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钢琴师Ⅱ

作者:木子喵喵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一)

初末尚未走到琴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很小声的说话声:“听说这家人也是中国人,非常的有钱。不过这栋别墅很久都没人住了,钢琴放在这里也是浪费,你要是喜欢的话可以每天早上偷偷爬进来弹琴,反正搁着也是搁着。”

然后就听见里面传来悠扬的钢琴声,初末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只觉得那轻快的音乐非常的好听,是她从未听过的曲调子。

初末没有进去打扰,这里是罗子嘉在国外的房子,平时没有人住,这次是他带她来这里专门安胎的,平时没事的时候,她就会来琴房练练琴。倒是没想到会有人潜入这里,只为了弹琴。一曲弹完了之后,里面又传来说话声:“怎么样?心情好点没?心情好了的话晚上一块去吃饭?”

然后,就有个高贵冷艳的少年男声:“你 请客还是AA?AA就算了,最近国际金融危机很严重……”

“人家金融危机关你什么事?你直接说没钱不就得了?!”

“哼!”

“你说你就不能省着点花么?每次都要搞得自己没饭吃才满意!”

“哼!”

“好了,大少爷,是我请客,求你去吃饭行了吧?你屈尊跟我走吧!”

“哼!”

“……”

然后初末就听见翻窗的声音,琴房里渐渐恢复了平静。

(二)

初末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她还是一个人呆在这幢巨大的别墅里,偶尔罗子嘉会飞过来看她。别墅里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照顾她的佣人和看门的老大爷。

那天,她在琴房里弹了一上午的钢琴,有些疲倦了,便趴在钢琴上假寐。

怀孕以来,她嗜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容易疲惫。

然后就听见窗户那边传来了很小的声音,她睁开眼,就见一张大脸凑到了面前。

因为初末的眼睛看得不清楚,所以只能看见一个大概的轮廓,是个男生,染着红发,不开心地呢喃道:“我被骗了么?颜峥那家伙不是说这里没人住么?”

说完,眼神很不善地打量初末说:“不管了,虽然你是住在这里的,但你也不用一天到晚弹钢琴吧?”

“我……”

“我们商量一下时间,你弹上午,我弹下午,怎么样?”

“那……”

“你住在这里应该很有钱,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

“你听我……”

“好了,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小气的!”

“……”

这真的是商量的语气么?

初末张嘴欲说什么,就见面前的影子已经离开了视线,窗边传来声响,“扑通”一声之后,琴房里又恢复了平静。

(三)

每天吃完晚饭之后,初末都会在小区的那条街道散步。

虽然她的眼睛看不清楚,但并不代表会对她的生活造成影响,她还是能跟正常人一样自由地行走,做她想做的事情。

只是今天,这一带好像出了一些问题,前方人影幢幢,各种骂咧打架的声音,初末仔细地听着他们口中的英文,好像有好几个人在围着一个人揍……

然后在听见这边的声响时,骂骂咧咧的一哄而散。朦胧中,初末看见不远处躺着一抹黑色的身影,她走过去,在他的面前蹲下,伸手摸到他的衣袖,轻轻地摇了摇问:“你没事吧?”

那男孩骂了一句洋文,然后正要起来,看见初末,有些诧异:“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怎么是你?”

初末一愣,想起这个说话声,是那个偷跑进琴房弹琴的男孩。

“呃……你怎么跟别人打架?”

男孩见她目光涣散,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自言了一句:“原来你看不见啊……”然后又看着她微微凸起的肚子问:“你怀宝宝了吗?”

初末摸着微微凸起的肚子,微笑的“嗯”了一声。

“唔……”忽然,男孩难受地闷哼了一声,初末忙问他怎么了……但此刻男孩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很难受的样子。

初末看不清楚,伸手去扶他,但见他手臂都是冷汗,吓她着急地“喂喂”了两声,没有得到回应,她只觉自己手臂忽然一重,不想他竟这样昏迷了过去……

(四)

墨忘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满目的白色,是他最讨厌来的地方。

他迫切地想要从床上下来离开这里,却不想扯动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的,俊脸扭成一团。

正郁闷间,一只削好皮的苹果出现在眼前,他抬头一看,就见初末对他微微一笑:“吃个苹果吧,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墨忘沉默地接过苹果,看着初末重新坐回一旁的沙发上,问:“是你把我送进医院的?”

