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作者:舞荧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狂欲总裁37(限)

穆非雪被呛得猛地咳嗽起来。

“雪儿……”他捧住她致的小脸,意犹未尽地舔去她唇角残余的白浆,卷入她香甜的嘴里搅弄……

“好吃吗?”他邪地笑睇著她问道。

穆非雪红著脸啐骂,“你……你这个色情狂!”他竟然让她吃下他的……

“还有更色的呢!”他笑得更坏了。动手掀起她的感睡裙,露出她不著寸缕的娇躯,那上面还有他昨晚留下的点点杰作,看得他底下还未完全软下的男再度高高翘起。

“啊──”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他的勇猛了,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惊叹出声。

“喜欢你所看到的吗?”他邪恶地问。

“喜欢……”她大胆地回应,躺下身子,拉下他壮硕的躯体覆到自己身上,大眼水汪汪的诱人极了,软绵绵的声音勾引著他,“要我……”

雷鹰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她柔软的小手循著他坚硬的线条上下索,她轻轻啃咬他壮硕而硬如磐石的膛、小腹,小巧灵活的舌尖所到之处勾起他一把把的欲火之苗。

他的肌愈发坚硬发疼,下身也更加勃发,他捉起她调皮地在他小腹下方勾画挑逗的双手高举过头,沈声警告:“小东西,你再这样我会失控的!”

硬得不像话的在她早已渗出滑贝缝轻轻摩擦,沾上丝丝的香甜黏,那柔软湿润的女极乐之地让他想马上冲进去!

“嘻嘻……”被他弄得又痒又舒服,洁白如玉的小腿在他毛茸茸的腿上蹭了蹭,媚眼漾波地对上他情欲氤氲的黑眸,“我不怕。”

狭长凤眸闪了闪,动也不动地盯著她,只是那上头的墨色更深更沈了,喉结滚动,“我怕。”

他再也不会伤她一分一毫了。

穆非雪呼吸一窒,知道他说的是什麽。

他的眼睛此时又黑又亮,她喜欢极了他这样看她,那里头彷佛藏著比大海更深的东西,彷佛她是他最珍重的宝贝,彷佛……他是真的爱她的……

她垂下眼睑,不再看那双会欺骗他的多情眸子,“舔我,我喜欢你舔我……这里。”她抓起他的手来到自己柔嫩的大腿内侧。

雷鹰轻叹,沿著她敏感的颈子一直往下吮吻,在感的锁骨上、柔软的棉上、平坦光滑的小腹上留下片片吻痕,轻柔深情的力道像是在对待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终於,他拉开她修长洁白的大腿,来到她双腿间白嫩香沁的花谷,疯狂地舔弄吸吮。

灵活的舌尖从微微流出汁的口往上,一下子便分开了两片粉嫩的花瓣,来到敏感无比的小玉珠。

他先是狂野地舔了小玉珠几下,惹得她一阵敏感的轻颤,接著一口含住它用力吸吮,如同婴儿吸吮母亲的头般,越来越多的香甜汁汩汩地不断从小口、玉珠上的小孔流出,湿了床铺一大片。

“啊……啊……”

在他狂野的吮弄下,花不可抑制地颤抖、收缩、痉挛著,无尽的快感从下体疯狂涌出,带来极致的愉悦让她无助地轻泣著……

“鹰……”她扭著身子哀求他的进入。

“别急……”他低哑著声音安抚她,双手捧起她的粉臀,两只麽指分开旁的嫩,把猩红的小洞弄得更开,舌尖轻轻一探,进入了那紧致柔软的销魂之道。

“嗯……”

穆非雪拱起身子迎合他的唇舌,只感到一个湿滑灵活而柔软的东西进入了她,双腿勾住他的脖子,更加挺身向他。

舌头在湿润的甬道中不断窜动,从不同角度、以不同的力道取悦她,这个和他的坚硬硕大不同,带给她的是另一种别样的刺激和快感。

狂欲总裁38(限)

“啊──”在他连连舔弄她一个极为敏感的小点时,穆非雪猛地弓身,双腿收紧,甬道深处一缩一跳地抽搐著达到了高潮!

