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肩膀借我

作者:鹿灵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一个好好的正儿八经的春游,被段青则一个突兀的吻打断后,就完全变了味道。

接下来的旅程里向微魂不守舍,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惴惴,几乎是半闭着眼逃也似的回了公寓。

徐叶羽八点多才回来,一回来就看到向微呈大字状躺在床上。

“怎么,今天是失去了梦想的咸鱼吗?”徐叶羽用足尖把她推着翻了个面。

“叶总,我今天忽然觉得人生失去了意义。”

徐叶羽坐在她床沿:“怎么呢?”

“就是说,如果说……”向微坐起身来,非常如履薄冰地问,“有这么一个人,她被人亲了,但是她那个时候没有躲,反而他妈的把眼睛闭上了,这个是个什么意思?”

徐叶羽沉默半晌,从她手侧抓了一包松子开始剥:“还能什么意思,喜欢咯。”

“可是在这之前她都没有心动过啊!”向微满眼难以置信。

“喜欢这种东西,又不是没感觉到就不存在,”徐·爱情专家·叶羽漫不经心剥开松子,“按照大多数女孩子的性格来看,既然那个时候没有躲,反而闭上了眼,证明是接受的。如果没有什么怕对方难堪或者因为气氛太好没反应过来,是很主观地接受了亲吻……在那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喜欢,也很正常。”

向微沉默,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

徐叶羽继续:“很多时候是感情存在着,但是当事人没有发觉,要通过一些事件才能感觉到。如果过后很久又重来一次,觉得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会接受,那就是喜欢没跑了。”

向微:“但是,男方平时就是非常臭脾气的一个人,总是针对毒舌那个女孩,为什么还要亲她呢?”

徐叶羽露出了看智障一般的目光:“还能为什么,因为喜欢啊。为什么他不毒舌别人,因为觉得没意思,只有在玩弄她的时候才感觉是有趣的——你前几天的总裁文白看了吗?欢喜冤家互怼生情知道吗?特殊对待就是一段爱情的开始。”

“玩弄的话不会太过分了吗?”向微咳嗽一声,“那个男的总是给她做很多工作,还总是检查她有没有在认真工作,还老是质疑她呛她……”

徐叶羽反问:“你觉得不这样,他们两个能有故事开始的可能吗?借机产生交集而已。”

“再说了,”徐叶羽又说,“我觉得段青则对你也挺好的啊,只不过就是喜欢听你骂他,假意跟你生气然后再放过你罢了。他也没真的对你不好啊,加班了会把你送回来,请你吃晚餐,收回你的房子也不过是说说而已,最后还不是放我们回来了。”

向微一听徐叶羽带入自己了,慌忙撇清道:“怎么忽然说到我了?我说的这个事它不是我自己经历的,是我一个朋友来着。”

“你觉得我还会信‘我有一个朋友’系列吗?那人不就是你自己么,你以为我跟你这几年白待了?”徐叶羽拍拍掌心,状似无意问道,“段青则在哪亲的你?”

向微蹬起双腿,捂住耳朵开始抗拒道:“不听不知道不想说不是我。”

“……”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向微仍旧心有戚戚。

但无法避免地,还是被人叫去了五楼的办公室。

反正不过就是一死,死就是辞职,向微疯狂给自己打气,然后推开了办公室门。

里面一派安宁,段青则正在里面煮茶。

见向微进去,他拉了把椅子,示意她坐下。

向微也不知道这人又在玩什么花样,坐下了,看他倒了一杯茶放在自己面前。

向微看着那杯茶:“这什么意思?”

赐鸩酒一杯让她服毒自尽是吗?

段青则不置可否:“先喝。”

向微喝了一口,花茶清香,带一点甜味儿:“然后呢?”

“好喝么?”他像是在打太极。

向微心道,我敢说不好喝吗,那不是在找死吗?

“还可以。”

“那我以后每天都给你煮。”

向微吓了一大跳,一口茶呛在喉咙口,差点以为自己聋了。

不知道为何二人角色置换,她扶着桌子咳嗽道:“什么、什么、意思……”

她是真的被这不走寻常路的对话弄的不知所以了。

段青则放下手里的杯子,扯了张纸巾给她:“想让你做我女朋友的意思。”

所以现在在尝试着尽一些男朋友的义务,给你煮茶,也会对你很好。

向微愣住:?????????

“不是,您别跟我开玩笑,我、我不在意昨天那什么,您不用觉得良心有愧对我负责,谁还不是个成年人了,这没什么,真的。”

她吓得敬语都用上了。

“不是良心有愧,认真的。”段青则看着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他也不清楚,大概是一开始相遇的方式太鬼马,他只是站在老板的角度,想让这个实习生做的事多过自己的自恋。

可事情的发展逐步不受控制,从她在他面前枕在手臂上睡着开始,他变得不自觉用各种方式加多他们之间的互动,再然后,昨天下午,她第一次向自己提出那种朋友间闲聊才会抛出的问题,问他怎么才能变得幸运。

那一瞬间,理智倏然消失,遵从本能,双唇相贴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才意识到这不再是玩笑那么简单——

他喜欢她,在他自己还没来得及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她了。

他素来都是雷厉风行的人,工作时候斩钉截铁从不优柔寡断,对感情也一样。

确定了心意,就应当告诉她,哪怕不知道她的想法。

向微看段青则的表情也不像是开玩笑,咳嗽了几下,说:“那个什么,我虽然是个小职员每天喊穷,但是也不是真的缺钱,也不需要那种太不平等的爱情……”

他皱了眉:“什么是不平等的爱情?”

