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替婚总裁

作者:分花拂柳

天才一秒钟记住总裁小说站网址:www.zongcaixs.com 总裁拼音+小说两首字母+.com!记住了吗?

阿绫直接扔了个闪光弹进去。

站在一边的沈远:……

为什么自己的老婆总是喜欢这么暴力?

沈远忽然很同情里面的那个人,如果里面有人的话。

果然,下一秒,里面哇哇的就有人叫了起来:“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阿绫跟沈远一听,等闪光弹效果一过,就冲了进去,看见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人正捂着双眼在地上挣扎。

阿绫看了一眼沈远:“我是不是太兴师动众了?”

沈远默默的摸摸她的头顶:“你高兴就好。”

阿绫也开始反省自己。

对付一个普通女人,居然还扔了一个闪光弹!

这也太欺负人了!闪光弹的原理,为经过投掷后,燃烧镁或钾以产生令人炫目致晕眩的强光。由于闪光弹于爆炸时不会产生攻击性的伤害碎片,故此被广泛地被特种警察用于拯救人质事件

等。

也就是说,是一时的,不是永久伤害。

因此没过多久,这个女人的视力就恢复正常了。“你们,你们是谁?你们怎么来的这里?”那个女人恢复视力之后,看到沈远跟阿绫之后,顿时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你们,你们……是外乡人!你们还是快走吧!这里的

事情,你们管不了!”

那个女人的话,戛然而止。

阿绫拿起了手机,播放了一首歌,那首歌赫然正是太平调。

“这首歌,昨晚你唱过?”阿绫开口问道:“每个月初二,唱歌的人,是你?”

那个女人的脸色倏然一变,转身坐在了一张破旧的梳妆台上。

沈远打开了手灯,两个人这才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竟然是一头白发。

白发白衣,难怪刚刚没有看出来。

“你们不该来的。外乡人,快走吧。”这个女人的脸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老,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可是一头白发让她看起来有种别样凄惨的美。

“少盐,不见阳光。”沈远总结说道:“新一代的白毛女。”

阿绫点头表示赞同:“从她的行动上可以判断出,她常年疏于锻炼,全身的肌肉萎缩,体重不超过七十斤。可以初步判断骨质疏松,营养不良。”

白毛女:……

为什么他们的画风如此诡异?

他们难道不应该问她的身份是什么人,然后有什么愿望吧?

为什么他们两个居然非常淡定非常冷静的分析她的身体状况?

这很抓狂的好吗?

“既然是人不是鬼,那就没事了。”阿绫跟沈远说完这几句话,掉头就往外走,完全没有过问她是谁的打算。

白毛女:……

桥豆麻袋!

excuseme?

等等啊!

不要走啊!

白毛女跌跌撞撞的一下冲了过去,拦住了他们的路,猛然抬头,一脸的伤痕,赫然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你们来了,不是为了救我出去的?”

“不啊。你刚刚也说了,外乡人,赶紧走!”阿绫一本正经的回答:“我觉得你的提议是对的。我们还是回去比较好。”

白毛女:……

真的,如果不是打不过眼前这个黄毛丫头,她一定会打死对方的!“我是一个苦命人。”白毛女自顾自的讲起了自己的悲惨身世:“我是被那个道貌岸然的卑鄙男人骗到这里的。他跟我说,姐姐病重,让我来照顾姐姐。可是我一来,我就被关在了这里,不见天日。那个禽兽侮辱了我,逼着我给他生了一个又一个孩子。孩子生下来,就被抱走了,我连见他们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他让人每隔几天就会送一些食物和水过来,就将我囚禁在了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天杀的,镇子上的那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肯来救我!我想逃走,可是我每次逃走都会被抓回来,然后打的很惨很惨。

我现在已经七十岁了,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大概,我的命就是这样了吧。”

阿绫跟沈远对视一眼,觉得这个镇子的秘密大概就是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

为什么镇子的人对她的事情讳莫如深?

为什么镇子明明保护的这么完整,却拒绝开发?

为什么镇子上的年轻人都不在家,纷纷出去打工不再回来?

也许,今天就是揭晓一切秘密的时机了。白毛女抚摸着自己的长发,苦笑一声:“你们说对了,我被关在这里很久很久了,暗无天日,看不到阳光,也吃不到带有太多盐分的食物。他们给我什么,我就只能吃什么

。所以我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阿绫却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对沈远说道;“看来防晒真的可以延缓衰老。她看起来不过五十岁的样子,实际上却有七十岁了!”

沈远点头;“没错。”

白毛女:……

你们再这样,我要闹了!

请抓住重点进行讨论!“这个镇子上的人,都是白眼狼!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以前帮过那么多人,可是我出事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说话!”白毛女痛苦的嚎叫着:“我有什么办法?我想出去,可是我怎么都走不出这个钟楼!只有每个月初二的时候,我才能被允许在钟楼的顶层走一圈。我除了唱首歌之外,我还能做什么?我的孩子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亲

娘被关在这里!”

“你在这里多久了?”沈远问道:“这个镇子上那么多青壮年都离开了镇子,是跟你有关系吧?”“什么?我的孩子们都走了?都不在了?哈哈哈哈,那个杀千刀的!”白毛女痛苦的嚎叫了起来:“难怪他不让我出去,是不想让孩子们看到我的样子吗?是觉得孩子们会以

我为耻辱吗?”

“说不定哦。”阿绫毒舌的回答:“毕竟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确实像一个疯子。”

白毛女顿时怒了,大声的叫了起来:“你胡说!你是不是那个老贼派来的?你为什么那么向着他说话?”

“我可没向着任何人。”阿绫淡漠的回答:“就事论事。”

就在这个时候,沈远耳朵一动:“有人来了。”白毛女听到之后,全身都颤抖了起来:“是他,是他来了!那个该死的!就是那个魔鬼!”