待那一阵喜悦过去後,穆非雪才松开腿,无力地悬挂在他的宽肩上,沾满了他的口水的坚挺脯一上一下地起伏著。

雷鹰意犹未尽地在芳香的花谷上流连不去,迷迷糊糊地说著:“宝贝……你好香、好甜……”

穆非雪的反应是用脚丫子蹭他的虎背几下,让他快点继续。

雷鹰邪笑著抓下她一只顽皮的玉足吮吻,“要我吗?”

“要……”她哼哼唧唧地哀求,声音绵软娇腻得快要滴出水。

“雪儿……”他趁机在她耳边提出下流的要求。

穆非雪一掌推开他欠扁贱的俊脸,娇斥:“不要!”

“真的不要?那我走罗……”他作势要离开。

“你!”穆非雪气死了,他次次都用这招威胁她!她撒泼地手脚并用踢他打他。

雷鹰不避也不闪,她的那点花拳绣腿他还不看在眼里。

“说不说?”

“……”

“雪儿……”修长的两指慢条斯理地在她的花中玩弄,弄得她那处更加瘙痒空虚。

“#*&¥……”

“你说什麽我没听清楚哦!”他停止手上的动作,满意地看到她扭得更厉害了。

“……雪儿要、要鹰的大、大……”她委屈地咬唇,眼睛红红的像要快哭出来了,“……进我的……小骚……”

穆非雪红著眼可怜无比地睇著他,这下他该得意了吧。他好坏!总是要她哭著喊著求他才肯满足她。

“我的小猫真乖!”

雷鹰果然笑得得意非凡,扶著坚硬的惹杵缓缓地进入她,因为他的尺寸实在太大了,尝试了几次後才成功地把整个阳具进去。

“啊好硬……”她满足地娇叹,感觉自己下体仿佛被一块滚烫的石头填塞得满满的,身体深处的瘙痒得到了暂时的慰藉。

“对,好硬,都是你害的。”长长的一被她的紧致柔软完全包裹住,剩下一个硕大丑陋的头部露在外头,雷鹰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没有马上泄出来。

就著湿滑的黏,他缓缓摇摆著结实的臀,律动抽送起来,放浪的体位让他把二人结合处的刺激画面尽收眼底。

迷人的花苞上淌满了亮晶晶的滑,衬得不停翕动著的嫩滑耻更加诱人,被他撑得大大的小口紧紧地吸著他赤红的欲龙,他的每一次深入都一到底,剩下一个硕大的头部裸露在外,随著他的每一次撞击而拍打在她股间,水泽搅混飞溅的声音回荡不绝。

穆非雪荡地扭著腰臀配合他,磨蹭著他胯间的巨物,让那个硕大在自己体内深处旋弄撞击,安慰甬道深处发痒酥麻的内蕊,她媚眼半眯,轻轻娇吟著:“鹰,再快、快一点……”

雷鹰应她的要求运起虎腰,更快更猛地连连戳刺著她,手指轻弹那充血的花核一记,惹得她失控地尖叫,紧接著熟稔地用麽指和食指夹住它揉搓捻捏起来。

“喜欢我这样吗?”他喘著加快手下的动作,凝视著身下意乱情迷的娇颜。

“嗯噢喜嗯、喜欢……”此时她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腹下的秘密花园上,那累极的快慰很快地在他高超的技巧下达到顶点,“啊啊要、要到了……鹰……啊!啊啊啊……”

她缩紧口紧紧地把他的男夹住,小手无助地揪紧身下的床单,娇柔的身子随著那绵长而剧烈的抽搐轻颤,陷入那绚烂的狂喜中。

她微张著小嘴直喘气,感觉到他温柔的大手依然在她身上抚游走,坚硬无比的牢固地深深抵著她,任凭她挤压吸纳。

放下她无力地悬挂在他肩上的玉腿,雷鹰俯身含住她娇豔欲滴的小嘴,穆非雪昏昏沈沈地动著小舌头回应他的索求。

待高潮的浪潮过去,她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雷鹰暂时抽出仍然威武挺立的昂藏,曲分起她的双腿,再一次埋首在她刚刚被他狂烈蹂躏过的那处吸吮狂弄。

