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爱豆成名前

作者:鹿灵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顾亦禾顺着林盏的目光往前看,发现簌簌而动的香樟树叶下,缓步而来一个人影。

男孩子跟她们差不多大的年纪,发丝柔软,目光澄明。

也许是感受到他们俩的目光,正低头走路的他将眼皮掀开了一点,是时稠密的阳光流淌而下,将他的半边脸映照清晰。

那时候的小少年并没有完全长开,但依稀能够辨认清隽的五官和清贵的气质。

等他走近了,顾亦禾才发现他的睫毛又卷又翘,且黑而浓密。

在那之前,她并不知道男孩子还能长出那么漂亮的眼睛。

像混血儿一样。

但是,却本能地有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顾亦禾倒没太在意,可能是因为爸爸太好看了,导致她现在看异性都觉得不过尔尔。

但林盏已经率先站起身来,去拦截那个男孩儿。

林盏只说了几句话,男生就停下了步伐。

她将双手搭在男生的肩膀上,似乎在调整他的姿势。

在她的手下,男生有些不自然地、缓慢地扭动着。

那个画面其实很养眼。

林盏坐回来之后,顾亦禾问她:“你怎么说服他,让他做模特的啊?”

林盏说得轻巧:“我问他‘你可以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玩吗’,他说好。”

……

竟然这么简单粗暴吗……

林盏想了想,继续补充说:“噢,我还给了他一颗大白兔奶糖。”

今天的活动说是写生,实际上不过也是放飞天性,随手胡乱画画。

画完之后,大家围在一起玩游戏。

当然,那个俊美小少年也被林盏加了进来。

林盏指着俊美小少年对顾亦禾说:“他叫沈熄。”

这名字,倒也还符合气质。

大家在一起玩,每个人都要分配角色,比较重要的角色有国王、王后、公主和仙女。

画室里数林盏跟顾亦禾长得最好看,顾亦禾分到王后,接下来该林盏选角色。

林盏虽然是杏眼小脸,但行事是风风火火。换作大一点的话说,是有点男友力。

当时画室有个小女孩,长相清淡,性格也跟长相一样,讲话小声,抿唇浅笑。

她们俩都想演公主。

女孩子最爱的就是这个角色了。

于是她们争了起来。

争论无果,林盏气呼呼地问沈熄:“你觉得呢?”

沈熄敛眉,说:“我觉得你不太适合公主,你比较适合……”

林盏声音更大了:“你是不是要说我适合国王!!!”

她对自己在大家心中的定位,还是有谱的。

沈熄低着头,没说话,半天才尝试开口:“我……”

林盏:“哼!我就要当公主。”

脾气上来了,谁也止不住她。

眼见着大家吵了半天,顾亦禾肩负起了重任,她决定买点糖来调停这场战役。

当她去小卖部买完糖之后,发现大家全围在了一团。

圆圈的中心,是林盏和沈熄。

她一挤进去,就看到林盏带着哭腔跺脚道:“我……我不是故意要揍你的……你别哭啊……”

沈熄:“我没有哭,是你刚刚踢到了我的眼睛,我这是生理性的反应。”

“什么生理死理的,”林盏焦急地道歉,“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顾亦禾问大家:“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吵起来了,林盏非要当公主,沈熄不让,然后林盏就说自己最适合当公主,为了证明,她就说电视里的公主都会骑马,她也会。说完就往那个大马上爬。”

顾亦禾:……

“她动作真快呀,我们都没反应过来,沈熄就过去了,然后她用力的时候把沈熄踢到了,沈熄就哭了。”小朋友说,“沈熄真可怜。”

沈熄抹干净眼角源源不断沁出的泪渍,第二次纠正:“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哭,我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林盏皱眉:“可是你流眼泪了呀。呀,你的眼睛好肿,我来给你吹吹,妈妈说吹吹就不疼了。”

沈熄:“……”

“吹吹没用了,我得先回家,找我妈带我去医院看看。”

林盏的小脸上一片愁云惨淡。

沈熄:“没关系,不怪你。”

听到“不怪你”这句话,林盏才恢复了些,她不满地鼓着脸蛋:“谁要你非说我不适合公主的。”

沈熄:“……”

我的确觉得你不适合公主,你应该是仙女。

但这句话,他死也不会讲的。

*

顾亦禾在画室待了三个多月就得离开。

离开的时候林盏舍不得:“我也还有一个月就要走了,你怎么走得这么快呀。”

顾亦禾:“因为爸爸妈妈要带我出去玩了。”

爸爸虽然经常会回家,就算回不来也会跟妈妈视频通话,但是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现在好了,妈妈问她愿不愿意跟着爸爸一起去玩,还可以上电视,她想都没想就立刻同意了。

