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作者:舞荧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狂欲总裁50(限)

两个人亲密地偎依在浴缸中,穆非雪背靠著高大壮硕的男人,整个人依然晕乎乎的,眼睑柔弱地垂下,按摩浴缸中的水温度适中,一波波地舒缓她酸软的全身。

雷鹰拿著沐浴棉帮她擦著身子,那上头布满的红红紫紫让他既得意又疼惜,手上的力道不由地轻了又轻。

她半寐半醒的可爱模样看得他的心窝暖暖的,不断爱怜地亲亲她的头顶,又她的粉颊。

拿著沐浴棉的手来到她身前,洗著洗著又不安生了,大手著她的软,爱不释手,慢慢地,感觉又上来了。

穆非雪的身子陡然僵直,因为臀间被他硬硬的一顶著,她手忙脚乱地想要爬出浴缸,却被雷鹰手脚夹攻,动弹不得。

他一只手来到她腿间,稍一使力,便把她的大腿分得开开的,向前一挺身,前端半个头了进去。

穆非雪扭著身子不从,却让他更加进入了几分,自知力气是不可能敌得过他的。

她转过头睁著水雾大眼看他,撅著小嘴,“人家好累哦,不要啦!”

“唔!”他的回应是憋著一口气,狠力一下子把整挺了进去。

她抓著他结实的手臂,使力掐他,他太过分了!

他却笑得邪气,身下不停律动,哼哼地喘著气,“喔……小笨猪变成小野猫啦!”

穆非雪简直恨死他的好体力了,这个无赖!

在他无数次的教导下,她敏感得要死,即使再不想要,下身那处还是又湿又滑,紧紧地绞著他大的凶器,爽得他直呼过瘾。

她不停娇喘著,妖娆的在他身下喊叫,雷鹰眼睛都红了,重重的给了她一下,顶的她失声颤了起来。

雷鹰随即把她转过身来,抬著她粉嫩的娇臀,让她缓缓地坐下来。

“够不够深?”

他邪魅地问她,她却嗯嗯啊啊的只知道媚叫。

勾得他心底激颤,一下浅一下深地弄她,有时候只用欲龙的头部浅浅地,有时又抽出来只剩一个头部在里面,再重重的捣进去,整没入,又引导她扭著纤腰让他得以在里头旋弄她迷人的花心。

看著她的长鬈发随著他猛烈的动作一颤一颤的,他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她臀部,忽然受到这一下刺激的小女人尖叫著扬起了头,缩著小吮了他下身一会儿,热热的汁浇了上来,人就又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剩下的时间他完全自由发挥,在浴室里以各种各样的姿势摆弄著呈半昏迷的她,尽情地又折腾了两次。

穆非雪这次真的是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了,雷鹰把她折腾了大半夜,总算是心满意足,帮她洗净身子,终於舍得让她好好休息了。

他亲亲她额头,准备去浴室把头发吹干。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妈的!哪个神经病这麽不识趣凌晨两点打来骚扰人!

“喂!”他压著声音,但那头的男人也感觉到了他忍耐的火气。

殷英澈先发制人,“好你个重色轻友的家夥,你来Vegas多少天了,就没想想要见一下我这个这麽久没见面的兄弟?”

雷鹰咬牙切齿,“‘兄弟’,现在都几点了?”就算找他算账也不是这个时候吧,大家都是男人,他还这麽不识趣。

“两点而已,你这个夜猫子不是不用睡的吗,快点过来,我在‘雪翼’,有人想要见你……”他笑得暧昧,那头似乎还夹带著女人的声音,不待他回答便挂了电话。

“靠!”

他没好气地扔了手机,现在这个时候他只想抱著他的雪儿睡大觉,而不是出去见那个恶心兮兮的自恋男人!

狂欲总裁51

“雪翼”是一家私人俱乐部的名字,从外观看并不觉得它有什麽特别,只觉得它大得离谱,进去看了才知道内有乾坤。

偌大的场所包括了小到电玩区、机动游戏机室、雪茄房、酒窖,大到马场、赌场、温泉、桑拿室、高尔夫球场、spa美容中心、甚至连击场都有,令人不免怀疑其幕後老板的身份,一般人能随便光明正大经营这种枪支弹药生意的吗?