“对啊。”初末边回答,边将削水果的刀搁在一边。

墨忘继续问:“你在这里一直陪到我醒来?”

“嗯。”

沉默了一会儿,墨忘忽然想起什么了一般,横眉竖目地质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初末哭笑不得,她说:“你想多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哼!”冷艳高贵的声音很不屑,“每次你们接近我都会以我有喜欢的人为借口,到了最后直接跟我说你们喜欢的人就是我!”

初末说:“我真的有喜欢的人,是我肚子里宝宝的父亲,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的。”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研究她话的真实性。然而初末已经站起来,她说:“既然你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好好的,以后别再跟别人打架了。”

墨忘张了张嘴,最终没将她给留住。

(五)

墨忘打了个电话,很快颜峥就赶到了医院,看见躺在床上的墨忘手臂上缠着绷带,他皱眉:“张其天那帮人又找你麻烦了?怎么把你揍成这样?”墨忘冷哼一声:“姓张的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说,“你之前跟我发短信说我妈有消息了,怎么回事?”

颜峥顿了一下,将手上的资料递给他:“找你母亲找了这么多年,现在可以肯定是找到了,只是……”他没再说下去,因为墨忘已经看见资料里的照片,上面有一个老妇人被一个男孩给搀扶着。

墨忘的手不受控制地在颤抖,他盯着照片上的妇人良久,然后在看清身边那男孩的脸时,顿生疑惑,“这个男的是……”

“是张其天。”颜峥解释说:“张其天是你母亲捡的孩子,从小把他带到大,感情深厚。”

墨忘想笑,但是难度太高。

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天意弄人,却不想竟然如此可笑。

墨忘从来都没想过,来这里找寻自己的母亲,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母亲收养的孩子居然会是他的死对头?

可为什么当年她宁愿收养别人的孩子,也不要他这个亲生儿子?

颜峥看出了他的失落,便说:“我看你也别执着找母亲了,既然知道她现在过得好就够了。墨忘,大家这么多年的老同学,听我一句劝,回去当你IMB的大少爷,别跟家里赌气了。你说你现在要是在家里,什么钢琴没有?大家都把你放在手心里宠着爱着,谁敢动你一根头发?”

墨忘沉默。

一年前他跟家里闹翻了,独自来到这里,想要找到生母。

据说父亲跟母亲是在烟花之地相识的,一夜之后,母亲便怀了他。但对于出生豪门的父亲来讲,是不可能接受母亲这种身份的。

在母亲怀孕十月生下他之后,便离开了。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因此,墨忘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个没有妈妈要的小孩。

但墨忘始终都相信,母亲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可如今……待他找来时,竟是这样一个结局。

墨忘说:“不管怎么说,我想去看看她。”

(六)

三天后。

墨忘和颜峥站在那幢破旧的小房子前时,两人都沉默了许久,没有人先去敲门,仿佛敲开了之后,彼此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颜峥看着墨忘,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直到里面的人开门,妇人走出来,见面前站了两人,吓了一跳,问:“你们找谁?”墨忘依旧是沉默,他漆黑的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女人,难以想象她竟会是自己的生母。

许是妇人的声音将房间里的张其天给引了出来,他脸上也包扎了伤口,比墨忘不会好到哪里去。

见到墨忘两人,他面色一变,斥道:“你这小子居然找到这里来了!你想怎样?还嫌没被打够是吧?”说完就要动手,颜峥刚想解释,就见妇人猛地抡起一旁的扫帚就打了过来:“原来是你这个没爹娘养的打我家其天!你看你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样了?你还敢来这里!快给我滚!快滚!”

这一下打过来太快,颜峥根本没法阻止,他生怕脾气暴躁的墨忘会还手,却不想,他竟然怔怔抵站在那里,任由妇人打了过来。

妇人自然没想到他会连躲都不躲,一棍子就敲中了他的额头……猩红的血便缓缓地流了下来。

一时间,气氛诡异地凝固了起来。

颜峥和张其天也没想到墨忘居然连躲都不会躲,吓得瞪大眼睛看着他缓缓流下的血……妇人受到了惊吓,以为自己要打死人了,连忙将扫帚丢掉,拉着张其天就进了屋,将张其天藏进里面,她走出来驱赶人:“我告、告诉你!是你们自己找上门,讨、讨打!可不关我什么事!你们赶紧走!我这里不欢迎你们!快走快走!”