才刚刚经历过高潮的花蕊敏感不已,在他狂野的吮弄下又剧烈颤抖起来,他邪佞的嘴唇舌头故意吃得很大声,羞得她把小腹收缩得更紧绷。

“小骚货……水真多……”他急切地舔吮、模糊不清地说著一些下流的话。

穆非雪想回嘴,身下却被他刺激得只能逸出一连串的娇吟,“啊嗯嗯……”

白嫩的大腿分得更开,小手入他浓密的发间,她拱起身子更贴近他,一头又长又鬈的黑发凌乱感地披散在床上,画面唯美而乱。

高大壮硕的英俊男人半跪在地上,胯间的男青筋毕露,上头还冒著沾满了她的体的湿气,颀长结实的上半身却趴在雪白火辣女人的腿间,熟练地取悦她、征服她,仿佛她既是他的女王也是他的奴般,让她为他狂乱、失控……

强烈的快感一波紧接著一波,就著她受不了快要爆发时,雷鹰却突然停下动作抬起头,猛地将她的身子往下一拉,抬臀把灼热的对准她大张著的猩红口,一下子把整挺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嗯哦哦啊啊……”她失声尖叫,内蕊一下子被贯穿,那酥麻酸软的狂喜一下子在整个身体爆发出来,娇小的身子随著他狂放猛烈的动作晃荡,整个床铺都被他的大动作弄得震动摇晃起来。

雷鹰咬著牙,享受著被小窄紧紧吸附住的销魂快感,快速而猛烈摩擦让他忍不住喘吼叫,看著自己的长在她粉嫩的小花中进进出出,狂妄邪佞地蹂躏著属於他的女人,更加深他的欲望,男更硬更大了!

“啊……”他太大太长了,她感觉自己快要被他激烈的动作撑裂捅穿了,体内不断涌出的蜜一下下地被他挤压到外,沾满了两人的器,湿了床铺一大片。

雷鹰更大幅度地在她体内进出,看著她越来越迷蒙散光的眼神,热铁开始发红发胀,猛烈的快感让他情不自禁地仰起头,俊脸似狂喜又似痛苦般地扭曲痉挛著,发出一声声野兽般的吼,那巨龙上端的小孔出一株株滚烫的深浓白浆……

“啊啊啊……”被他强有力的猛烈浇灌,内蕊立刻伴随著他的震动再一次剧烈地抽搐跳动,她尖叫著被再度的高潮笼罩。

雷鹰满足地喘息著俯下健壮的身体,将舌头喂入她嘴里,缠绵地吻了她好久好久,大手不断地抚著她身体上下,“我爱你……我爱你……”

他呢喃不休,迷醉的黑眸逐渐清明,火热地从上而下看著挚爱的娇颜,眼中闪著不可忽视的渴望和鼓舞。

穆非雪也逐渐清醒了过来,睁大眼看著他,“我好累,要睡了。”

说著侧过身躲开他炙人的视线,闭上眼。

雷鹰撑著手在她上方,看著她雪白恬静的绝美小脸许久许久,眼中的火光一点一点地黯了下去,“啪”一声关了灯,背对著她躺下。

穆非雪一震,他生气了?

过了好半响,他终究是忍不住,转过身,揽过她的身子贴进怀里,默声低叹,“睡吧。”

狂欲总裁39

黑暗中,听著雷鹰逐渐平缓的呼吸声,穆非雪睁开眼,小心翼翼地挪开他占有地搁在她腰间的手臂,穿上被扔在地上的睡裙,拿起床头上的手机来到阳台上。

里面传来的“嘟嘟”声让她得意地冷笑,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这麽晚了你不睡觉在这里做什麽?”

後面突如其来的男音吓了她一跳,穆非雪猛地转身,把手机藏在身後,对上雷鹰探询的眼光。

“我……我睡不著。”

雷鹰疑惑地挑高英挺的剑眉,她这个借口也未免太逊了,以往她哪次不是都被他累得眼睛都睁不开?而且她此刻的样子实在太心虚了,活像做了什麽亏心事一样。

“夜晚风凉。”

他不著痕迹地靠近她,把她揽入怀中,大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她手上的手机。

“你!”她惊呼。

上头她还来不及删除的短信让他脸色倏地沈了下来。

「未来的‘雷太太’,怎麽样,我们的春秀表演得不错吧?」

他举起手机,黑眸瞬间不动地盯著她,沈声喝道,“这是什麽?!”