而且这里保全非常严密,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穿著黑色西装的保镖,以防不懂事的客人寻衅滋事。

不过和一般俱乐部不同的是,这里绝不提供声色服务,当然,会员自携伴侣的除外。

经过东司翼的苦心经营,现在世界上总共有二十多家“雪翼”的分店,每一家的格局都一模一样,他们几个朋友聚会时都会选择来这边,因为这里不仅各种娱乐设备都很完善,而且保全措施做得很好,无论他们做了什麽过火的事都不用担心明天会上报。

雷鹰打开他们专属包厢的门,就看见那个不识趣的家夥左拥右抱的享尽齐人之福好不快活。

“鹰少!您来啦!”

雷鹰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柔馥馨香的身子便扑进了他怀里。

那是一个脸蛋倾城、身段妖娆的绝豔女人,第一个能在好莱坞电影中担当女主角的亚洲当红女明星──Cylin Hu,胡嘉琳。

雷鹰定了定神,微微不悦地皱眉,警告的眼光向正邪笑著看著他们好戏的殷英澈。

殷英澈装傻地朝他摊摊手,示意不不关他的事。

毫不怜香惜玉地把人推开,雷鹰甩都不甩她,径自在殷英澈旁边坐下。

胡嘉琳恼怒的情绪在眼中一闪而过,但很快又换上了一张笑脸,缠上去坐下紧紧地勾著他的手臂。

雷鹰冷眼斜她,“坐远点。”

胡嘉琳一副泫然欲滴的可怜模样,本来就是个极度吸引人的尤物,现在添上几分楚楚动人,另每一个正常男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无奈雷鹰不是个正常男人,丝毫不为所动。

可能是雷鹰的眼光太沈慑人了,“好……好啦。”她有点畏缩地缩回手,不敢惹怒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温柔的时候好像会给你全世界,可是绝情的时候却会令你如置阿鼻地狱,巴不得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她看多了他对付敌人的手段,所以更了解他格中恐怖的一面。

殷英澈仿佛知悉一切地笑得欠扁,一脸暧昧,“Cylin,看来鹰今晚已经吃饱了,你没想头喽!”

胡嘉琳顿时警觉起来,她就知道自己的直觉没错,鹰少怎麽会莫名其妙把她给甩了,原来是出现了狐狸!

现在新闻报章闹得沸沸扬扬,说鹰少快要结婚了,可是怎麽可能!这个花花公子,除非世界末日,否则没有一个女人能够绑得住他。

依她看,那个胆敢放出假消息的女人很快就会玩完了,鹰少最是讨厌这种得寸进尺的女人,她就是深谙此道,才能跟在他身边三年多,她原本以为,就算他身边除了她以外还是女人不断,但应该多多少少对她有点迷恋,没想到他突然间就把她给踹了,什麽原因预兆都没有,教她怎麽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女人有那麽大的魅力跟她抢男人!

千万种心思在她心底转了又转,但她表面还是一副笑得甜甜的小媳妇模样,真不愧是演戏的,看得殷英澈自叹弗如,他的装逼功力看来还要再跟这位胡小姐多学学。

雷鹰又岂会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不过谅她也不敢在他眼皮底下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毕竟他能把她捧上去,也能把她摔下来,她最好不要触犯他的底线。

狂欲总裁52

“话说回来,你怎麽不把你那个传闻中的18岁小情妇带过来?”殷英澈倒是一点都不受他们迥异心思的影响,继续欠扁地煽风点火,“还是说,已经被你累瘫在床上起不来了?”

雷鹰森地瞟他一眼,沈声叱道:“胡说八道什麽!”

他的宝贝可容不得别人的一丝轻鄙,即使是他最好的朋友都不行,再敢冒犯一句,揍得他三天三夜见不得人!

殷英澈被他瞪得毛毛的,怕怕举高双手投降,“好了好了,当我没讲哈!”

看来他的好友这次是真的栽跟头了,过去他的女人甚至可以和他们几个朋友共享,现在这个……连开个玩笑都说不得?

他现在真是无限期待,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把这个嚣张狂妄的浪子收服。

胡嘉琳听著他们之间的对话,看到雷鹰的反应,心里咯!一下,终於明白到事态的严重。

早一阵子她当然也听说了那个“娥皇女英”的报道,但也只是一笑置之,觉得太无稽了,可是,现在……

原来,那个威胁她的地位的人竟是那个还是高中生的小女孩!

她怎麽不知道,鹰少的口味变成这样了?他以前不都喜欢像她这种有成熟风韵的女人吗?

不会的,他只是贪一时的新鲜而已,以前不都这样吗?他始终都会回到她身边的,想到这里,她又恢复了自信,凭她胡嘉琳的魅力,哪个女人能比得过她,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殷英澈看到她变了又变的脸色,不由觉得好笑,一个千人枕万人骑的婊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以为是男人都该拜倒在她裙下,一般的男人也许会这样,不过鹰嘛……

又有好戏看了!