说完,就狠狠地将墨忘推了一下,自己立马进屋,将门锁得紧紧的,生怕墨忘他们会砸门进来报仇一般。

颜峥虽然不能彻底地感受到墨忘的难过,但是被自己的生母驱赶,还是在维护养子把亲儿子赶出去的情况下,颜峥知道此刻墨忘心里肯定很难受。

他心里也堵,但是没办法,这样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何况妇人见他们就跟见到仇人一样,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

眼看墨忘眼底深深的失落,他上前拍了拍墨忘的肩膀,道:“我们还是先走吧。”

墨忘在原地停滞了一分钟,摇摇头,淡道:“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下。”

说完,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从开始到现在,墨忘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但有些时候,面无表情其实是难过到极限时唯一能表达的情绪。

(七)

墨忘和之前一样,想从窗外翻进琴房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有人。

正欲转身走人,便听见一抹女声:“是你吗?想弹琴了?”他从窗口看去,就见初末坐在钢琴旁,眼神看着这边。

墨忘重新翻了进去,走到她身边,用手在她眼前挥了挥,便被她精准地打了下去,他诧异:“你看得见了?”

初末摇摇头:“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只能看清一个轮廓?”

墨忘便不再说话,他在初末旁边坐下,手放在琴键上,弹了一首低落的钢琴曲……有时候一首曲子也能让人听出弹者的心思,那一键落下去,整个琴房都压抑起来,曲子非常的忧伤,几欲让人流泪,初末甚至在其中听见了一点点的怨恨与阴鸷。

一曲过后,初末问他:“心情不好吗?”

墨忘没回答,而是看着她的肚子,喃喃地问:“你为什么要这个孩子?”初末一愣,笑着回答:“孩子是我身上的一块肉,我怎么会不要?”

“是吗?”墨忘自言:“可是还是会有人不要的吧……如果亲生母子许久未见,真的就认不出来了么?不是说血缘是一种很其妙的东西……怎么会一点都不认识了呢?”

初末静静地听着他说,她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他的情绪不是很好。两人沉默的时候,初末也弹了一首曲子,淡淡的琴声,温润地流淌,似乎想要安慰处于伤感中的人。

一曲之后,墨忘说:“是Leonardo Mu的《流年》?”

初末点点头,她说:“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但我想肯定跟你问我的问题有关系。你知道吗?我怀孕之初,宝宝的父亲也不想要他的,因为我脑袋里长了一颗瘤,医生说瘤还在,我生孩子的风险非常大。宝宝的父亲不忍心我受这样的风险,他宁愿选择不要孩子。其实有哪个做父母的会不要自己的孩子,他们一定有难以言明的原因的。”

墨忘问:“那现在,为什么宝宝的父亲又让你生下来?”

“没有……”初末说,“所以我自己偷跑出来,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外,想自己偷偷地将宝宝生下来后再回去向他道歉的……因为我真的不舍得,不要这个可怜的小生命,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说完,初末又问他,“你是跟妈妈闹矛盾了吗?”

墨忘沉默。

初末说:“你要相信,不管你跟母亲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做母亲的都是爱你的。不然她也不会怀胎十月,将你生下来。十个月的痛苦,没有怀孕过的人是不能理解的,母亲都是伟大的。”

初末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初末,你在里面么?”

“是子嘉……”初末起身,刚要开口,就见墨忘迅速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翻窗出去了,初末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八)

第二天,初末去超市里买东西的时候,眼前一抹红色的身影出现,将她装苹果的袋子拿了过去:“我帮你提!”

初末笑:“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墨忘哼哼两声,“昨天你朋友来敲门,我就翻窗在外面等你了,谁知道你居然没回来,我就又翻到琴房在里面睡了一晚上。”

初末说:“你怎么不回家啊?”

