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爱豆成名前

作者:鹿灵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嗡——嗡——嗡——”

尚且沉湎在睡梦中的江筱然被手机的震动惊醒,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手探到枕头下面去找这声音的发源地。

握住,抽出。

她又换了平躺的姿势,高举着手机,眯着眼去看上面的来电人。

是隔壁寝室跟她关系比较好的妹子。

江筱然把胳膊一折,手机贴到耳边,带着一股极其浓重的、没睡醒的腔调懒懒地问了句:“喂——?”

“筱然,盖世无敌好消息!!!”

她倒是要看看,什么好消息值得她牺牲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

江筱然:“嗯?怎么了?”

“我刚听我男朋友说,《极限加速》要来祁大录节目了!!就在大后天!!”

这妹子的男朋友是学生会主席。

江筱然起床气很厉害,此刻听了这消息,更觉意兴索然。

她换了个姿势,准备继续入睡。

“嗯,很厉害啊。”她敷衍道。

她眼睛正闭上,那边的一句话炸得她睡意全消。

“这期《极限加速》除了固定MC,嘉宾请的是顾予临呢!”

——???!!

谁啊?!!!!

她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目光一下子就清醒得发亮了,问:“谁啊??顾予临?!”

“对呀,顾予临,”那妹子说,“不过他们来拍摄的那个下午,全校几乎都没课,所以大家应该不会出来。为了安全着想,我们也不会大张旗鼓地说这件事,我可是悄悄摸摸地告诉你了哟。快趁机去学校晃荡,然后偶遇他吧!”

妹子知道江筱然喜欢顾予临。

江筱然:“做节目的具体路线有吗?”

“没有呀,《极限加速》这么好看就是因为没什么台本,都是靠大家自我发挥的。所以你能不能偶遇到,还要看运气了……我已经尽力了噢。”

祁大之大,可不是说偶遇就能偶遇到的。

尽管如此,江筱然还是很兴奋。

“好的,谢谢你啦。”

“不客气,不过就算遇不到也没关系,以后也有机会嘛。对了,你之前见过顾予临真人吧?”

江筱然:“嗯,见过。”

“演唱会吗?还是接机什么的?”

江筱然:“演唱会,签售会我都去过……接机嘛……”

她皱着眉努力回想,自己到底有没有接过机呢?!

去年她大三的时候,顾予临好像来过自己的城市一次,那一次……那一次她……

哦,那次她好像睡过头了。

而且脑海里有关那段时间的记忆,总是特别模糊,想一下,就觉得很累。

她没有再想,下了结论:“接机我应该没去过。”

“没关系啦,以后总有机会的,”那妹子说,“你的视频都被翻牌啦,还愁什么呢!”

*

视频被爱豆翻了牌,想要偶遇爱豆就不一定能被翻牌。

节目录制当天,江筱然漫无目的地在祁大里晃荡,一边走还一边四下张望,讲真,有些猥|琐。

如妹子所说,今儿个下午,祁大校园里的学生还真不多。

那么……依照《极限加速》节目组的习惯,嘉宾都会经过哪些路段呢……

不过,就算遇不上,能和顾予临同时待在一个校园里,江筱然也觉得足够令人振奋了。

这次出来,她顺便还要打印一个东西。

正往打印店走,路过一个小花丛,里面突然伸了只手出来,扯住她的裙摆。

我靠!!

江筱然吓得张嘴就要叫,被人捂住嘴巴拖了进去。

那一刹那,江筱然想到了高校频发的“先X后杀抛尸XX湖”的新闻。

她正在思考对策,却突然有一股香气漫进鼻腔。

——一定不是祁大的花香,祁大最多的就是该死的他妈的石楠花。

那是一股熟悉的,木香。

木香?!!

来人终于放开她,食指竖在嘴唇前,示意她不要说话。

“嘘——”

江筱然手抖了,腿也抖了,面前鳞次栉比的楼房仿佛全部倒塌,在视线里扭捏倾颓。

她回过头,和顾予临面面相对。

……

还有什么比跟爱豆发生一场草丛play更加死而无憾呢?

没有了,江筱然心里有个小人疯狂嘶吼,没有了!!

她不敢叫,只能捂住嘴,不停地急速喘息。

顾予临:“认识我吗?”

……

救命。

不止认识你,还是你的饭,还想和你睡。

救命救命救命。

江筱然点点头,问:“您、您一个人来的吗?”

录综艺不都有跟拍摄影师么?录户外综艺,一般艺人还有保镖。

她爱豆咋啥也没有??