殷英澈那个好事的贱样让雷鹰看了实在很想揍他,忍住自己很想打人的欲望,觉得呆在这里实在是浪费时间,他没好气地问,“人也见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只剩下那小妮子在酒店实在有点不放心,要是半夜醒来看不到他会不会害怕?她会不会又不安分地踢被子,房里开著冷气可是会感冒的。

想到这里他就有点心神不宁了。

这小子心思全放脸上了,殷英澈不由得调侃,“急什麽,你才出来一个锺头都不够,不用担心成这样吧?”

这哪里还是那个泰山崩於前都老神自在的商场大鳄,分明就是个初尝情滋味的小毛头嘛!

想当初,这家夥可是狂得跟什麽似的,除了他妈任何女人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好,终於踢到铁板了哈哈!

殷英澈在心里算计个不停,就是没想到他自己也是这种人,将来也会有这麽一个人把他制得死死的,教他既挫败又放不了手。

“去你的!有什麽要紧的事赶快说,没事我就要走了。”

“唉唉,别走啊。”

见他作势要走,殷英澈终於收起一副嬉皮笑脸,正了正脸色,“下星期二,死老头帮我办了个个酒会,你应该还没回去吧,来捧捧场?”

“让你认祖归宗?”他认真地问。

殷英澈冷淡地扯了扯嘴角,“你说呢?”

那家的儿子都死绝了,现在还不急著求他这个私生子回去吗?回去是会回去的,不过现在游戏规则他来定。

“我会去的。”他知道澈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也知道这一天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她’呢?也把‘她’带上?”殷英澈还是不改好事的本。

雷鹰犹疑,他还不想让雪儿太早曝光了……

“不可能连兄弟都不让见吧?”

想到那个小小人儿,雷鹰眉眼都是舒爽的,不置可否,“再说吧。”

狂欲总裁53

一袭淡绿色碎花宽肩带连衣裙,还不到膝盖的长度露出一双洁白如玉的细长美腿,腰间的一圈蕾丝收窄让她的纤腰看起来不盈一握,整个人散发著甜美娇俏的气息。

绝美致的东方人五官站在外国人的世界里毫不逊色,吸引了来来往往许多人的频频回顾。

雷鹰占有地圈紧她的腰身,满口醋意,“早知道不准你穿这件。”

她的香肩只有他能看,可是现在却便宜了这麽多的登徒子,那些流连在她雪肤上的目光让他恨不得鸣枪示警:全都给我闭上眼睛!

穆非雪“扑哧”一声笑了,这男人,她这件衣服走在街上算是保守的了,大热天,很多开放的外国女人穿著清凉得露出大半个脯在外,人家也自在得很哪。

他穿著跟她同色系的上衣,白色的休闲长裤,一副翩翩贵公子模样,穆非雪穿了高跟鞋刚好到他肩膀,两个人站在一起既般配又养眼极了,特别是雷鹰对她呵护周到,实在是羡煞旁人。

雷鹰瞪著虎眼又吓走了几个人,把她抱得更紧,“笑什麽,你这坏东西,很高兴这麽多男人偷看你是吧?”

“说什麽呀!”

穆非雪娇嗔地轻捶他一记,这个大醋桶!

很快地她被一旁橱窗里的物品吸引住了目光,眼睛亮晶晶的,“你看!”

“喜欢就进去买下来。”

雷鹰的态度可有可无,她就是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小物品,别的女人喜欢的珠宝首饰她反倒兴致缺缺,奇怪的小女人。

穆非雪的细眉皱了起来,“还是算了,好贵哟。”

这家店太亏人了,一个小小的用珠子做成的手机吊饰竟然要三十美金,去抢还快点。

雷鹰实在是爱极了她的傻气,过去哪个女人不都巴著他买这买那的,成百上千万都是小意思。这小女人居然还会想帮他省这点小钱。

“这点钱我还付得起。”他拉起她就要往店里走去。

“不要啦,你这个冤大头!”穆非雪把他拉走。

雷鹰无奈,只得向一直跟在身後的人使了个眼色。

保镖之一欣羡地看著前方的一对佳偶,“老板真幸福。”

这位小姐虽然年纪小了点、有时候又刁蛮了点,让他们老板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人漂亮又不贪财,也不会对他们呼呼喝喝的,还算是个好女人啦。

另一个保镖白他一眼,冷嗖嗖地道,“不过是个女人。”

在他看来,老板这麽宠她,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将来不知道还会为她做出什麽疯狂的事来,只怕到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会遭殃了。

不过,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好老板和……那个女人,其他的就不关他的事了。

穆非雪对著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搔首弄姿,向他展示一套套他亲自挑选的衣服,他眼中的惊豔和迷恋让她身为女人的虚荣心得到莫大的满足,兴致高昂地满足他的要求。

不过,这只是刚开始……在试了一件又一件後,穆非雪发现她好像永远都换不完那些衣服,天哪!这男人是要把整家店买回去吗?!