“我是没妈要的孩子,没有家!”墨忘随口说完,就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在袖子上随便擦了擦,张口就要吃。

“等一下!”初末伸手,示意他将苹果给自己。

墨忘嘟囔了一声:“就是吃个苹果,不至于这么小气吧!”抱怨归抱怨,但他还是将苹果还给了初末。

然后就见初末用袋子里的矿泉水,扭开帮他洗干净,才递给他:“苹果要洗干净吃才安全。”

墨忘接过,薄唇微咬,莫名心动。

这时,路边的广播里传来娱乐最新动态:“钢琴天王Leonardo Mu最新绯闻女友竟是IMB千金,看来这一次Leonardo Mu是来真的了,据说二人是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的,男神配女神自古都是被人羡慕和祝愿的,这一次看来Leonardo Mu是认真的了,不知道二人什么时候会决定婚期呢?墨大千金手上的那颗大钻戒是不是Leonardo Mu送给她的呢……”

听到这里,墨忘下意识地去看初末,但见她面色惨白,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似的。

墨忘有些担心,想问她有没有事,这时,一群骑着单车的孩子忽然飞驰而来,仿佛一群乱头苍蝇一般,眼看就要撞上初末,墨忘急忙将初末扯了过来,谁知道墨忘身后的自行车不知道刹车失灵了还是怎样就要撞过来,墨忘腰一歪,两人就往地上倒去。

为了让初末不被撞到,墨忘是让她压在自己身上的,可即便是这样,对于一个已怀了宝宝的人也是很恐怖的。

耳边听见惊叫的声音,墨忘浮现一抹不详的预感,他试着起身,躺在他怀里的初末面色如灰,她抓着墨忘的衣襟,艰难地说:“送我去医院……送我去医院……”

一旁肇事小孩无措地站在一旁。

墨忘也管不了那么多,连忙将初末从地上抱起,拦了一辆车,送往医院。

一路上,初末腿上的血越来越多,她的面色越来越虚弱,墨忘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让司机快点开车,一边安慰初末:“你一定要挺住,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初末死死地抓着他,她的脸上竟是那样的绝望:“我就知道我保护不了他……从一开始,离开流年开始,我就知道……我的任性一定会被报复的……现在我的报复终于来了……”

墨忘说:“你别说胡话,你一定会没事的!宝宝知道你对他那么好,那么希望他能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一定不舍得离开你的!”

耳边是汽车飞速在公路上,风呼呼地吹过的声音,明明这么快的速度……明明医院那么近了,可是为什么给与人的总是那样的绝望?

(九)

罗子嘉赶到医院的时候,走廊上空荡一片,手术室的灯暗了下来,医生走了出来。

罗子嘉忙上前问情况,医生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已尽力了,大人保住,孩子没了……

一时间,安静的走廊上,连一点点回音都没有。

仿佛都在为那个丢失的小生命默哀。

走廊的拐角处,靠在墙上的墨忘听着医生的话,墨色的眼中一片灰暗,他想起来时初末说的话——“我就知道我保护不了他……从一开始,离开流年开始,我就知道……我的任性一定会被报复的……现在我的报复终于来

了……”

他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些母亲那么喜欢自己的小孩,偏偏遇上这样的事情……而他的母亲当年顺利地产下他,却将他给丢弃……

墨忘转身,一步一步走出医院。

初末的情绪非常不好,自从孩子没了之后,她每天都躺在床上发呆,任何人跟她说话,她都听不进去。

直到有一天,罗子嘉拿出手机放在她面前威胁她,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就打电话给手机上的那个名字。

在看见屏幕上“慕流年”三个字时,初末身体微颤,连忙将他的手机夺了过来,藏在了身后。

看着她如此孩子气的动作,罗子嘉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他在她的身边坐下,大哥哥一般地摸摸她的头顶,道:“初末,别自暴自弃,孩子没了不是你的错。你的人生还很长,以后你还会有的。”

初末呆呆地望着着他,眼泪落下了一颗、两颗,然后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她哭着说:“子嘉,我是不是很没用,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我真的很想把他生下来,真的好想……”罗子嘉心疼地将她轻轻揽过,拍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我知道,我都知道……”

为了孩子,每天你走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摔跤;本来不爱吃东西的你,每天三餐都搭配得非常有营养;你不爱喝牛奶,但每天晚上都坚持一杯;你那么的想他,想到把眼睛哭成这样,但医生一说这样对胎儿不好,你就坚强地不再流眼泪……这些我都知道。

所以,难受的话就哭出来吧,但是哭完之后,希望你还是那个坚强的杨初末。

(十)

初末很久都没有睡过这样的觉了,她梦见了流年,这一次,不是离开,在梦中,他们似乎又回到了过去,很快乐的样子……

睁开眼,眼前一抹修长的身体,她心一动,红唇微启:“……流年?” 但见那抹身子微弯,一张清隽的脸的轮廓出现在眼前:“你醒啦!”