顾予临平复呼吸,看了她手上的U盘一眼。

那上面印的是他的脸。

他了然一笑,原来是他的粉。

“跟拍摄像和保镖都被我跑丢了。”

江筱然:“……”

“那……您把我拽到这里来,我有什么可以帮……”

顾予临笑问她:“你多大?”

“……大四。”

顾予临:“那我们一样大,你不用跟我用尊称了。”

不用尊称!这是什么!四舍五入这就是要结婚了啊!

江筱然心中骇浪惊涛,脸上竭力维持,眼睛……掩饰不了,里头是满满的亮光。

“好的。”

顾予临见她左手拿着U盘,右手一个小电扇,不由得问道:“电扇你用吗?”

“不用不用,”江筱然递过去,“你吹吹吧,看你流了好多汗。”

非常好,语调平和,声音动听,就连搭讪关心的方式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就像他们两个是老相好一样。

江筱然在心里默默为自己鼓掌。

顾予临:“嗯,本来这边太阳就大,我还得躲人,只能一直跑。”

江筱然这才发现,顾予临身上有一个集汗的装置。他脸颊上流淌下来的汗都被装置吸收,然后,装置上有个液晶显示屏,显示屏上的数值正在慢慢增大。

她知道《极限加速》每期都有一个主题,而且主题势必会对应一个原创发明。

万万没想到这次的主题居然是这个。

她不由得猜测,这个装置会有玄机吗?

譬如经过分解之后能变成某种材料啊,或者可以无味地吸收,到时候盒子一开什么也没有,又或者,这就是节目组随便弄的一个为游戏环节服务的装置,用完就扔。

谁知道呢……

江筱然:“你们这次是比谁的汗少?”

顾予临挑眉,有些意外地看着她,说:“对,越少越好,越少加的分就越多。”

江筱然指着一边的冷饮店说:“那为什么不去吹空调呢?”

“那里人多,会有人泄露我的行踪,聂江澜在追杀我,想要我的线索。”

聂江澜,《极限加速》的飞奔扛把子,传说中没人能跑得过他。

第一季第一二集跟拍摄影师常常跟丢他,后来节目组专门给他找了个跟拍摄影师,就再也没跟丢过了。

江湖传言,那个跟拍摄影师肤白貌美腿还长,好像跟聂江澜有点不得不说的情分。

……

想远了。

江筱然:“你刚刚从聂江澜的虎口脱险了吗?”

“嗯,所以才把摄影老师弄丢了。”

厉害啊。

不过……

江筱然:“那你为什么不趁老师不在把这个装置脱掉呢?”

顾予临左眉挑起,似乎在对她进行无声的诘问。

——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

好好好,我的锅。

江筱然默默低头,为自己的小人之心而忏悔。

她爱豆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怎么会在游戏里进行这种无耻的作弊呢?

江筱然:“所以你现在想找一个,有空调……并且没人的地方?”

“聪明,”顾予临问,“找得到吗?”

地图般的搜寻过后,江筱然有些忐忑地开口:“只有一个地方符合这个要求,而且就在附近。”

顾予临:“哪里?”

江筱然:“……我们寝室。”

………………

*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和爱豆共居一室,就是在自己的寝室。

她率先在群里通知室友,得到准允之后,这才把顾予临带回寝室。

她们的公寓管得不严,有男生进来,宿管阿姨也不会说。

她偷偷摸摸地抄小路把顾予临带回去。

顾予临看着前面做贼一样猫着腰的身影,又看看自己笔直的站姿,半晌无奈一笑,随着她半蹲下来。

门锁打开。

江筱然率先进去拉了阳台跟寝室中间的一道帘子,这才跟顾予临说:“好了,进来吧。”

阳台上晒的那些衣物,给爱豆看到,总是不好的。

把空调开好之后,她一回头,就发现顾予临若有所思地盯着她墙上的海报。

沃日……裸|照……

…………………………

赤着上半身的,腹肌美照……

这……这该如何解释……

想了想,江筱然决定不解释。

他都能拍,她怎么就不能贴了!

果然,顾予临没有多说什么。

他开着她的小风扇,吹了吹脸颊:“你叫什么名字?”

“江筱然。”她本来想把每个字都给他解释清楚,但转念一想,也许人家就是礼貌地问问,她也不好过于认真。

顾予临皱眉,像是在回忆什么。

“——萧瑟的萧?”

“不是,竹字头的筱。”

“——江筱然?”

“嗯。”

他垂眸一笑,轻声说:“我记得你。”

“剪视频的那个,是吗?”

江筱然傻里傻气地点头:“对,那个是我。”

论微博用自己真名的好处——

去年他转发了她剪的视频,没想到他今年还记得!