她嘟著小嘴,重重地在他身旁坐下,“好累哦,我不要试了啦!你上次买了一堆还有很多件都还没拆标签,随便挑几件算啦。”

雷鹰她粉嫩的小脸,他就是喜欢宠她,就是要给她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几件衣服算什麽,还有更多的惊喜等著她呢!

他对一旁的店员吩咐,“那就不试了,把这些衣服都包起来吧。”

那店员连连称是,高兴得眉眼都笑开了,这个月奖金恐怕会翻几番。

穆非雪拿他没办法,什麽都自作主张,而且花钱如流水,奢侈得要死,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家!

“别扁嘴了,”雷鹰亲亲她,“还有一件没试呢。”

“什麽?”穆非雪不解,那些衣服不都让人包起来了吗?

“来。”雷鹰半搂半强迫地把她带进更衣间。

“你干嘛啦!”

已进更衣间他就把她裙子背後的拉链拉下,吓得穆非雪连忙双手护住身前,他不是要在这里发狂吧?!

这里可是在外面诶,那个店员搞不好会随时冲进来的,他最好不要给她在这里乱来哦。

“我想看你穿这件。”他从裤袋掏出一团黑色的布料。

“什麽呀?!”

穆非雪一把夺过,脸都黑了,恶,这也算是衣服吗,要是现在穿给他看她还能走出这里吗?

而且这色情狂什麽时候拿了这条睡裙的,她刚刚明明很凶狠地否决了他的兴致勃勃的。

“我不穿!”

“小猫,你不穿我不让你出去哦,在这里呆久了我也不知道会干出什麽事来,你也知道,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

“那你到底要怎麽样嘛!”

“两个选择,”他伸出两只手指,“一是在这里穿,二……回去穿。”他暗示地眨眨眼。

就知道他没这麽好说话,怪不得刚刚她说不准买这件的时候难得地听话,原来还留了这手,真是大老奸!

“我不穿哦,你再不放我出去我要叫非礼啦!”

穆非雪才没这麽容易上当,而且次次都这麽容易被他得逞,她以後还怎麽做人啊。

雷鹰邪邪一笑,突然很暧昧地叫道,“宝贝,你好软好香哦……”

穆非雪捂住他的嘴,“好了好了,回去穿给你看!行了吧!”这流氓!

雷鹰笑得像只偷腥的猫,雪儿真是太可爱了!

他当然没有兴趣在这里表演活春给人看,只不过是为今晚的福利争取一下而已,这小妮子,这麽不经吓。

狂欲总裁54(限)

高大壮硕的男人浑身赤裸,修长四肢霸道地伸展半躺在大床上,匀称古铜色的肌闪著光泽,光滑又弹十足,呈现出坚实的健康。经常运动的肌展现著力与美,腹部的六块肌更是雄浑结实。

他全身散发著王者霸气以及掠夺的气息,狭长黑眸满是情欲,一双魔魅的邪媚眸子火热地盯著那个埋首在他胯间努力地取悦他的小女奴。

穆非雪肤白胜雪,在感的黑色情趣内衣的映衬下更显诱人。

两片薄薄的布料很勉强地只能遮住一半高耸的房,雪白的嫩随著她的动作颤巍巍地抖动著,裙子的长度只刚刚盖过了她的俏臀,跪著的姿势让她没有穿内裤的秘密花园大喇喇地裸露在外,隐约可见有微微情动的透明汁从那贝缝中渗出。

此时她正娇喘著努力地把他过人的硕长壮纳入小嘴中,使出他所教导的技巧力度取悦‘它’,嫣红娇弱的唇与他的红紫贲张对比强烈,活生生一幅诱人欲大发的春图。

霸道的男示威地在她口中连连跳动,把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一直“呜呜”地说不出话来,唾把他的整沾得发亮靡,凶狠得青筋毕露。

