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作者:舞荧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狂欲总裁61

下了飞机,雷鹰牵著穆非雪一脸笑意地从专门通道步出,两个人亲密地偎在一起,看到恭敬地在那里站著的郑管家,他身後三辆黑色奥迪一字排开等在门口,雷鹰柔和地对著穆非雪的笑脸瞬间变了变,穆非雪也察觉到了,循著他的眼光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带著深思的眼光在她身上绕了一圈,才恭敬地对雷鹰道:“少爷,老爷要见您。”

穆非雪看他沈下的脸色,心也跟著沈了下去。

********************

“把门关上!”

五十多岁的雷砺严声音亮如洪锺,震得外面的佣人们面面相觑,郑管家犹豫著要不要帮少爷搬救兵,因为老爷这次好像真的很生气,怕是要发生大事了。

雷鹰倔强地站著一动不动,扭头去看窗外。

雷砺严一看见他这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古董花瓶飞了过去,砸在他身上,掉下来,碎了。

雷鹰沈著脸,无奈地转身把书房的门关上。

郑管家一瞧这阵仗就知道不得了了,老爷的脾气不好下手没有轻重,得去找个人来劝劝,老太爷不成,他脾气更坏,而且年龄大了不经气,要是有个好歹就坏了,看来也只能找夫人了。

一叠资料扑头盖脸地扔了过来,他伸手一挡,那叠东西落在脚边,他瞄了一眼,早就知道这边已经乱翻天了。

“这是什麽?!”

“上面的报导是真的……”

话还没说完,雷砺严一巴掌狠狠地甩了过来,“你还真有脸说!”

“你这次又在搞什麽,竟敢做出这种事?!我们雷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爸,我这次是认真的……”他皱著眉想要解释。

雷砺严暴怒地打断他的话,“你在外头那些个风流帐我不想管,也管不了!可是你看看你最近到底是怎麽回事,公司的事务荒废了不少,三天两头给我上娱乐版头条,我这老脸被你丢得……现在倒好,你还敢给我擅自娶了这麽个女人回来!”

他们雷家一向家风严谨,从来没有出现过其他上流家族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混事。这个儿子虽然平时胡闹了点,但是也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事,而且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年轻人爱玩,还没有结婚,他也不会过多地干涉他,可是现在看看他放手不管的後果是什麽,他一声不吭地给他娶了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爸,我都这麽大了,难道连婚姻自主权都没有吗?我承认我们不该没有得到你们的同意就擅自结婚,是我的不对。不过婚礼我已经让潘汛著手准备了,就在两个星期後,不会让雷家丢脸的。”

“好,好,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那我也告诉你,婚礼用不著准备,那个女人我们雷家不会承认的!倒是我给你两个星期的时间,你给我和她断个一干二净!”

雷鹰凝著脸,目光湛然地看著他向来敬重的父亲,不吭声。

雷砺严端详他儿子认真的脸好半响,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你这是要和我反抗到底了?”

“我没有故意要反抗您。我……我爱她,我绝对不会和她离婚!您都还没见过她,为什麽就一味地要反对呢?”

“那种女人不看也罢!”

“爸!”

雷砺严看他凶狠起来的表情,摇头叹气,他的儿子固执起来谁的话都不肯听,他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资料袋,“雷鹰,我不得不说,你这次看人的眼光太让我失望了。”

雷鹰孤疑地接过纸袋,抽出资料,上头的内容看得他皱起眉头,抬起头,非常恼怒,“爸,你调查她?!”

“你一声不吭给我娶了这麽个女人,我连查查都不行了?!”

“行,当然行,您喜欢就好!”他满嘴嘲讽,“可是我不觉得那些有什麽问题,我不介意!我和她半斤八两,正好相配!”

“配什麽!”雷砺严一听他这样说立刻暴跳如雷。

“你一个哈佛的博士,她一个连高中都没上过几天的小太妹;你是我们雷家唯一的继承人,她呢,一个连生父都羞於承认的私生女。就算不计较这些,你起码要给我们找个干净点的吧,这麽滥交的女人你也不嫌脏!”

“爸!”雷鹰咬牙,眼泛红丝,“永远都不要再诋毁她。脏的是我,是我配不上她!”

