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九十八章 家规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什么事?”东澜苍声音淡淡地问。

“劲少爷来给您请安,是否需要通传他进来?”女佣道。

‘请安’这个词,真的是太古典了。

宁乔乔只在古装电视剧里才见过。

“不用了!告诉他我和乔乔早餐吃得很开心,让他不用来打扰了。”东澜苍挥了挥手。

“是。”女佣恭敬地离开。

宁乔乔有些惊讶的看着东澜苍,道:“真的不用叫他进来吗?”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东澜苍昨天对东澜劲的态度可是还不错的,怎么会连东澜劲请安都不让你进来?

“让他进来干什么?我们现在吃得正开心,让那些不讨喜的人进来,只会影响我们的心情。”东澜苍笑眯眯的看着她,道:“你继续跟我说,和你聊天我很高兴。”

宁乔乔有些惊讶的看着东澜苍,‘不讨喜的人’……

这是在说东澜劲是不讨喜的人?所以外公其实不喜欢东澜劲吗?

东澜苍笑眯眯的期待着和她聊天,宁乔乔什么端倪都看不出来,也没再说什么,勾着唇和他继续聊着。

……

一顿早餐吃的还算愉快,吃完后,宁乔乔正要起身离开。

“老爷,来给您把脉的医生到了。”一名女佣走过来恭敬地道。

“让他进来吧。”东澜苍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朝宁乔乔道:“我最烦他们,你说每天把脉,有什么好把的?有没有病需要天天看吗?”

看来是宋医生来把脉了,想到之前东澜劲说宋医生回到东澜家会被罚,宁乔乔便留了下来,打算等一会把完脉,给宋医生求求情。

“外公,既然医生这样要求的,您就让他们每天来呗,毕竟这也是对你的身体好嘛,反正也花不了您多少时间。”

宁乔乔笑眯眯地道。

“……”

东澜苍摇了摇头,似乎对把脉这个事还是有点不乐意。

这样的东澜苍更像一个平易近人的长辈,而不是一个威严可怕的豪门家长。

“老爷,我来给您把脉。”

很快,一名提着药箱的男人从外面快步走进来。

宁乔乔有些惊讶的看着对方,皱起眉道:“怎么不是宋医生给外公把脉?”

“宋唐?你别跟我提他!”东澜苍一提起宋唐的名字就很生气,板着脸道:“他对东澜家隐瞒你的存在已经两年,他背叛东澜家,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再为东澜家服务。”

宁乔乔瞳孔一缩:“那他现在在哪?”

“小小姐,宋医生在前面大门口跪着。”

旁边的医生道。

“在大门口跪着?”宁乔乔脸色一变,看了看东澜苍,起身朝外面跑去。

跑到他们昨天第一次进东澜家时的大厅,宁乔乔经过门口那个可怕的貔貅图腾,一眼便看到宋唐医生跪在外面的地上。

“啪!”

空气中传来一道鞭子破空的声音。

一条乌黑的鞭子狠狠抽在宋医生身上!

宋医生身体一抖,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脸颊额头滚落,紧咬牙关,跪在地上的身体微微抽搐。

让宁乔乔没有想到的是,不光宋医生跪在地上,竟然还有一名体型高大的男子在用鞭子抽打他的身体。

“啪!”

又是一鞭狠狠抽在宋医生身上。

宁乔乔瞳孔狠狠一缩,想都没想,拔腿跑过去。

在男子再次举起鞭子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挡在宋医生面前,喊道:“住手!”

“小小姐?”男子愣了一下,赶紧收了力气,但即便如此宁乔乔身体也被他的大力带偏了一步。

“你在干什么?谁允许你打宋医生的!”宁乔乔两眼冒火的盯着眼前的男子,忽然想到什么,眯起眼道:“我知道你!你是东澜劲的人!是东澜劲要求你这么做的是不是?你把他给我叫出来!”

保镖为难的看着她:“小小姐,你先别激动……”

“二少奶奶。”身后忽然传来宋医生紧绷的声音。

宁乔乔转过头,只见宋医生嘴皮打着颤,道:“你……你不要怪他了,他只是在行使东澜家的家规而已,我犯了错,应该接受惩罚,我擅自向东澜家隐瞒你的存在,如同背叛,这是我应得的结果,我接受。”

宋医生脸色已是惨白,但是他没有任何不甘心。

“什么惩罚?!他们在打你!”宁乔乔皱着眉道。

“小小姐,这是东澜家的规矩,凡是背叛家族者,需要在门口跪着,每天早中晚各用蟒皮抽打三十鞭,直到背叛者咽气为止。”

那名男子道。

“什么意思?你们要打宋医生,直到把他打死为止?!”宁乔乔简直震惊了。

她没想到东澜家居然还有这样的家规,东澜劲说什么宋医生回到东澜家也活不了,看来还真不是骗她的!

“二少奶奶,东澜家规矩向来如此,你还是让开吧。”宋医生咬着牙道。

宁乔乔转过头看了看他,眼神一闪,转过头定定的看着那个保镖,道:“你不是要打他吗?可以,那你先打我吧!什么时候把我打死了,你再去打他!”

“二少奶奶!你……咳咳咳……”

身后传来宋医生剧烈的咳嗽声,宁乔乔没有回头看,只是寸步不让的站在他面前,眼神冰冷的和那名保镖对峙。

“乔乔,你还是让开吧,他们说的都没错,这是东澜家的规矩。”

门口忽然传来东澜劲的声音。

宁乔乔眼睛一眯,转过头看过去,只见不仅是东澜劲,连东澜苍和几个东澜家的人都出来了,全都站在门口看着她。

“规矩?少说得那么好听,谁知道你是不是在用你的人泄私愤!”

宁乔乔眼神冰冷地盯着东澜劲。

东澜劲也没生气,笑眯眯的看着她摇了摇头,道:“乔乔,说是规矩就是规矩,爷爷都在这里,你也不能随便冤枉我,再说了,我和宋医生能有什么仇?”

“乔乔,过来。”

东澜苍微微皱着眉看着她,表情没有之前他们一起用餐时那么慈祥了。

宁乔乔咬了咬唇,道:“外公,你原谅宋医生吧,他已经在这里跪了,打也挨了,有什么错也应该够了吧,而且宋医生不是你们的医生吗?他为东澜家服务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他的医术又那么好,要是真的被打死了,是东澜家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