金阁那是青睐有加啊,听闻锦绣坊和错金阁是一个东家,连带着也十分喜欢锦绣坊的衣裳,所以老奴一直都让底下的掌柜的们好生尽心,因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以前也没和您提过,您就说说,这婚是不是赐得极好,赐得极有缘分?”

“……”

福叔的意思,江绪听明白了。不过他不大明白,这与和善有何干系。

福叔还在滔滔不绝:“老奴都想好了,咱们王妃必须得是这京里头最有排面的姑娘!老奴已经吩咐下去了,要以错金阁的名义给王妃送一套头面,就用咱们王府库房的那一匣子极品东珠!那一匣子东珠莹润生辉,品相可是万里无一!皇后娘娘那儿估摸着都没有,王爷您觉得怎么样?”

“……”

不是都已经吩咐下去了。

他揉了揉眉骨,淡声道:“你决定便好。”

-

福叔是一心要给自家王妃撑脸,可事实上,不管有没有那副东珠头面,明檀这准定北王妃,如今在京里已是极有排面。

准定北王妃这一身份,确实也极大程度满足了明檀的虚荣心。可每每思及嫁进王府之后的无穷后患,以及她尤为在意的品貌,她又难展笑颜。

这日周静婉与白敏敏过府陪她弄花,她举着把剪子,心不在焉地修着花枝。

与此同时,她嘴上还不停说着这桩婚事到底有多不得宜。

她这般心意难平,瓷瓶里花枝零散,自然也修剪得毫无清疏远淡之花意。

其实明檀更为中意舒二公子这事儿,白敏敏理解。但她不大理解,定北王殿下哪就如她所言那般不堪了。

白敏敏疑惑道:“你这一口一个莽夫,你见过他?”

“怎么没见过,上元宫宴不是见了。”

“……?”

“我坐得可比你靠前不少,我都没瞧清,你瞧清了?”

明檀又是利落一剪:“这还需要瞧清?你不记得他对顾九柔说什么了!”

“婉婉上次不都说了,那是陛下有意要收拾承恩侯府,定北王殿下想来也就是顺势而为而已。且那回宫宴我坐得还算靠前,趁人不注意偷觑了眼,虽然没看清,但远远瞧着定北王殿下也是极有威势的呢。”

明檀:“我爹你是不是也觉着极有威势?五大三粗的可不得有威势,野豕你也觉着有威势!”

周静婉掩唇轻咳:“阿檀,既未谋面,你这可是对未来夫婿有偏见了。”

她能不有偏见么?

出言嚣张狂悖,杀人毫不眨眼,信重的下属也是沈玉那般的愣头青,这夫婿能好到哪儿去。

见明檀这般抵触,白敏敏忽然提议道:“不然这样,咱们找个机会,先去偷偷瞧他一眼,怎么样?”

闻言,明檀手中的剪子忽地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