“砰”地好大一声雷砺严拍桌站起,“你,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我看你是被那只小狐狸给迷得神志不清了。你知道她勾引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师,还为那个老师堕过胎吗?这种人你也敢要!她才几岁就做得出来这种事,你以为她会安心一辈子跟著你?!”

雷鹰怒极反笑,“爸,看来您的征信团队该换人了,这麽不实的资料都敢交给您。她跟我的时候连接吻都没有过,何来的堕胎之说。”

“这种话她说你也信?”

“爸,你也是男人,这种事情你儿子会不知道真假?”

雷砺严一窒,好半响才说:“那她像个花蝴蝶一样周游在无数男人之间总是没错吧。”

“所以说和我正好相配啊。”

“那能一样吗?你是男人……”

“男人怎麽啦?男人就可以在外边花天酒地、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女人就该乖乖在家恪守礼节、相夫教子是吧?”雷砺严话还没说完,书房门便被推开,千娇百媚的女声脆生生地说道,听得人不仅猜想她到底有怎样的一副花容月貌,可是雷砺严反被吓出一身冷汗。

狂欲总裁62

“老婆,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凶猛的老虎立刻变得像小绵羊一样怯懦。

老婆大人明明和朋友出去逛街了,他也是确定过才敢对儿子下狠手的,这下好,今晚又要睡书房了,他恨恨地瞪了门外的郑管家一眼,不用想肯定是这个报马仔干的好事!

“妈!”雷鹰看到来人,立刻松了一口气,讨好地抱住一向疼他疼得不像话的母亲。

殷明月女士,今年四十有三,在老公的保护呵宠下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出头,成熟妩媚的风韵经常吸引到跟她儿子差不多年龄的男人搭讪,惹得老公捧醋狂饮。

她是二十多年前知名女星,十六岁凭著一部《青萍》红得家喻户晓,清纯美丽的她迷倒了当时不少的少男芳心,可是却在十七岁事业正巅峰的时候激流勇退,嫁予雷砺严为妻,回家相夫教子去了。

不知道的人以为她有多伟大、多爱自己的丈夫,难怪当时上流社会有名的花花大少都被收复了,婚後绯闻绝迹,变成顾家的新好男人,夫妻俩真可谓是缱绻情深的一对好模范。

而事实上却是霸道鸭霸的豪门子弟耍招,设计不想那麽快要孩子的小女友怀孕,让她不得不放弃辉煌的事业,当黄脸婆去了。

这件事被殷明月记恨了半辈子,而雷砺严也被他厉害的小妻子欺压了半辈子。

天知道他有多後悔生了雷鹰这个臭小子,如果说老婆的事业影迷是他们之间的电灯泡,那麽雷鹰就是个十亿万伏特的超级电灯泡!

自从有了这臭小子之後,老婆一大半的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可怜他这个为人夫的还得等老婆心完儿子的事後才能分得她一点点的注意力。

殷明月儿子俊脸上的红印,迷人的凤眼转向丈夫时顿时凶恶无比,“那你是什麽意思,趁我不在的时候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她心疼得红了眼。

雷砺严看了顿时急了,“你不知道他娶的那个女人……”

“我知道,不就是爱玩了点嘛。怎麽,只许你们男人可以玩,女人就不行啦?而且儿子刚不是说了吗,人家可是清白的好女孩,配你们雷家的花心男人还嫌被糟蹋了呢!”

“你……真是越说越不像话!”雷砺严知道自己又踩到地雷,等下要被翻旧账了,现在最好要先发制人,“儿子养这麽大你就不想帮他找个优秀点的伴侣吗?那女孩除了脸蛋长得还可以,其余的本没一样配得上他。”

殷明月绷著脸不说话,直到雷砺严被她瞪得毛毛的,才缓缓地说:“我记得结婚前你也跟你那帮狐朋狗友说过我也只有脸蛋长得还可以,那你最後还不是把我娶进门了?”

雷砺严心里暗暗叫苦,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真没想到八百年前讲过的混话能被妻子记到现在,想起那时候被她拒之门外的半年把他折磨得……他已经可以预见未来一个月不能抱著老婆热乎乎的身子睡觉的惨状了。

都怪这不孝子惹出来的混事,这下好,事情没解决,他倒先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把亲亲老婆给得罪了。

他苦著脸道,“那麽多年前的事你还提它做什麽,我那时候不是瞎了眼没看到夫人你秀外慧中、优雅贤淑的优点嘛。现在情况可不同,那女孩能和你比吗?”