“比如,你一个月给我多少钱,我负责跟你那个什么,然后完了之后别人都不知道我们俩的关系,等你玩厌了我也不烦你,安安静静拿着分手费离开,我们的利益合约就到此结束,”举例完毕,向微抓抓衣摆,“我不太需要这种的。”

“……”

“你在想什么?”

向微更紧张了:“不、不是这种吗……”

他不是准备包养她吗?

“不是包养,也不是金主,是正常的男女朋友之间谈恋爱,”他越过半个桌子,俯下身来凝视她,“光明正大的,平等的恋爱。”

向微花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而后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没有发烧?或者昨天下车的时候,不是差点被门夹了吗?”

“……”

男人皱着眉,夹着一层薄薄愠怒:“我现在很清醒。或者,你是在怀疑我从几个月前就开始得病了?”

向微笑了声,感觉这个消息比自己被录进博嘉还可怕,摸了摸脖子,这才说:“那、那我回去考虑一下。”

他点头,放她落荒而逃。

她的考虑本身就是个万金油似的回答,因为事发突然,她对他这个追求是否认真还存疑,所以也只能先观望。

如果他不来主动问她考虑的结果,那应该就是后来清醒了;如果还来问她考虑得怎么样,那应当就是认真的。

她给自己留了时间,同样也给他留了思索的时间。

三天后,临近午休时向微正在搬资料,手机夹在脖子和耳朵中间,抱着一摞资料往前去,还不忘对那边说:“好的,我检查完就给你……”

不知道是谁开了窗户,风涌进来,把她手里抱着的纸吹得四下乱飞。

她也不知道应该先把东西放在一边,把电话挂了再捡纸,还是应该先捡纸,再挂电话。

人正杵在那里的时候,面前出现一双熟悉的鞋。

来人把吹散一地的纸都捡起来,整齐摆回她手里,一只手压在纸上防止再被吹跑,另一只手代替她酸软的脖子,给她拿好手机贴在耳边。

向微飞快地说完,对面挂了电话。

段青则把她的手机放在那一摞资料上,而后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

别说同事了,向微自己看着都觉得是见鬼了。

向微跟在他身后,看他把资料抱到自己工作台上,而后段青则转身问她:“三天半了,考虑得怎么样?”

向微早以为他思索清楚利弊之后放弃了,哪想到他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如果还没考虑清楚的话,我下午再来问一次,”他说完,又看到她指腹上的一道印子,“这里怎么了?”

向微老实交代:“刚刚搬纸的时候被划了一下,没关系,不碍事,我等下自己贴个……”

他怎么可能等她说完,早就从自己熟悉得不行的她的左手边抽屉里取出一个创可贴,给她贴好。

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而他呢,放下一句“我下午再来”,便自如地离开了。

小同事代替大家挤眉弄眼:“你们……什么意思啊?”

向微比她还不在状况,耸肩:“你问我,我问谁去呢?”

经过一下午的自我分析加徐叶羽的分析加同事们的洗脑,向微这才缓缓接受,可能段青则他,的确是认真的。

徐叶羽发消息来:【如果你喜欢,就勇敢上,身份在爱情面前不是问题。他各方面条件也都挺好,你怎么样都不吃亏,还犹豫什么?】

这句话像是点醒了她——对啊,无论怎么样她都不吃亏。况且自己好像还有那么一点喜欢,他的心意此刻看来也是认真的,那为什么不试着接受一下?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只是想玩玩感情,她察觉到不对及时抽身就好了,反正及时止损这种事她也不是没做过。

更何况,他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认真。

那天下午,在段青则的办公室里,略有沉吟后,向微说了好。

表情一直以来都臭的要死的男人终于有展露笑颜的趋势,然向微却飞快道:“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想法想说……”

“我知道。”

还没等她说完,段青则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黑卡递给她。

向微:“…………………………”

“不是这个,”她满头黑线地把卡推回去,“就是,在一起之后,建议你去读一下是夜习习的一些言情小说。”

毕竟徐叶羽的小说男主都是标准的完美男友,让段青则看看,有利无弊。

段青则沉默半晌,似乎在等她:“没了?”

“没了。”

“可以,”他说,“今晚我就让秘书去买,明天就开始读。”

向微满意地点头,又靠近两步,说:“可是……我既没有钱,又不是很有权,也不是特别聪明,为什么是我?”

他启了启唇,她以为他会说一些好听的,譬如因为你长得好看身材好智商也不低而且看起来挺有潜力以后肯定能升职……

谁知道,他只是言简意赅道:“没事,这些我都有。”

“…………”

这是想气死谁啊?

他拉开抽屉,伸手招呼她去到自己身边。

向微站在他身侧,见他从盒子里取出那一枚女款的手镯给她戴上。

向微要躲:“不行,这才刚开始呢,我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不是礼物,只是家里给我未来女朋友提前准备的而已。”

她的手停住,没想到他给自己规划了那么远,甚至还划进了同他家庭有关的物什中。

“男朋友这个角色,我因为没有经验,所以不一定会做得很好,”段青则认真道,“但是你说的那些我都会去读,会尽量学习,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

向微怔了怔,后知后觉说好。

段青则笑意漫开:“所以,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要记得告诉我。”

手镯戴好,折着斑斓日光落在她手腕上。

向微挪了挪手腕,段青则看过去,发现这个提前替“女友”挑选的礼物格外合适。

看着手镯的时候,他忽然想起,这套手镯的设计师,给这款起名叫做“余生”。

山高水迢,往后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向微X段青则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