雷鹰难耐地连连在她嘴中抖动结实的臀部,爽得吼连连,“噢!宝贝!就是这样……吸我、用力吸我!啊!……”

穆非雪被他的大欺负得腮帮子都酸疼了,他却还丝毫不见疲软,只得更卖力地刺激他的欲。

小小的软舌绕著他硕大的顶端轻轻打转,浅浅地吸一口,如此反反复复几次,看到他难耐地眯著眼时又用力吸一下,再整地纳入嘴里。

雷鹰被她弄得更硬更大,来来回回几次,终於忍不住,白色的浊一阵阵喷而出,泄了她满嘴满身。

穆非雪混混沌沌地半睁著迷蒙大眼,小猫舌无意识地舔了舔唇边的白,看得雷鹰腹下又是一阵火热,把她扑在身下一阵夺人呼吸的深吻。

他没有脱下她的睡裙,直接把她压在身下,一边亲,一边要蠕动著壮的腰部,用他的耻骨紧紧地压住她的耻骨,掌握好方位确地使硬挺的在她的外部摩擦,陷入那白嫩的贝壳缝中上上下下地滑动。

“啊……”穆非雪挺起腰身迎合他感的动作,不断流出的黏使他的动作更为顺畅。

她一头海藻般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身下,脸色酡红,大眼水雾迷蒙,小嘴哼哼唧唧地叫个不停,那条遮不了多少地方的情趣睡裙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迷乱无助的可怜模样让他更想狠狠地蹂躏。

他邪佞地勾起薄唇,“小妖,喜欢我这样?”

或轻或重地一下下勾弄她的春潮,他企图把她撩拨得更为狂野,不断起伏虎腰,使不断的敲打她的道口。

穆非雪轻咬下唇,扭著细腰向上拱,想要把他纳入身体,他却坏心极了,每次就在她即将要成功的时候又往後退,她被他弄得心痒难耐,底下的水也越淌越多,道深处瘙痒又空虚。

在他又一次退开後,她终於受不了地低泣出来,猛捶他肌贲起的膛,“你进来、进来啦……”

“雪儿、雪儿,求我……”

“求你……”

“大声点!”他轻咬她前的小红莓。

“求求你啦……”

一缯凌乱的黑发落在深邃的黑眸前,雷鹰看起来狂野而魅惑,幽深的双眸直勾勾地望进穆非雪如水般迷蒙的双眼,他止住身体的动作,把她修长白嫩的大腿分得更开。

“小猫,想要就自己动手。”硕大硬挺的巨火热地抵住口,他就是不肯主动进去。

穆非雪被他迷得失了心魂,小手往下伸去,握住那长得吓人的男往自己微张的口送去,那上头沾满的黏腻让她的手滑了几下,她更急切地把它握得更紧,雷鹰猛地吸气。

“小妖,手放松点,你想让它现在就泄掉吗?”

跟著他的指导,那万恶的东西终於缓缓地滑了进去,直至整地塞满了她,乍然的充实让她满足地轻叹出声。

“雪儿,舒服吗?”

雷鹰缓缓地动了起来,并不非常用力,只是一下下地撩动她。

“嗯舒、舒服啊……啊……”

他一手抹去她额头上的香汗,定住她可人的小脸,一手抓住一只椒揉捏按摩,底下慢条斯理的并不著急著发泄。

“雪儿……”

“嗯……”她迷迷糊糊地应著他,全副注意力集中在身下他给她带来的快感中。

“雪儿……”

“你快、快一点啦……”她抗议他的慢动作。

她激情难耐的模样叫雷鹰忍不住了,一下子重重地顶了进去,撞得她失声尖叫,道剧烈痉挛,子口紧紧地咬著他的顶端,爽得他一下子岔了气,底下忍不住,直直地了出来,一下下强猛地浇进她体内深处。

雷鹰半躺在床上,长指缠住她柔软的鬈发,梳一下又弄乱,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他才对昏昏欲睡的小女人问道,“雪儿,明天陪我去见一个朋友?”

“嗯……”穆非雪若有似无地应了声,也不知道挺清楚了没。

“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的脑袋浑浑浊浊的,好半响才对他的话回过神来,有点紧张和害怕,这代表……她要开始真正进入他的圈子了吗,他的朋友会怎麽看她,还有他父母……能够接受她吗?

“雪儿,会害怕吗?”他低声问。

“嗯?”穆非雪仰头看他,心底有丝不安。

雷鹰把她更搂进怀里,温暖宽阔的气息让她的心平定下来,“别怕,有我在,你什麽都不用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