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吻日记

作者:鹿灵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华彦娱乐总部,三十七楼。

盛千夜踩着高跟鞋飞奔在走廊中,手上抓着一件鼓满风的外套,鞋跟急促而紧张地敲打着瓷砖地面。

“跑过了跑过了!总裁在3708!”身后的助理掐着嗓子提醒。

盛千夜猛地急刹后仰,长发早已挣脱发绳散了一肩,有几缕凌乱地贴在面颊上。

但她已经顾不上了。

她喘息着抬头确认了眼,慎重地深呼吸含住一口气,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年度重点——”

造价不菲的大楼连门都推开得悄无声息,可长桌尽头的男人正巧面对着门口,将她突兀的到来一览无遗,转笔的指尖蓦地停住,讲到一半的话也收了声。

发言被人打断,傅修不悦地蹙眉,一言不发地目送盛千夜进入座位。

会议室鸦雀无声,本就凝重严肃的氛围此刻更显窒息,桌边坐着的都是公司上位圈艺人,娱乐圈的半壁江山。

仅剩一个空位,是她的。

是的,大Boss千年难得开一个会议,第一次开会——她迟到了。

并且打断了他的发言。

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满座沉默之中,带着自己清脆的高跟鞋声,高调而存在感极强地入了席。

她不过迟到了三分钟,接收到的这宛如刀锋一般的目光,仿佛她上个月联合竞争对手坑了公司十个亿。

会议室内冷气开得足,几乎是一瞬之间就把寒意拽到了盛千夜足底。

她合理怀疑男人是由十六度的低温空调制成的。

傅修沉默了整整六分钟才继续开口,盛千夜等待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喘,差点被憋死。

“上半年三个重点项目,下半年两个,影视寒冬期需要大家一起克服,当然也不必过于杞人忧天。”

盛千夜终于得以大口呼吸,撑着手下白纸起伏胸口,正呼吸得来劲,发现男人又不说话了,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神仍然紧锁她。

“……”呼吸都不行吗!

她阖紧唇瓣,礼貌地露出营业假笑,生生把未平复的呼吸拆成鼻息,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太过突出,摆出一副认真听讲的定格姿态。

傅修收回目光,不疾不徐地继续:“有短暂的低谷和瓶颈期无需太过焦虑,配合公司即可。”

“同样——即使年收入位列公司第三,也不要过度自满,以自我为中心,认为世界都绕着自己转。”

很显而易见,年收入第三的盛千夜被老板连狙三枪,谁让她第一次开会就给男人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

能怪谁呢,怪就怪命运把她推着往枪口上撞。

她身后的助理似乎想解释,结果才发出一个起始音节,盛千夜摇头打断,示意她不要说。

助理只好意难平地放弃了。

十五分钟后,会议结束。

傅修径直起身出了门,秘书替他整理了桌上文件,带着外套亦步亦趋地跟出去。

男人走后,室内才渐渐回暖,有了些人情味,大家彼此在询问着近况和待播作品。

盛星雨转头问她:“怎么现在才过来?”

盛千夜拿起腿上的外套,露出膝盖处的大块淤青,又卷高袖口,露出一块方形创可贴。

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今天上午本来就有戏要拍,赶过来的时间已经很紧急,结果最后一场戏还是打戏,拍完她和对戏女演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女演员脖子被藤条抽到,当场哭得泪如雨下,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全剧组都围过去看女演员伤势,几个医药箱也都被要了过去。

她天生是说不出痛的人,只好等人散尽,才从医药箱内翻了点东西临时处理了下。

傍晚,傅修进行完另一个商业会议,回程时顺势翻出艺人资料看。

公司最近正在招新人,资料上个顶个的漂亮脸蛋,看多了也就腻了,没什么感觉。

这圈子最不缺的就是美人,但并非美就能出头,多少人头破血流地争抢一个名额,别说登到山顶了,就连混成十八线都要看各自造化。

想到这里,他脑中不由得浮现了一张面孔,是上午会议开始时高调缺席的盛千夜。

她的位置非常靠前,他只要一偏头就能看见空荡荡的座椅,连桌上的白纸都昭示着主人的特立独行。

推门那瞬,她长发被风带起,模样确实算得上精致姣好,只是——

“她那个态度是怎么到一线的?”

旁边的范总监结结实实愣了会,这才接了茬:“谁啊?盛千夜?”

上午的事他也略有耳闻,思索过后道:“你们是不是有点什么误会?她圈内有名的努力啊,有个外号叫拼命三千夜,你不知道吗?”

傅修掀唇:“拼命三千夜是说她?”