初末一愣,是那个男孩。

墨忘将她给扶起,靠在床上,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啧啧道:“怎么几天不见就瘦成这样啦?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不舍得吃饭吗?”

说完,就在周围环视了一圈,在水果篮里掏了一个火红的苹果削了起来。

削完之后递给初末,初末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吃。

墨忘眉毛马上就横了起来:“不行!我特意帮你削的苹果你怎么能不吃?你瞧瞧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这么瘦还想做妈妈呀?你这样是不行的!再说了,你就算不想吃看在我今天过生日的份上,你也要给我一个面子吧?”然后初末就无奈地接过苹果慢慢地吃了起来……

墨忘见初末将整个苹果都吃完了之后,才转身,翻窗离开。

第二天初末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墨忘已经坐在床边削苹果……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都是如此……

如果初末不吃的话,他就会以“我过生日,我是寿星”为借口让初末吃下去……

后来初末忍不住问:“你怎么天天过生日啊……”

他给了一个让人吐血的答案:“我喜欢呀!”

直到有一天清晨,初末对着正在一边哼歌一边熟练地削苹果的墨忘说:“我要离开了。”

正在削苹果的墨忘头也没抬,说:“好呀,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去!”

初末摇摇头:“我是说,我要回国了。”

墨忘削苹果的手一顿,但听初末道:“我要去找我喜欢的他了。”

墨忘翻窗出去之后,他拿出手机,手机一直都在震动,上面已经有十多个未接电话。

这一次,他终于接起,那边传来一抹女声:“墨墨,生日快乐。”

“墨以然。”墨忘对着那边的人道,“想要我回墨家的话,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

“我要成为钢琴家,请Leonardo Mu做我的钢琴老师。”

(十一)

两年后……

青年钢琴家墨忘的个人钢琴演奏会在B市最大的音乐剧院举行。

本次演奏会吸引了众多观众来观看,全场无虚座。

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曲调在墨忘高超的技法弹奏下,流淌出华美的旋律。

只是,到了后面,曲调开始有些奇怪,断断续续的,并不连贯,甚至还伴着剧烈的咳嗽声。然后整个大厅的人都看见坐在舞台上的男子倏地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血渍迅速地染红了白色的钢琴……

滴答……浓稠而猩红的液体沿着白色钢琴的边缘滴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整个大厅死一般的寂静,液体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显得那么的巨大而诡异。

墨忘趴在钢琴上,思绪飘摇。

初末,你一定是忘记了两年前的我,你的宝宝在那个时候没了,那是一段你不想开启的回忆。哦,可是我记得,那时候你还大着肚子,你说你刚做完眼角膜的手术,眼睛恢复得不是很好,所以看东西看不清楚。我想,应该是这个原因,你才不记得我长什么样。

但是我一直记得你第一次救我的时候,温暖的微笑,还有……没了孩子之后,伤心的样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可我想你快点恢复起来,变成我以前遇见的那个温暖的杨初末。原谅我的笨拙,只知道每天用苹果来讨好你。

你记得吗?我第一次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你就削了苹果给我呀!所以我觉得你一定也喜欢吃吧?那个苹果真的很甜呢!

后来,再次相遇,我每天都穿得那么花枝招展,我希望你能记住我的模样,在我离开之后,你也不会忘记我。

你一定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反正我也活不了太久,当然每天都要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这样你们才能记得我。因为我觉得,只要能被你记住,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呢……

如果可以的话,下辈子,就让我做你的宝 宝吧……被你疼爱,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墨忘猩红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那似小孩子样的满足,就如平常的他一般……只是……光明在眼前渐渐地消失去,黑暗来袭。

虽然最后还是没有将曲子弹完,但是没关系,至少他知道她会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幸福再也不放手,那样就够了……他撑得好累,好想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耳边是惊叫声,跑步声,呼救声,乱糟糟的……然而他再也听不见什么,仿佛就真的那样睡了过去,像一个听话的婴儿。

初末,你知道吗?知道你喜欢的人是流年后,我便跟他一样学弹钢琴,每天跟他呆在一块,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大抵是觉得,如果只有优秀的人才会被你记住,我就努力地让自己变得优秀,让你记住。

如果真的有投胎这回事,我愿意投胎,做你的孩子,这样就可以弥补你对之前孩子的愧疚,我也能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

我希望我也能有一个,像你那么爱护小孩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