“一条普通短信而已,你发什麽火?”她佯装镇定地耸耸肩。

他想到今晚的她热情得过火,可是有时候又会心不在焉地不知道在想些什麽,他的目光闪了闪,难道……

大手猛地攫住她小巧的下巴,让她闪躲的目光对上他,又惊又气地问:“我们做爱的时候你在通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竟敢给他做出这种事!

看著他气极败坏的模样,穆非雪的心被刺得鲜血淋漓,用力推开他,後退一大步,“紧张什麽?既然这麽害怕伤害到那个女人就不要来找我啊!”

“哪个女人?你在胡说八道什麽?”他不让她退缩,上前一步把她紧紧地箍在怀中,让她不得挣扎分毫。

“你心知肚明!你这不要脸的混蛋……放手!”

挣不开他有力的臂膀,穆非雪又心痛又生气,对他又啃又咬,留著长指甲的手还在他脸上抓出几道血痕,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想骗她!

“不说清楚不放!”雷鹰也被她无理取闹的撒泼弄得很火大。

“你放开……”

“啪”的一声清楚地在室内响起,两个人都愕然地看向对方,雷鹰不自觉地松开了手。

穆非雪心一惊,马上离他远远的,心虚地看著俊脸上红红的巴掌印。

雷鹰火了!从来没有人敢让他受过这种屈辱!

“你……是你不肯放手……”穆非雪恐惧地睁大眼,见他脸都黑了,活像要把她吃了的凶狠样子,她也开始感到有点後怕了,她刚刚怎麽有那个胆子在老虎头上捋须?

宽厚的男膛剧烈起伏,握著的拳头“砰”一声狠狠地落在她身後的墙上,吓得穆非雪害怕地闭上眼。

好一会儿,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她才缓缓地张开眼,看到他如同发怒的猛兽般紧紧盯著她,高大壮硕的身体把她的娇小笼罩在墙角,让她的腿虚软得不敢移动分毫。

雷鹰却更生气了!

她竟然以为他要打她!

“……这是你欠我的……”委屈又害怕地小小声说。

穆非雪快要哭出来了,那晚他的表情也是这麽的森恐怖,所以,接下来,他又要那样对待她了吗?

雷鹰却只是这样看了她许久,久得让她以为他又要对她施暴的时候,他的吻落到她的小嘴上。

轻声喟叹:“对不起。”

那是一个轻柔的、怜惜的、愧疚的、不带有一丝情欲的吻。

穆非雪的泪落了下来。

他明明生气得像要把她杀了,为什麽他还要对她这麽温柔,他不知道这样会让她更依恋吗?

她宁愿他像那晚那样地残暴冷酷,这样她才能死心,才能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放了他,也放了自己……

他细细舔去她似乎源源不绝的泪水,“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胡乱猜忌你,不该那样发狂地对你,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再气了好不好?

我已经得到惩罚了,连续三个月都不敢来找你;看到别的男人亲你也不敢过问;你把我们做爱的过程播给别人听我也可以不追究;连现在……被你打了一巴掌都不能生气。

你说,你还要我怎麽做,怎麽做你才能像以前那样开心呢,小傻瓜?”

“……你还想骗我……”她哽咽地控诉,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想把她骗得团团转吗?

他著急了,“我骗你什麽了?!”他都对她掏心掏肺了她还不信他!

她用手背胡乱地擦了下泪水,“你不是想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吗?我现在告诉你,”她看著他的眼,等著他的反应,一字一句道,“宁非雨。”

“谁?”

雷鹰一头雾水,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她一副很笃定他认识这个人的样子。难道是那个女人?

“你还装傻!”她生气地推开他。

“我真不知道她是谁!”

“雷鹰!”

“你就算判我死刑也要让我死得明白吧,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抓住她的手无力地低吼。

“你!”穆非雪真想再甩这个无赖男人一巴掌,“宁非雨!你亲口对媒体说的你将要娶的宁家女儿!”

她很生气!气他,更气自己!

气自己太没用、太没骨气了!

那天,她还是忍不住去偷偷看他了,在他把她扔下的某一天。

她是看到他了,但也看到令她心碎的画面。

真是好一对金童玉女!