两人没坐多久,顾予临看了眼时间,这才站起来。

“差不多到点了,我可以走了。”

怕她不懂,他还好意解释道:“每两个小时转换一次,现在该我去找聂江澜了。”

江筱然:“那你可以光明正大出去了?”

他失笑:“对。”

“这个电扇……”

江筱然看着他手里的小电扇,道:“没关系你拿去吧,这东西好买,我等下就可以顺便买一个。”

他摇摇头,笑道:“你们的东西我不能要,你把你微信号留给我吧,到时候还你。”

……???

居然在要她的微信吗?!

她慌忙扯了张纸,写下自己的微信号,贴在小电扇的底部。

“好了。”

他从善如流地点点头:“好,那我走了。”

“噢,好,”江筱然说,“这么久没找到你,大家肯定急坏了。”

她把他送到门口,见他一脚踏出寝室,不由得往前走了两步。手搭上门锁,却没有触碰到冰凉的铁块,而是一块温热的皮肤。

她后知后觉地收回手,连道歉都忘了,一颗心跳得七上八下,几乎快要炸裂。

顾予临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看她在白炽灯下低垂的脸颊染上嫣红。

少女的五官端正耐看,小巧的鼻子,浅粉的唇。

明亮的美,让人挪不开目光。

一种无声的情绪猛然撞击了一下他的胸腔。

他的心跳漏了半拍,很快,又难以自持地加速了。

在某种奇怪意识的具象化下,她的脸慢慢彻底地,和无数个片段对上号。

像是冥冥中有人指引——又或者说是他本能的提问,他问: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他更努力地去回想,“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江筱然后知后觉地猝然抬头,撞进一双深邃眼瞳。

她咬咬唇,轻声说。

“我……我之前去探过班,还参加过签售会和演唱会……可能你还记得我……”

见过吗?

见过吧。

顾予临笑了笑:“让我作死的那个……是吗?”

江筱然:……

*

晚上,大家纷纷上床,开始了夜间话题。

赵嘉映对江筱然今天的运气叹为观止:“我觉得你肯定是走了狗屎运,不光遇到顾予临了,还把他带到寝室里来了,他还摸了你的小电扇,还找你要了微信。”

“你是不是经历过什么人间惨案,现在才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啊?”

江筱然正维持着自己的标准姿势——平躺,高举着手机刷微博。

“别嫉妒,我就是这样好运。另外,我还摸了一下顾总白嫩嫩的手背,嘻嘻。”

“看你这点出息……”老三说。

赵嘉映:“你还别说,老三说得对,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

“说不定平行时空里你跟顾予临孩子都有了,搞不好还偷偷在寝室门口么么哒……”

江筱然:“……”

“你这脑子里能不能装点健康向上的东西?”

下一秒,手机屏幕一亮,一条添加好友申请。

备注里写的是:顾予临,不是工作人员。

江筱然吓得手一松,坚硬的手机直接“砰”地一声砸上她的脸。

太特么痛了……

江筱然捂着鼻子,眼角渗出眼泪,吸着鼻子去看手机确认。

“怎么了啊?”赵嘉映听着这边的动静,“咋还床震了呢?!”

点下确认键,江筱然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真的拜到了什么神灵……

老天,假的吧……

她点进他的朋友圈去看,发现只有寥寥几条,但说话的语气很像他。

还有个视频,是他跟一只萨摩耶一起玩的视频,没有在公众平台上发布过。

……是真的。

江筱然正琢磨着要不要发个什么表情,顾予临的消息已经先发过来了。

“今天的节目已经顺利录完了,感谢你的小电扇。地址发给我吧,明天我给你寄过去。”

江筱然发了串地址,想了想又问:“赢了吗?”

“嗯,赢了。”

*

而另一边的顾予临,还在跟经纪人商量一个月之后的行程。

“我是不是有个广告,说的是找报了名的粉丝拍?”

经纪人点头:“对啊,怎么了?”

“可以……走个后门吗?”他抬头问。

经纪人:“谈什么走后门,本来广告微电影的女主也是你选啊。怎么,你有人选了?”

他不置可否地点头。

很奇怪,今天下午遇到的那个女生,对他有种莫名的吸引。

那种吸引不是浅显的,而是更深层次的什么,他没法描述。

他想要跟她有更多的接触。

打开手机,他给她编辑消息。

“有男……”删掉。

“最近有……”删掉。

“我这边有个广告邀请粉丝一起拍,你有兴趣吗?”

好了,就这样,发送吧。

她的接受在意料之中。

他把地点发过去,她却半天都没找到正确的位置。

解释不清楚,顾予临索性直接说:“那你到时候就在那个巷子门口等着我,我带车去接你。”

江筱然:“我这个位置很难找诶,你真的找得到我吗?”

他毫不犹豫:“当然。”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