“对啊,我听人说你有点发脾气的时候还挺诧异,托人去问了下,她迟到应该是因为受伤了,手臂被刀割开了这么长一道口子——”范总监拉开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下,“散会后就去医院缝针了。”

男人沉默半晌,眉间不满稍有松动,兴师问罪的气势也跟着消退几分。

原来是这样么?

“那她当时怎么不去医院?”

“她不是那种会说自己受伤的人,就连经纪人和助理她都不讲的,小女生单打独斗好多年,太要强了,示弱的话根本讲不出口,或许觉得懦弱都很丢脸吧。”

“是她弟非拉着她去的,过去医生才说得缝针,幸好她还有个盛星雨,否则真是难办。”

范总监正想说说她的家庭环境,全方位分析一下这位拼命艺人的性格养成背景,冷不丁车到了目的地,他该下车让位了。

傅修也下车迎上自己的祖父母,还有……裴寒舟。

今儿下午,两位长辈忽然说要来公司看看,他正好有事脱不开身,便让裴寒舟替自己去接人。

加长林肯车内宽阔,二位老人一上车就禁不住天性念念叨叨,傅修一边工作一边点头应付。

“你一个人这么久了孤不孤单的哇,祖母从小就觉得你性格孤僻,怕是不好和身边的人相处。”

傅修只得耐着性子宽慰:“不会,您看我今天不是还托了朋友去接您?”

副座上的裴寒舟懒洋洋“嗯”了声,示意自己勉强能和这种人交交朋友。

“员工呢?企业管理怎么样?”祖父杵着拐杖,“公司最重要的就是处理好上下级的关系,以人为本,和睦共处。”

“我同旗下艺人都挺和睦的。”

老人总是操心很多,傅修无奈地看了看窗外,正巧看到了某个记忆犹新的身影,稍事停顿,最终还是摇下了车窗,同老人说:“您看那个穿白色衣服的,就是我的艺人。”

盛千夜此刻已经急得一团乱麻。

车子半路上抛锚,修车的过半个小时才能到,但她今晚要参加一个活动,二十分钟后必须抵达。

这地方也是离奇,半天了硬是喊不到一辆车,经纪人也在焦灼地打着电话,就差和主办方道歉了。

盛千夜无奈地展目四下望了望,猝不及防看到降下车窗内一张漠然的脸,吓得后退两步。

她抓住助理手腕,觉得情况很严峻:“我是不是得了傅修tsd?我怎么看谁都像傅修??”

助理跟着看过去,过了一分钟才敢确认:“那个就是我们老板吧!要不你蹭蹭老板的车?好歹当红艺人呢,看在你赚钱的份上也不会见死不救吧?”

“你想什么呢。上午我迟到三分钟,他再开口等了六分钟。”

“必须要加倍时间才能消气的可怕男人,你让我蹭他的车?”盛千夜立时觉得荒唐无比,“你想下次在急救室见到我吗?”

“……”

盛千夜决定另寻他法,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她很快发现远处一片黄色的骑行工具。

“那儿好像有共享单车,你会不会用?”

“会倒是会,只是……”助理频频看向傅修的车。

“别可是了,礼服给我,我先赶过去,你们等会来就行。”盛千夜看一眼手表,“没时间了。”

经纪人此刻正好放下手机,说流程拖不了,她还是得尽快赶过去。

“那就我骑车去吧,戴好口罩眼镜不会有事的,”盛千夜表明立场,“别耽误老板制冷了。”

她现在并不热,暂时没有吹空调的想法。

经纪人考虑几秒,叹息:“好吧,我们随后就到,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门口会有保镖接应你,有事随时call我。”

助理帮她扫码借好车,盛千夜这才把礼服扔进前篓,加速驶离。

不止是傅修,车内的两位老人连同裴寒舟都目睹了这惨烈的一切。

“确实很和睦。”

裴寒舟呵了声,冷静地给予补充:“几千万粉丝的女艺人,宁可全副武装求助共享单车都不求助你。”

傅修:“……”

好在最后的活动有惊无险,盛千夜骑车到了繁华地带,就拦了辆车赶过去了。

散场后,助理提着她的衣服,说:“我已经给公司报备了,公司说派的车已经抵达,就在那个立牌底下。”

盛千夜朝立牌处看过去,那儿果然有辆车,远看的时候只觉眼熟但没多想,走近了,才看到车内的傅修。

他旁边好像还有人,但她已经没法聚精会神地去看清了。

只见十六度的空调机朝她颔首示意,缓缓、缓缓勾出一个尚算温朗的假笑,同她上午的营业笑容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紧接着,十几小时前还讲着“世界不围绕你转”的男人,此时状似惜才地体贴道:“辛苦了,我来送你回家。”

……

盛千夜抬手摸了摸额头。

冷热交替,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吹成四十度高烧,并烧出了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