天知道这秀外慧中、优雅贤淑到底是不是殷明月的优点,不过现在多说好话总是没错。

“怎麽不能比,我说你这些什麽乱七八糟的资料能信吗?真正了解一个人要经过深入的相处,这个道理不用我教你吧!”殷明月拿起散落在书桌上的照片,“而且我看这女孩长得好,明眸皓齿、聪明慧黠,以後给我们雷家生的孩子不知道有多出色。”

喜滋滋的模样仿佛已经看到了孙子孙女环绕膝下的天伦美景了。

雷鹰喜不自胜,只要他妈同意的话事情就成了一大半了,他们家是女人说了算。至於爷爷那边嘛,他一向支持自己的决定,加上妈妈帮他们美言几句,事情还怕不能成吗。

雷砺严看见雷鹰得意的模样就更加生气了,他在这个家还有没有一点地位了,老婆管不得,现在连儿子都不能教训!

“反正我不同意,你想要个乖媳妇给你生个聪明伶俐的孙子还怕没有好人选吗,早一阵子东联的主席还在探我口风,他的小孙女刚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毕业回国……”

“我就知道你这铜臭商人!你就是想逼著儿子去搞什麽商业联姻是吧?有我在,你想都别想!你还嫌雷家的事业不够大,把我儿子累得不够呛啊?!”

“我是他爸,我能不顾他的幸福只想著钱吗?这件事……你不懂,反正你不要管,我做主就好了。”

“儿子是我生的为什麽不能管?”

“你……”雷砺严被气得头疼,“唉!这件事没有你们想的那麽简单,就当我同意好了,那女孩家里那关也不好过。”

“那边本就不是个问题。”雷鹰从没打算要把穆非雪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放在眼里,就算他要反对也拿他们没办法,穆非雪已经成年了,而且又不跟他姓。

雷鹰不明白父亲什麽时候也会顾忌这些了,他一向不是教导自己只要看上了就要努力去争取,即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的吗?

“那要是摩洛哥的王子要跟你抢人呢,这样还不是问题吗?”

雷鹰危险滴眯起眼,“这是什麽意思?”

“你该去问问你那个宝贝老婆,什麽时候和那个王子勾搭上的。我倒不明白了,她那样一个女人还能让你们一个两个都这麽著迷,据说宁楚熵已经答应了摩洛哥皇室要和他们联姻了,你自己看怎麽办。”

这下殷明月激动了,“你这是什麽话,难道我儿子会比不上那个什麽爪哇国的狗屁王子吗?”

“反正在人家爸爸眼里是比不上。”雷砺严语气里似乎有一丝幸灾乐祸,突然皱起眉头,话锋一转,“我记得我说过不准你讲脏话的。”

殷明月转了转眼珠子,故意跳过他的话,拍拍雷鹰的肩,“儿子,妈妈站在你这边,去把我儿媳妇带回来,让那个什麽爪哇国的王子见鬼去吧!”

“只怕你现在去也找不著人了。”雷砺严很明显地笑得很开心。

母子俩既惊且怒地异口同声:“你又干了什麽好事?!”

狂欲总裁63

“二小姐,老爷让您换件衣服下楼,有贵客来访。”女佣战战兢兢地对百无聊赖仰躺在大床上闭目养神的穆非雪说道。

“不去。”她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老爷说这个人您也认识的。”

穆非雪倏地睁开眼,难道是雷鹰来找她了?老狐狸怎麽肯让他进来的?

她跳下床,光著脚丫子嗒嗒嗒地往楼下奔去。

纯白的希腊式连身睡裙衬得她身姿飘逸优美,又长又鬈的头发凌乱慵懒地披洒在身後,光著的雪白玉足踩在地上,小脸上因奔跑浮现两朵淡淡的红晕,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兴奋,让楼下的人以为看到了天使。

凌诺斯终於如愿以偿地又看到了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儿,兴奋地喊,“雪,我好想你!”

“不是让你换衣服吗?这样像什麽话!”宁楚熵看到女儿穿著睡衣就下来直皱眉,忍不住呵斥。

穆非雪停下来,茫然地发现找寻不到熟悉的高大身影,失望地垂下嘴角。

“雪!”凌诺斯等不及她过来,冲到她面前。

穆非雪愣愣地看著他深绿色的眼睛,觉得好熟悉。

“雪,你不记得我了?”凌诺斯失望地垮下俊脸,“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恍然地睁大眼,“是你?”

