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替婚总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他的人生已经毁了。

他已经没有未来了。

眼下的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掉。

尽管阿绫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药可以延续他的生命。

可是如此低质量的活着,真的有意义吗?

或许,等他厌倦的那一刻,便是终结生命的时候吧。

只是,这句话他不会告诉沈从辰。

沈从辰是真心为他着急为他焦虑为他着想的人,这份难得的真心,他会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不会给他任何受伤的机会。

善意的谎言,对大家都好。

李良深呼吸一口气,他痛恨这个世界痛恨这个家,更加痛恨他的父亲。

如果不是因为他父亲的背叛,他也不会是这个结局。

所以,他要对所有辜负了他的人,宣战,复仇!

绝不原谅!

医院的褚军状况越来越差,明明已经用上了最好的药,最好的仪器,可是依然留不住褚军越来越越破败的身体,也抓不住越来越虚弱的那条命。

褚军的家里,上上下下都急了,不少人都来医院,看到褚军如此差的状态,不少人都起了心思,想让他留下遗嘱。

可是褚军的两个儿子,阻拦所有人不能靠近。

“你们搞什么呢!我爸还没死呢!你就让他立遗嘱?你这是存的什么心?”褚军的大儿子厉声质问说道:“这个家还没散呢!”

褚军的小儿子也冷声说道:“这是我们褚家的家事,你们就不要操心了!”

褚军的老婆就知道哭哭哭,什么都管不了。

褚军的两个儿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决定动手了。

褚军这个人吧,有个好处,那就是比姓李的有良心,不管是哪个儿子,都是他的孩子,他都疼爱。

所以家里有什么钱有什么财产,也不会瞒的死死的,都会顺嘴跟孩子们说了。

所以,褚军的大儿子不动声色的就将自己知道的财产,全都牢牢的掌握在了手里。

褚军的小儿子呢,就转身去找到了那两个私生子,直接将人给控制住了,不让他们在褚军病危的关头跳出来闹妖。

不得不说,这个措施非常的管用。

褚军昏迷不醒,褚军的私生子蹦跶不出来,别人就算有心想挑事儿,也师出无名。

很快,褚军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医院已经下了好几次的病危通知书了。

褚军的夫人,哭的昏死过去几次之后,终于慢慢冷静了下来,开始接受这个现实了。

隔着病房厚重的玻璃,褚军的夫人擦擦眼角,开始琢磨自己家里有多少钱,将来会不会影响她富贵的生活了。

就在这天的晚上,李臣在家里正吃着饭,突然心口一阵绞痛,紧接着呼吸一滞,嗓子一痒,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一幕,把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给吓坏了。

尤其是李臣李良的父亲李董, 更是吓的面色苍白,全身颤抖。

“这,这是怎么了?快送医院!”李董疯狂的叫了起来:“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医院啊!”

家里一阵鸡飞狗跳,李臣也很快就被送到了医院,就住在了褚军隔壁的病房。

因为李臣的病状跟褚军一模一样,所以医院很快就进行了全面的检查,确定李臣也是受到了重度辐射才导致的身体衰败。

这么一来,李臣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拿过去做了检测。

检测结果也很快就出来了,那块精美的玉观音就被找了出来。

医院切割了这个玉观音,从玉观音的内部,挑出了一根头发丝大小的金属,一丢进去仪器,仪器就开始尖叫了起来。

辐射量严重超标正常值的一千多倍!

检查结果,让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李臣那么小心谨慎的人,怎么会将这么一块要命的玉观音戴在了身上。

这个时候,有人就说了,这个玉观音是褚军带过的,并且送给了李臣。

然后追本溯源,就找到了褚军的夫人。

褚军的夫人一脸茫然,说道:“这是我从珠宝店买来的,我还有证书和发票呢!我怎么可能害我的丈夫?我害了我的丈夫,有什么好处?”

然后源头就到了那家珠宝店。

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等他们找到那家珠宝店,却发现店已经关门,所有人都不翼而飞,不知所踪。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褚军跟李臣这是被人算计了!

对方好大的手笔,直接用一个珠宝店做背书,一块加了料的首饰,就干掉了永城的两个大富豪!

晚上,李良回家。

一进门,就被李董给带到了书房。

“说吧,这个事情,是你做的?”李董开口问道,一脸的阴沉。

“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良微笑着回答,仍旧不会给自己留下一条小辫子。

“到了现在你还要否认?”李董用力一拍桌子,说道:“他是你哥哥!你竟然对他下这样的死手?”

李良嘲讽的笑了笑:“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我记得,我被辐射差点死掉的时候,他也没有承认过呢!父亲,他可以不承认,为什么就要我必须承认?”

李董一下子被问住了:“你……”

“父亲。”李良轻轻咳嗽了一声,眼神毫无波动,一点感情也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所以我不会接受你的怒火。”

李董刚想发脾气,可是转念一想,他两个儿子,已经毁掉一个了。

看看褚军的样子,就知道李臣的时间怕是不多了。

就算是这个事情是李良做的,他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

不然,他连一个儿子都没有了。

“李良,你长大了。”李董疲惫的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父亲这就说错了,我能要什么?”李良轻笑了起来:“我要的无非是一个健康的身体罢了。父亲能给我吗?如果不能的话,那就不要说话了!”

“你……”李董被堵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回去休息了。”李良温和的说道:“医生说,我的身体不能太过劳累。”说完,李良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