那个明豔照人的女人笑吟吟地偎在他身旁,男人也一脸喜气地让她挽著手臂,大方地让聚集在公司门口的大批记者拍照提问。

她呆呆地躲在一旁看著他们,听到他说,“没错,我将要迎娶宁家的女儿,到时欢迎你们来观礼……”

接下来,他们还说了什麽话她已经听不见了,耳边一直回荡的是他将要迎娶宁家的女儿、迎娶宁家的女儿……

雷鹰立刻明白过来了,狂喜,“你偷偷跑去看我了?”

“对,我是傻瓜,傻瓜!怎麽还会对这种人放不开,你甚至已经要娶别人了!”

“我爱死你这个别扭又磨人的小傻瓜!”他热切地嘴抵住她的唇,“我是要娶宁家的女儿了,可是我有说哪一个吗?雪儿……不要忘了,你也是宁家的女儿。”

不好意思,这麽久才更,因为思路有点卡住了,而且,这学期都没什麽时间,应该也做不到经常更了,亲们可以隔一段时间才来看一下,希望谅解。

狂欲总裁40

穆非雪的脸刷地白了,猛地抬头看他,整颗心如置冰窖,声音轻颤起来,“你在说什麽?”

他坦荡的目光迎向她,“你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

穆非雪看著他了然的目光,越发觉得自己卑微又可笑,低垂下头,异常冰冷的小手推开他牢实的桎梏。

低著的小脸隐藏在黑暗中,让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她的不言不语更让他心中一悸,大手包住她冷得教他害怕的小手,“雪儿,说话。”

她却依然无声无息地缩回手,走到阳台上。

“你说话!”

他看著她单薄的背影害怕得大吼,他不喜欢她这样,感觉……感觉好像她离他原来越远了。

穆非雪深吸一口气,才微微侧过身,轻声问,“你要我说什麽,你不是什麽都知道了吗?”

她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冰冷,白瓷般的致小脸在夜晚的凉风中显得凛冽、疏远,刺得他整个左腔生生发疼。

他咬牙,“我什麽都知道,可是没有一件事是你告诉我的,我要请人调查才能多了解你一点点。你心里在想什麽、想要什麽、对我是什麽感觉,我一点都不知道!现在,我要听你说!”

她勾起嘴角冷笑,踏上阳台的墙上,转身对上他惊骇的眼。

她把她的所有都给他了,他说不知道她对他什麽感觉?好笑、真是太好笑了!

雷鹰呼吸一窒,在看到她跨上阳台的那一刻他似乎感觉自己的心跳停止了几秒,颤著声音,“雪儿,不要胡闹,下来!”

在一片黑暗静寂中,她衣袂飘飘,娇柔的身子仿佛随时会随风落下,看到他骇怕的表情,她咯咯笑了。

他在怕?怕她跳下去从此再也见不到她,还是,怕会影响他雷大总裁的声誉事业爱情?

“雪儿……”他红著眼哀求。

穆非雪不理他,兀自在上头说著话,“你知道吗,妈妈说过会陪我一辈子的,可是她走了,那个男人也说会疼我一辈子的,可是到最後还是不要我了,只有我……其实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就算是这样,我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这麽多年我不都这样过来了吗?可是,你为什麽要来招惹我,我不是说了不要你吗,是你一直靠过来、一直靠过来,我才会以为,你真的会陪在我身边一辈子,我真的相信了!”

“可是事实证明,你也是在骗我的,在你揽著宁非雨说要娶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又是一个谎言。我却还不死心,巴望著你回来找我,甚至使手段让你留在这里,耍贱招刺激她,想让你们结不成婚……”她顿声,觉得口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著,生疼得很。

“下来,你先下来,听我解释好不好?”他往前想要抓住她。

穆非雪却在上头走动起来,看得他心惊胆战,不敢再妄动了。

“不下,你不是要听我说吗,我现在告诉你,全部都告诉你。”

雷鹰现在恨死自己逼她了,要是她除了什麽意外……他不敢想下去。

“你让我变得好下贱,变得一点自尊心都没有了。我发过誓,绝不会像妈妈那样因为爱一个人而毫无尊严,可是最终,我还是步上她的後尘了,而且,还是跟自己所谓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抢男人,你说,这是宿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