看她终究是没把他忘光了,凌诺斯又咧嘴笑了,“对呀,是我!”

突然在这里见到他简直让人莫名其妙,要不是他那双眼睛和那句“救命恩人”让人有点印象,穆非雪早忘了地球上还有这麽号人物了。

“你在这里做什麽?”

“来找你以身相许啊。”他说著的似乎是玩笑话,眼神却认真无比。

“别闹了。”穆非雪简直懒得理他,转身想上楼。

“嗳,不可以走,”凌诺斯忙拉住她,“我真的是来找你的。”

穆非雪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她都已经够烦了,失踪了三天,不知道鹰会急成什麽样,偏偏老狐狸好像铁了心不准她离开,安排了一屋子的守卫,让她伺机逃跑的机会都难以找到,只能窝在这里干著急。

“小雪,不可以对客人这麽没礼貌。”

穆非雪孤疑的视线在两个男人之间徘徊,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语气很不好地问:“老狐狸,你又想干什麽坏事?”

“你是这样跟爸爸说话的?” 宁楚熵对她的态度不满。

“不然咧?”穆非雪更不满,“你无端端派人把我捉到这里,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说,连电话都不让我打。你当我是人犯吗?就算是人犯也有放风的自由吧,你没有权力这样对我!”

“我可是你爸,当然有权力管你!你一天不答应跟姓雷那臭小子断了就一天都别想出去,给我在这里好好反省。”

穆非雪嗤笑,“你都把我丢在外面自生自灭五年了,现在才来展现你伟大的父爱,会不会迟了点?而且我已经18岁了,我有自由决定跟谁在一起、和谁结婚。我现在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和他分手的,有本事你把我关一辈子啊!”

“好,好,你就跟我强,那你就在这里反省一辈子!”

“不行!”反应最大的是凌诺斯,“那我怎麽办?”

“有你什麽事啊!”穆非雪朝他吼。

凌诺斯出其不意地抱住她,“雪,听你爸爸的话,跟那个花花公子断了吧。嫁给我,我会对你好的。”

“你在说什麽,”穆非雪用力推开她,“你疯了吗?”

“我没疯,”他站在那里,额前的黑发有几缕垂了下来,绿眸中有著一抹受伤,让人看了不忍,“我是认真的,你爸爸也答应把你嫁给我了。”

穆非雪觉得好笑,转头看宁楚熵,“你们这是在耍我吗?”

“小雪,爸爸是为你好,那个姓雷的臭小子本配不上你,你等著,不出一个月,他身边很快就会有别的女人了。可是诺斯不一样,他已经跟我表明他的诚意了,他是真的喜欢你,和他在一起,你会幸福的。”

在其他人眼中,雷鹰或许是个人人都巴不得攀上点关系的乘龙快婿,,宁楚熵承认,除却他把自己女儿拐走这一点外,他的确是个很出色的年轻人,家境满分、学历满分、外表满分,更重要的是他不是个只会依靠家里吃吃喝喝的二世祖。

只是他那辉煌的情史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加上他还胆敢在他两个女儿之间纠缠不清,他不知道其他当父亲的接不接受得了,可是放在他宁楚熵这里就是十恶不赦,负一万分都不止!

更何况现在出现了一个各方面条件比起雷鹰都毫不逊色的凌诺斯,单凭他毫不介意女儿已经嫁过人这点就足以看出他的真心了,而且据他派到摩洛哥的人反映,这个年届二十,集万千宠爱於一身的摩洛哥皇储,是出了名的洁身自爱,长这麽大竟然还没有过一次恋爱史,可他这次竟然能够这麽坚决地向他父母争取,准备充足地来跟自己要人,让宁楚熵不得不相信,只有他才能真正地给自己女儿幸福。

这一切简直让人觉得太荒诞了,穆非雪收起笑脸,摇摇头,“我懒得跟你们说,我要上去休息了。”

“我跟你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进去…”

