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欲总裁

作者:舞荧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呵!”穆非雪倒抽一口冷气,震惊地睁大水蒙蒙的大眼看著他那里,意识突然被吓得清醒过来。

这就是男人的那个吗?

怎麽那麽大!

那她岂不痛死,她那里怎麽可能容得下他!?

以前为了不在朋友面前丢脸她看也过A片研究过男人的那个,不过好像没有这麽长这麽大的吧?

“小雪小宝贝,你的反应真让我自豪!”雷鹰疼宠地低头含住她惊吓的小嘴。

提著硬邦邦的枪把,他准备上阵,小雪惊吓地抓住他的手,“我……我……请你……轻点……”她实在说不出口自己还是处女这件事,因为这样逊毙了,她忍不住羞赧了娇颜,毕竟自己表现得那麽开放,竟然还是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处女。

“我知道,”他轻声安慰道:“放心,我会尽量不弄痛你的,不过女人的第一次都会有点痛,你忍一忍。”

说著他扶著自己硕大的火热在她小巧的穴口轻轻磨蹭几下,缓缓地挤进去,仔细观察她脸上的表情,不断滴落到她脸上身上的汗水显示出此刻的他忍受著怎样的巨大煎熬,但为了她的感受他早已顾不得自己的感受了。

“看著我,看著现在占有你的人是谁?”雷鹰霸道地命令她睁开眼睛。

“唔……鹰……”穆非雪黛眉轻蹙,未经人事的窄道对那进入了一半的男性下意识地产生抗拒,然而药效的催促又让她无法拒绝,身体深处的空虚早已渴盼他的填满。

“宝贝……忍一忍呵……!”他狠心一挺身,贯穿了她柔嫩窄小的身子,直抵根部。

“啊!”穆非雪尖叫出声,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撕成了两半,小手捶打他厚硕的xiōng膛,哭喊著:“好痛!……骗人!你这骗子!呜……”他竟然说只有一点痛,这是很痛好吗?

雷鹰心痛地吻去她粉颊上的泪,“对不起……对不起呵……很快就过去了……乖……”伸出长指轻缓地揉搓她的小核,以此来减轻那阵女孩成长为女人必经的疼痛,她始终都要为他痛上这麽一次的。他知道自己的尺寸是比常人大了一点,所以她会这麽痛是难免的。

他时重时轻的揉搓捻捏让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她体内深处扩散开来,被剧痛冲散的欲火再一次凝聚起来,奇异的感觉令她忍不住好奇地轻轻动了一下纤腰。

明显的吸气声从上方传来,雷鹰暗黑得发亮的狭长眸子猛地锁住她绝美而迷醉的小脸,“这是你自找的,小东西!”

说著便开始在她柔软湿热的体内驰骋起来,但动作仍是轻柔的,像是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般怕把她弄坏了。

仔细察看她的反应,见她轻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小脸漾起舒服的媚笑,他这才放开心,加快了速度律动……

“啊啊啊……呃哈啊啊啊啊……”在他神猛的激荡下穆非雪的小嘴不觉逸出一连串的呻吟,汩汩aì液在他的撞击下不断喷发,湿透了两人的下体,飞溅得到处都是。

“宝贝……你好紧……啊……把我夹得好舒服……”

他心荡神驰地低吼呐喊,抓起她一只莹白修长的腿架上肩,更深入地占有她,运起腰力奋力取悦身下的娇躯。

“喊我的名字!……告诉我,我是谁?”雷鹰一边卖力律动,一边大吼,要她记住他是她第一个男人,而且是唯一的男人。

“啊啊……你是啊啊……雷鹰啊…雷鹰……”他的强悍让穆非雪忍不住尖叫著呐喊出他的名字。

“啊!”

突然下腹部一阵酥麻贯至脑门,酥麻的感觉在全身炸开了一样,眼前一片模糊,她的甬道一抽一搐,喷出高氵朝的yín液浇盖那根巨棒,瞬间达到了生平第一次高氵朝!

那浇头盖顶的刺激让雷鹰爽翻天!

“噢……雪儿……我的宝贝!……”

见穆非雪已达到了高氵朝,雷鹰加快了冲刺的速率,深深顶弄著她,甚至顶进了子宫口!

“唤我的名字!唤我鹰!”他狂吼著进行最後的冲刺,双手挤压她不停晃动的椒rǔ,捻起她粉红的rǔ头轻扯揉捏。

“鹰……啊啊……鹰……”小雪的小手置於他的xiōng膛,不经意地掠过他坚硬的rǔ头,生涩的动作却招使强烈的快感向他袭来。

窄小的处子甬道不断挤压著他的昂藏,更催化了他高氵朝的到来,深深一挺,喷射出那一波又一波炙热的种子。

“啊啊……啊……”媚药的作用让穆非雪轻易地再次攀上喜悦的高峰……

把依然挺立的昂藏抽出,雷鹰扶著自己的玉龙轻抚著,上面布满了她透明的aì液和一丝丝的处子之血,这让他的神经再度亢奋起来。

这稍稍让他感到吃惊,他知道自己的性欲是很旺盛,但从没有一个女人能教他在这麽短的时间内就又想要了,看来她真是天生来克制他的。

穆非雪四肢大张地躺在厚软的羊毛毯上娇喘著,红肿的下体显现出刚刚被人经过怎样激狠的蹂躏疼爱。

一场激情欢爱搞得她一丝多余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失神地看著雷鹰那根威猛的粗杆儿,媚药的作用在视觉的刺激下很快地又被激发了,身子再次难受地蠕动起来。

“唔……要……我还要……”她绝美的小脸通红通红地哀求他的再次占有。

“热情的小东西,这麽快就又想要啦!”

雷鹰邪魅地睨著她汗湿的小脸蛋,把她柔软温香的身子抱起,让她的藕白粉腿圈住自己的腰,深深一挺,再次激荡她水淋淋的湿穴,捧住她的粉臀快速律动起来,颀长的身躯向楼上的房间迈去。

“啊啊……啊噢噢……”

雷鹰故意让她深切地感受到走动时自己的粗硬与她肉壁的摩擦,每一次强硬的撞击都把她撩拨得跟他一样狂野,并时不时地低头看著她充血的花瓣被自己不断胀大的粗棍侵占著。

踢开房门,把她放置在他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雷鹰拿来一个枕头垫在她身下,把她翻过身。

托起她柔若无骨的纤腰,用膝盖把她的腿撑开到最大的角度,他跪在她身後,用力向前一挺,从後面再次进入了她!

“啊!”

他以雷霆万钧之势,奋力地朝身下的软玉驰骋驱策,用足了全部的力量矫健地骑骋著她,力道大得让她几乎承受不住,并迫使她仰起前半身,抓揉著那两团耸动的豪rǔ,继续这欢糜的性爱游戏。

“啊哦哦……啊啊啊……”

粘稠的液体再次狂泄,不一会儿就把身下的床单弄湿了,甚至在他的冲击下溅到了枕头上。

“宝贝!……你好小……好湿……”

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娇吟交织著,声声不绝於耳,在偌大的房中久久地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