而且妈妈也会跟着一起,岂不美滋滋。

当然,外界对于这场亲子综艺,自然也是十分期待的。

顾予临虽然没有对外立什么人设,但他对于老婆和女儿的宠爱,真可谓登峰造极。

大家还记得有一次拍摄杂志封面,拍摄任务完毕之后,记者突击检查,问可不可以看看他的包。

顾予临没有过多停顿:“可以,不过我的包里没什么东西。”

记者不信,接过一看,包里很满。

当下便欣喜,认为不虚此行,一定能拍些有意思的东西了。

拉开包一看,一个大的芭比娃娃。

……

…………

顾予临自己都没发现,看到那个娃娃之后,才笑着解释:“应该是我女儿昨晚装我包里的,她说这个娃娃代替她陪伴我。”

记者继续翻找,然后发现了如下这些东西——

小孩子的粉红色桃心梳子。

对此,顾亦禾的父亲解释:“她总要我帮她梳头。”

一包发绳。

“买回去给她扎头发的,她经常把东西弄不见。”

一包握笔器。

“路上看到的,想起她捏笔姿势不标准。”

……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本子。

记录得很满。

记者:“这个本子是拿来寄托对女儿和老婆的思念吗?”

顾予临沉吟:“不是的,这是我太太今天要我带回去的零食。”

记者,卒。

*

要出发的前一天,顾予临还在跟女儿确认:“真的愿意去吗?”

顾亦禾正在收拾自己的玩具,头都没抬,特轻快地说:“愿意啊愿意啊。”

节目组的录制辗转很多城市,大家也没细究,只觉得接受节目组的安排就好。

顾予临抱着顾亦禾,一路走,顾亦禾一路接受着目光。

江筱然还在抱怨:“你别老抱着她,让她自己下来走走。”

顾亦禾兴奋地亲了一口面前的脸颊:“你别听妈妈的,就抱我,气死她。”

江筱然去掐她脸蛋:“把妈妈气到了你就高兴了?”

抵达录制现场,大家大部分都认识,互相聊起来。

后来主持人来了,问各位小朋友们开不开心。

大家清一色说开心,只有顾亦禾有想法。

顾亦禾看着镜头说:“我很开心,但是妈妈生气了。”

江筱然意外地挑眉,但又问她:“妈妈为什么生气呢?”

顾亦禾一本正经:“因为爸爸抱我,但爸爸不能在路上抱妈妈,所以妈妈生气了。”

大家笑作一团。

大家先是随着节目组去了牧场,在牧场里玩了好一会儿,然后做游戏。

是默契游戏。

江筱然坐第一个,顾亦禾第二个,顾予临最后一个。

游戏规则是节目组出一个题目,让江筱然不涉及敏感词地传递给顾亦禾,再由顾亦禾传递给顾予临,最后让顾予临猜那个题目是什么。

他们这边的进展尤其快,有时候顾亦禾明明传递的讯息不对,顾予临却能够按照江筱然的思维方式,把题目分析正确。

做游戏,他们是第一名。

后来节目组要求做饭,要他们自己找食材。

顾亦禾总是靠着自己萌萌哒的那张小脸,和自己的画来顺利换到新鲜食材。

做饭,他们又是第一名。

寻宝的时候,需要自己找线索,顾亦禾就在一边安安静静地看着爸爸分析线索。

遇到江筱然和顾予临意见不同的时候,他们就一人一边分头找,结果没想到两个人意见都是对的,还触发了游戏的隐藏任务,又是第一。

后来雨夜,孩子们在家里等着大人们找食材,适逢大雨,得加快速度往回赶。

江筱然不小心扭到了脚,顾予临就一路把她背了回去。

江筱然还在担心:“你腰受得了吗?会不会不舒服?”

他把她往上颠了颠,轻松道:“一点问题都没有。”

“就这样,感觉还能再背一百年。”

……

到了屋子里之后,趁顾予临他们在忙活,江筱然去看亦禾的画。

亦禾凑过来,小声地跟她说:“妈妈今天不会生气了吧?”

江筱然好笑地问:“怎么呢?”

她倒是要看看她还有什么逻辑。

“因为今天爸爸也在路上背了妈妈,所以妈妈就不会吃我的醋了。”

江筱然:……

想了想,亦禾苦着小脸,用摄像机根本听不到的声音小声跟江筱然说。

“我知道妈妈生气的原因,是不是因为爸爸晚上总是压在你身上欺负你?”

江筱然:“……”

你半夜不睡觉跑我们房间来做什么??

语毕,亦禾宣誓一般庄重地说。

“你不能这样,妈妈,下一次你也要欺负回去才行。”

“好的,”江筱然正色道,“妈妈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