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作者:舞荧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看到药店,穆非雪连忙让司机停下。

涨红著脸,她小声地问那个店员有没有事後药,那个店员莫名其妙地看著她,她含糊地再问了一次:“有没有事後避孕药?”

店员会意地笑了,不过那笑明显地多了一丝轻蔑,穆非雪心里一阵难受,简直恨死雷鹰了,要不是他,她哪里用得著在这里丢脸……

“要24小时的还是72小时的?”

她想了想,“72的。”

在便利店买了瓶水把药吞下,穆非雪坐在街道边的木椅上茫然地看著街上的人来人往和车水马龙,心里一阵酸楚,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她早就知道爱情就是这麽个烦人的东西,偏偏还是心甘情愿地陷下去了,可是,那个引诱她跳下去的男人,连最基本的信任都给不了她,现在还要逼她……

她的眼眶一阵酸涩,握紧手里的药瓶,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怀孕的。

雷鹰坐在车里,看到她苍白著小脸发呆的模样,心里一阵抽痛,稍早发现她不见了的怒火顿时消散无踪,只想著要把她拥入怀里好好呵护。

他把她逼得太紧了吗?

街上就这麽突兀地一辆加长型的凯迪拉克,光亮的车身、贵气的架势,吸引了来来去去不少人的目光,回过神来的穆非雪自然也看到了。

他这麽快就找来了,她冷笑,以为他还要好一阵子才能发现呢。

心脏一阵紧缩,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他牢牢揣在手中的木偶,即使怎麽挣扎,依然摆脱不了他的控制。

她毫不畏惧地看著他高大的身子打开车门向她走来。

“跟我回去。”他的口气竟出乎意料地好,她还以为他又要大发雷霆呢,不过也许这平静只是暴风雨的前奏。

她盯著地上他擦得光亮的意大利手工皮鞋,凝神专注,不想理他,更怕他把她抓回去後再次伤害她,她真的不能承受更多了,他知道吗?

雷鹰低头,看到她握著药瓶的手,他眼神一紧,“谁准你吃药的?”

“我不用别人批准。”她感到一阵昏眩,强忍住欲吐的感觉,苍白著小脸冷冷地回道。

“你……”他扬起声音,但看到她不舒服的脸色就什麽都计较不下去了。

“很不舒服吗?我们去看医生。”

他拉起她,用手圈住,有点焦急地检视著她。

穆非雪红了眼眶,别过脸不肯看他。

又是这样!

她真想知道他是不是一个双面人,上一秒霸道凶狠得要死,下一秒又可以展现出无限柔情。她真想大声对他吼,她会变成这样都是他害的!

见她红了眼眶,雷鹰更是心焦,不顾她的抗拒把她抱上车,吩咐司机往医院驶去。

他抢过她手里的药瓶扔出窗外,“下次不准再吃这个了!”

“混蛋!”

她推开他,缩在车里的另一边,手背盖住眼睛,眼泪委屈地扑扑而下。

她委屈可怜的模样看得雷鹰难受极了。

“吃这个对女人身体不好……”他火大地但又不得不压低声音解释,她以为看到她吃了药後这麽难受的反应他会好受吗?

“要不是你,我用得著吃它吗?!”她恨死他了,恨死他了!

雷鹰铁青著脸,瞪著她,沈默半响,还是投降了,“好好,都是我的错,乖,别哭了,雪儿……看了医生就没这麽难受了,嗯?”他低声下气地轻哄著。

“雪儿,我该拿你怎麽办?”他低头吮吻她的眼角,咸涩的泪水仍然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地汹涌著,他抱著她亲了哄了好久,她才抽噎著停止了哭泣。

*********************************************************************************

“邝叔,她怎麽样了?”

皱著眉,雷鹰逼著雷家专属的家庭医生帮穆非雪做了一整套的身体检查,才刚结束就迫不及待地追问情况。

邝医生吹胡子瞪眼地瞟他一眼,示意他出来。

他眼神古怪地看了他好半响,快要把他急出内伤了,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混小子,你到底把人家小姐怎麽样了?”

这小子他看著他从小长大到现在,自然是知道他平时的私生活是有多荒唐的,可是他这次也太过分了,刚才让护士检查,他竟然不知分寸把人给弄伤了!

“我……我没干什麽……”在长辈面前他难得地脸红了,看得邝医生一阵稀奇,这小子的脸皮不是比城墙还要厚的吗,什麽时候也学会不好意思了?

“那是我女朋友,我……我想怎麽样还不行吗?”他被看得恼羞成怒,脸红脖子地大喊。

女朋友?

邝医生这次倒真是对他刮目相看了,啧啧称奇地看了他三遍,这混小子女人是很多,可还真是从没听说过他正式承认谁是他女朋友的,这次是认真的?

雷鹰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他知道他混蛋,行了吧!要审判他什麽时候都可以,现在先告诉他情况行吗,他都快要急死了。

“她到底怎麽样了?”

“没什麽大问题,只是避孕药的副作用,加上……”他意有所指,“你自己比我更清楚是怎麽回事。”

“我……”

他懊悔不已,邝医生却开心极了,终於能有人来治一治这个从小就嚣张无比的小霸王了。

“好好对人家,不然失去了就後悔莫及了。”他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膀。

雷鹰面有豫色,拉不下脸讨教应该怎麽做。

“真正的男人是不会对女人用强的。”他提点他最後一句,留下他一个在原地慢慢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