狂欲总裁64

夜半。

房内盈满温暖的宁馨气息,洁白的月光映衬在床上女人的雪肤上,圣洁而神秘,就连晚上的凉风也像是害怕侵扰了她的安眠,只轻轻拂动白色窗纱。

高大的黑影迅捷而无声地接近柔软的床铺,长指著魔地在女人的五官及裸露出来的肌肤上细细逡巡,感觉自第一次看到她後便无法抑制的情欲更为鼓胀炽烈。

在夜店的她妖娆而美丽,如同曼陀罗般有毒而诱人,不断扭动摇摆的身姿让人想入非非;这次见面的她似乎被娇养得更为鲜嫩欲滴了,小女人的妩媚慵懒由内而外散发出来,整个人透露出一种令人窒息的诱惑。

墨黑羽睫掩盖著的美眸每夜每夜地勾著他,很多个夜晚,他都在想象著与她做爱的情景中迸发出激烈的高潮。

她嫩白娇小的身子被他压在身下,用男人最是邪恶的那活儿一下下地刺入她柔软湿热的最深处,她笔直漂亮的小腿会紧紧地缠著自己的腰身,雪靡地在自己厚实的膛下晃荡,她无比快乐地与他水交融在一起,这张小嘴溢出的呻吟声又该是多麽地美妙……

麽指轻轻地勾画著她美好的唇形,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人儿此刻真真切切地躺在了他面前,纵然她对周遭的一切毫无所觉,仍阻挡不了他汹涌澎湃的情思。

手背摩挲她的脸颊,那天晚上那粉嫩温暖的触感似乎今天还停留在唇边缠绕不去,彷佛是下意识般,在他回过神来时嘴已经贴上她的颊。

火热的视线对上她诱人地泛著粉红色的唇,他轻轻地呢喃:“小东西,我一定要让你变成我的。”

灼热的双唇覆上那让他遐想已久的小嘴,温柔情动地辗转缠绵,舌头微微地探了进去,沈睡中的美人无意识地微启小嘴,这对男人来说却更像是一种默许和鼓舞。

於是舌头挑开她的唇长驱直入,搅动她口腔内诱人的清甜,似乎感觉到口中有异物的放肆闯入,穆非雪不舒服地嘤咛出声,眉头微皱,他却放任自己张狂的掠夺,一点都不想放开。

半响,他才稍稍抬起头,在她耳边呢喃低语,“My oriental princess.”

穆非雪不安地哼哼唧唧著要醒过来。

侧过头,他再次堵住她被吸吮得红红的嘴,举起手中的手机,把这缠绵悱恻的一幕一连拍了好几张。

“唔……”穆非雪张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到上方高大的身影,一时搞不清楚现在是什麽情况,等反应过来时顿时倒抽一口冷气,用力推挤开他不断压过了的身体。

“你……”她紧张地睁大眼,“你想做什麽?”

她第一次发觉眼前这个男人其实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无害,眼睛沈静深邃得如同要把人吸了进去,高深莫测的不知道在想著什麽。

凌诺斯笑著抓住她惊慌似小猫乱挠的手,压低声音凑近她耳际,“一个男人深夜进入一个女人的房间,还把她压在身下,你说,”他轻舔她的耳垂,“他想做什麽呢?”

“你……”男危险的气息让她感官都警惕起来,於是奋力地挣扎起来。

但见他纹丝不动,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识到男女体力上的差距,但还是让她懊恼极了,嗔怒地命令,“你快放开我!”

凌诺斯却似乎在观赏著什麽有趣的事物,始终笑睨著她。

“我叫你放开……”

“如果我现在要了你,他会发狂吧?”他很认真地看著她说

穆非雪倒抽一口冷气,“你敢!”

“没有人告诉过你,男人,特别是非常渴求跟你做爱的男人,是经不起挑衅的吗?”

他只手固定住她的脑袋,俯下头,立刻以行动印证他到底敢不敢。

“唔……”

“凌诺斯!不要……”

“!!”他终於抬起头,玩味地抚著渗著血丝的唇角,“你真是一只不乖的小野猫的啊。”

穆非雪终於害怕起来,她之前怎麽会以为他无害?他简直就是一头伺机偷袭而潜伏著的野兽啊。

“上次,你不过是给你的朋友一个安慰的拥抱,他竟那样对待你;这次……你想,他会嫌你脏,把你抛弃吗?”

穆非雪哆嗦著双唇,“……他不会……”

他立刻笑了,“看,你也对他没信心。”

他强拉她坐起来,盯著她的眼睛认真地说:“别怕,我不会强迫你,我不是他,我不舍得那样对你……我会让你知道,我比他更适合你!”

作家的话:

so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